• 嗨起來吧
  • 0

眼瞳裏有無數神光閃爍的他,身上氣息就宛如那盛夏夜空爆裂的煙花般,“嗤嗤嗤”朝着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

兩三個呼吸後,晶瑩光潔的臉上驀地浮現出一絲絲赤紅霞光的陳志凡,眼裏神光倏然退散,然後微眯雙眼,輕吁了一口氣。

花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已經“看”清楚在方圓幾十公里內並沒有什麼隱藏的人類建築後,他眼神一凝,朝着西北方向看了過去。

聽着從耳邊嗚咽刮過的強勁風聲,某青年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少頃,他低頭看向了握在手裏的手機。

隨着手指的按動,手機屏幕亮了起來,屏幕右上角,“9:21”眨眼間就變成了“9:22”。

“18分鐘。”沒頭沒尾的嘴裏嘟囔了一聲後,陳志凡打開了手上屏幕上的一個軟件圖片,很快,一副衛星地圖就跳躍了出來。

認真打量了片刻後,他點了點頭。

一路御氣排空18分鐘,直線距離飛馳301公里。

若是再加上靈念探查的範圍,要是甲賀忍者的駐地真是在西北方向大概三百公里到三百五十公里左右範圍的山區裏,那麼……

手指一點退出軟件程序後,陳志凡收回所有靈念,不顧體內屍氣翻滾,不管神海虛空裏神光陣陣顫動,輕吸了一口山巔狂風,隨後頓足一踏腳下巨石,整個身體瞬間就化作一支怒射而出的飛箭,朝着西北方向徑直狂飆而去。

山風凜冽中,忽聽“咔擦”一聲脆響,那不知屹立在三千米大山山巔無數歲月的石塔狀巨石,整個石頂霍然出現了一片猶如蛛網般的深深裂痕。

與此同時,相隔數百公里外的富嶽山腳,老臉皺成了橘子皮的大江雄川眼底閃過一抹陰翳的仰頭看了天上懸浮的那架直升機一眼後,迅而調轉目光看向了那道身穿黑紅長袍的瘦削人影。

揮手製止了一干防衛使徒打算繼續攻擊瘦削人影的打算後,他內心不無忌憚的深深凝視着那張蒼白的乾癟臉凝聲說道:“這位先生,你是誰?爲何擅闖我黑龍會總部?”

身形乾癟,周身上下幾無二兩肉的當代黑龍衛之一白骨冥君,眼神森然的看了大江雄川一眼。

少頃,他怪眼一翻,不說話,只是上下兩張薄薄的暗紅色嘴脣一掀,發出了一連串滲人的“桀桀”鬼笑。

天上,嘴角同樣浮現出一抹冷笑的大川龍七,揮手示意駕駛員將直升機降下去。

機身印有一顆猙獰黑色龍頭的直升機一動,狀似拱衛在其周圍的四架機身印有紅色龍頭的直升機也跟着嗡然落下。

很快,在陣陣勁風颳拂之下,五架直升機逐一降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平坦草地上。

當大川龍七當先從機艙裏踏出時,白骨冥君驀地身形一晃。瞬息之間,他就躍過十一二米的距離,頂着勁風,出現在了大川龍七的面前。

“首領大人!”

隨着一道讓常人聽了心慌氣短的森冷嗓音的響起,白骨冥君微微躬身呼喊了一聲。

大川龍七瞥了十幾米遠外被人環衛在中心的大江雄川一眼,然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周身散發出陣陣陰冷氣息的白骨冥君,躬身行了一個晚輩禮。

一邊彎着腰,他一邊不無愧疚的沉聲說道:“白骨老師,麻煩您了!”

木樓前,大江雄川臉色倏地一變的與站在自己周圍的白袍老人彼此互看了一眼:難道眼前這個一身陰氣的怪人,竟然也是黑龍會的人?

而當大江雄川先是看到黑龍會身份地位皆爲第一的大首領,對着那人躬身一禮,然後居然還口稱老師時,更是吃驚不已。

隨即,他雙眼瞳孔猛地就是一縮:白骨老師?難道眼前這人就是隻聽命於黑龍會大首領的黑龍衛!?

情緒驟然變得動盪了起來的大江雄川,呼吸頓時就是一緊,微眯的雙眼裏,幽光更是陣陣爆閃。

是了,白骨冥君,當代黑龍衛之一,平時不顯於人前。不,應該說無論是任何一位黑龍衛,都不會輕易路面。

而眼前這位白骨冥君,更是銷聲匿跡近二十年,也就怪不得自己在一開始並沒有認出他的身份。

但是爲什麼……

看了不遠處地上的上下半截屍身,以及幾顆猙獰的頭顱一眼,他心裏懷着幾分疑慮和不解的推開護衛在自己身前的幾個防衛使徒,然後用似慢實快的邁步頻率朝着直升機降落的位置走了過去。

原本飛速旋轉的直升機機翼,轉速迅速變得緩慢了起來。而隨着機翼的停止擺動,嘈雜的嗡鳴聲,也漸漸低至不可聞。 如今他們對這個老頭好點,老頭肯定會選擇他們的吧?

一個個都趕緊上去巴結。

老者擋在夜冰依兩人的眼前,透過人群笑眯眯的對她們道,「」你們看到了吧,靈石多麼搶手,多麼火爆啊,你們確定不再考慮考慮?」老者就是不讓他們兩個離開。

夜冰依和帝玄御兩人對視一眼,心中有些複雜,這個老頭明顯的就是在強買強賣,而且,他們也根本沒法反抗。

「不要,便宜的東西本來都沒什麼好貨,我們不要了,你看既然這麼多人想要你的東西,你乾脆賣給他們得了。」夜冰依的臉色沉了下來,繼續找空離開。

「那怎麼行呢?剛才他們都有眼無珠,你可是我第一個慧眼識珠的顧客,我就看上你了,除了你我誰都不賣。」老者一副油鹽不進,笑眯眯的說道。

「說,你到底想要什麼?」帝玄胤秘密傳音給老者。

「我能要什麼呢?做生意當然是求一口飯吃咯。」老者面不改色的說。

「那麼你就因為這幾兩銀子把你們一家幾口都搭上,你怕不是個瘋子吧?」夜冰依沒好氣的道。

「可不是么?我們家裡窮的都揭不開鍋了,除了這些靈石,什麼吃的都沒有,你說我們要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老者還刻意加重了這些靈石,故意想要引導夜冰依。

「切,吹牛皮的人最討厭了。」夜冰依厭惡的瞥了他一眼。

「小丫頭,你別著急嘛,你過來,我告訴你一句話,你肯定願意買了。」老者突然神秘兮兮的說道。

「說什麼?有話快說。」夜冰依走過去一步,一直和他乾耗著,還不如看看他到底要什麼?

隨後,老者低聲對夜冰依說了些什麼,聞言,夜冰依整個人瞬間僵在那裡。

「怎麼了?依依,他到底告訴你了什麼?」帝玄胤看著夜冰依驚訝的神色,不用擔心的問。

他剛才居然沒有聽到他們兩個在說了些什麼

夜冰依沒有搭理他,回過神來,給了他一個安定的眼神,然後大聲道:「那好吧,我們買了買了。」

夜冰依這一答應,別人的計劃便直接泡湯了,立即沒好氣的罵道,「做人最講的就是誠信,你明明說了不買了,為什麼還要反悔?真是個小人。」

靈石啊,還是水靈石啊,這上哪找啊,眾人嫉妒到都快迷了心智。

還有的甚至在夜冰依他們還沒有離開之前,便準備去搶那些靈石。

搶算什麼?如果可以的話,他們偷都行,這可是水靈石,他們要是得到了,日後便有的是錢。

但是他們還沒有湊到靈石跟前,那幾個少年便出現直接把他給震飛了。

帝玄胤只是眼眸疑惑的望著夜冰依,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不過既然她已經答應了,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因為他相信依依會這麼做一定會有她自己的道理,就如同她相信自己一樣,他們之間,無需多言。

「行了,把這些東西都帶上,跟著我們走吧,不過這些錢是先給你們的靈石錢。」 「是今天你們賣東西的錢,然後呢,你們以後的伙食費,就從這裡面扣了。」

夜冰依一邊走一邊說道。

爺孫幾人聞言差點一頭栽倒,她可真夠摳門的呀,見過摳的,還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摳的。

夜冰依得意的笑了笑,想要打她的主意,他們還嫩著點。

隨後看向眾人,「沒你們什麼事了,你們還是趁早死了這個心吧,或者你們也可以繼續跟上來,但是你們確定能打得過他們?」夜冰依指著身旁的幾個少年。

眾人看到幾位兇悍的少年時,咽了咽口水,但是,這是水靈石啊,他們實在不想走。

並且這也太可惡了吧,他們居然花了一點點銀子就買到了這麼珍貴的靈石,他們都不敢想!

這裡還剩下好多沒有分辨出來的靈石,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等級的

夜冰依輕輕戳了戳小鳳凰的腦袋,「小東西,現在就靠你的啦,你去幫我分辨出來。」

「哼!╭(╯^╰)╮我不知道,我才不去呢,誰才要幫你?」

小鳳凰傲嬌的揚起頭顱,不搭理她。

夜冰依頓時覺得很沒面子,摸了摸鼻子,故意用激將法,「你說你不去,那麼你就是沒本事,你好笨哦。」

鬼才相信它不知道,不知道它剛才隨便看一眼就能看出那是珍貴的靈石?不會騙誰呀,這個小壞東西。

「你才笨,你才笨,你才沒本事!」小鳳凰氣得哇哇大叫。

「你要是不笨的話,那麼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你把這些靈石都給我分辨好,看看這些都是什麼等級的靈石。」夜冰依道。

小鳳凰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還要一個時辰,你才笨死了,我只需要幾分鐘就搞定!」說著,小傢伙便飛到了靈石到上面,開始挑挑揀揀。

「這個是,這個不是,不是不是,這個是!這個也是!」

夜冰依在背後好笑的看著它,笑得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小傢伙雖然聰明,也很精明,但畢竟還是個小傢伙,跟雪羽的智商差不了多少,所以夜冰依稍微哄騙就能把它給搞定了。

很快,小鳳凰便分辨出來了十幾顆金靈石,還有十幾顆木靈石,再加上他們幾個英俊強大的美少年,簡直讓人羨慕死了。

眾人一個個誰都不願意甘心離去,又眼神嫉妒的狠狠的殺著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

但是他們也只能用眼神殺著他們兩人,不敢上前一步,畢竟人家現在可是有保鏢的人,他們要是敢上前一步,怕是就會被他們給打死。

「我說我可以,看到了吧!」幹完活的小鳳凰又得意洋洋的高傲揚起頭顱,重新飛到了夜冰依的肩頭,回到了屬於它的位置,更加神氣了。

於是,正想要誇獎誇獎它幾句的夜冰依瞬間默默的住了嘴。

不行,這隻小東西現在都這麼的了不起了,她若再誇它兩句,它指不定連她是誰都不認識,算了,小孩子不能慣著滴,她就不誇它了。

「難道這隻小鳳凰,便是彩翼學院的守護神?」 青綠草地上,大川龍七一臉冷然的看着除他之外,在黑龍會權勢最重的大江雄川走到了自己面前。

而在看到大川龍七身上無恙後,大川龍七雖然心裏有點詫異於此時他所表現出的冷漠態度,但依舊鬆了一口氣的微微彎了一下腰沉聲說道:“首領大人,你沒事就太好了!”

只要一想起自己在不久之前,差一點就被自己叫去的戰機給炸死,腦海裏瞬間就燃燒起一團熊熊怒火的大川龍七,忍不住嘴角掛起一絲冷笑的直接說道:“呵呵,我沒事,大江長老你不是應該很失望纔對嗎?”

“首領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大江雄川老臉一皺,面色暗沉的揚聲說道,“你是我黑龍會的大首領,黑龍會的興衰榮辱盡皆系與你一身,你平安無事,我又怎會感到失望?”

眼裏光芒倏地一閃的他,瞥了束手俏然立於大川龍七身後的晴明雅子一眼後,恍然一悟嘆聲接着說道:“首領你該不會以爲是我對戰機下的轟炸命令,爲的就是如果你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我好大權獨攬?”

垂手立於一旁的白骨冥君聞言,眼裏驀地爆閃出一團黑紅火焰的偏頭看向了大川龍七:“首領大人,你召我過來,是因爲這裏有人對你心懷不軌?”

微眯雙眼仔細看着大江雄川臉上表情的大川龍七,在沉默片刻後,轉身看着周身開始散發出陣陣陰冷煞氣的白骨冥君輕輕搖了搖頭:“白骨老師,我剛纔的確是受到了戰機的攻擊,不過目前看來,那個想要我命的人,並沒有在這裏。”

微頓片刻後,他掉轉身去深深看了大江雄川一眼:“東條英山在哪裏?別告訴我說讓他跑了。”

身形略微一顫的大江雄川,霍然擡頭看向了大川龍七。

沉默了兩秒鐘後,他頹然嘆氣道:“首領,我也沒有想到,東條長老他膽子會如此之大,竟然同軍部專管戰機的人勾結在了一起。等我發現派人去抓他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不見了?”

眼角劃過一抹煞然的大川龍七嘴裏輕聲低語了一聲,隨後他又轉身看着白骨冥君微微躬身說道:“白骨老師,抓捕東條英山的事情就交給您了。”

“東條英山?”白骨冥君那張近乎於皮包骨頭的臉上,流露出幾許饒有趣味的獰笑陰聲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是目前黑龍會的三大執行長老之一?桀桀,有意思······”

瘦削的身上,一道森寒煞氣縈繞而出的他眼裏閃爍着幽幽綠火的咧了咧嘴:“首領大人,你想要我做到什麼程度?”

冷眼掃過了站在小樓前的一幫人,大川龍七面若冰霜的漠聲說道:“黑龍會三大執行長老之位,是我大川家四代先祖醉心於自身武道而專設的幫忙打理會社事務的職位。”

視線在大江雄川臉上掃了一眼後,他眼裏滾動着絲絲厲芒的繼續說道:“數百年以來,我大川家歷代先祖一直遵循祖訓,將自己手上的權力,分給了歷代的執行長老。但是現在······”

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譏諷的大川龍七,偏頭看了站立在自己身後一圈的血龍衛幾個隊長一眼,然後又轉回頭來輕挑了一下眉頭:“黑龍會幾十萬會衆,恐怕大部分人都只知有三大執行長老,卻不認識我這個黑龍會的大首領。”

原本臉色本就顯得有點暗沉的大江雄川,在聽聞他這樣說之後,悚然一驚之餘,立馬就將自己那張老臉深深埋在了胸前:“首領大人,你實在是言重了!想我自成爲執行長老的這幾十年以來,每日都是兢兢業業,一心爲黑龍會的發展和壯大着想,從未起過任何超出自己身份的念頭,更何況······”

“大膽!”

一聲厲喝,倏地打斷了大江雄川的說話。

周身縈繞着一層淡淡黑紅光芒的白骨冥君,一對眼瞳裏燃燒起了黑紅火焰的看着大江雄川獰然冷喝:“我大黑龍會至尊首領之言,豈是你區區一執行長老能隨意曲解的!哼,若再敢反駁,本君定要將你周身骨骼盡皆抽取出來,讓你像一灘爛泥般在地上悽慘痛叫而死!”

隨着他的森然話語,一股直透人心的刻骨寒意瞬間就籠罩住了在場的大部分人。

尤其是那些剛剛還擺出了一副誓死保衛大江雄川的一干防衛使徒們,迎面感受着白骨冥君那如同大海潮汐般一波·波涌來的恐怖氣息,個個嚇得是面無人色,四肢打顫,差一點就將手上的武器給扔到了地上。

直面承受着來自於黑龍會最強祕衛組織黑龍衛的森寒狂暴氣壓,大江雄川瞳孔微縮之餘,體內沸騰的氣血竟如同那一杯被放入冰箱急凍的開水般,一點點的變冷了起來。

竭力呼吸了一口空氣後,他面上流露出十分肅然、內心充滿了陰翳的垂首說道:“大人,我剛纔只是一時心急,以後絕對不敢了。”

“哼,諒你也不敢!”白骨冥君冷冷掃視了他一眼,“執行長老而已,我黑龍衛又不是沒有處理過。”

看着大江雄川在白骨冥君的兇威之下,氣息頹然的低下了頭,心懷幾分快意的大川龍七昂首說道:“渡邊野雄長老已死,東條英山弒主,大江長老,我看這執行長老之位,從今天開始,就此取消了吧。你,可有什麼異議?”

執行長老之位取消?

但凡聽到這話的人,除了大川龍七本人,以及表現出不甚在意態度的白骨冥君外,包括黑龍會大首領貼身心腹晴明雅子在內,全都是一臉吃驚的模樣。

三大執行長老,在近三四百年的時間裏,可以說是幾乎掌控了黑龍會大部分的權力。甚至曾經有一任執行長老,聯手之下將當時的黑龍會大首領手上的權力給徹底架空。

當然了,關於最後這一段祕史,一般的黑龍會成員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但是現在,很少在會衆面前露面的黑龍會大首領,居然說要取消執行長老之位!

這對於在場這些依附於執行長老的人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堪比晴天霹靂般的消息。

如果這個消息擴散到總部外面去的話,一個處理不好,恐怕整個黑龍會都將發生一些對某些會社和組織來說是喜聞樂見的事情。 「彩翼學院前些天守護神便已經出世了,原來就是這樣的。」有眼力的人已經認出了小鳳凰的身份,指著小鳳凰議論紛紛。

「原來夜幽雨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彩翼學院的守護神真的已經出世了。」

夜幽雨?聽到這個名字,夜冰依立即眯起眼睛,朝著那說話之人看過去。

上官雲燁幾人也都朝著那說話的學生看過去,對他們頗為關注。

「他們便是蛟龍學院的學生們,剛才說話的是南寧德,他的實力是在幻夢之境四階,但是這麼久過去,誰也不知道他如今的實力在什麼地方。」

在這裡只有上官雲燁一個人清楚這些學院學生的來歷,便用傳音給夜冰依她們幾個發消息解釋道。

這個蛟龍學院的學生便是他們此次最強的勁敵,夜冰依等人不由更加對他們關注了。

而人家早在幾年前就是幻夢之境四階的,他們這邊其中最強的就是帝玄胤這個剛剛成為幻夢四階的高手。

要是算來的話,還是人家勝出的幾率要多。

這位叫南寧德的高手此刻顯得也非常是高傲,他負手而立,往那一站,以自我為中心,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確實人家有那個資本。

南寧德目空一切,更是不會把夜冰依她們這些剛入門的小學生放在眼中,他只是盯著夜冰依肩膀上的小鳳凰,眼中帶著掠奪的意味,很是明顯。

「把它交給我,弱者,不配擁有這種神獸。」南寧德直接盯著夜冰依,伸手指向她肩膀的小鳳凰,大張旗鼓的直接向她索要。

飛鳥青魚兩個學院的學生則是默默的站在一旁,不聞不問,以一個看好戲的姿態觀看著。

再加上看到夜冰依夫妻兩人得了這麼大的好處,他們心中正氣憤著呢,所以此刻自然不會幹涉,讓他們打起來才好。

尤其是南寧德這個蠢貨,難道他忘記了剛才人家收了幾位絕頂高手了嗎?

而且這麼幾大高手站在一起,他居然還敢傻乎乎的去挑釁她們,這簡直不要太精彩了,他們才不會提醒他。

南寧德自然看得出來這些人不安好意,更不會向著他,他們只是看好戲而已。

因為他的實力高強,目空一切,這些人也早就看自己不順眼,如今他們怕是等著想看他出醜呢。

不過,以他的實力,怎麼會出醜呢?

這也並不是說他太自信,畢竟誰讓他來的時候就剛看到這隻神獸小鳳凰在那挑挑揀揀,尋找靈石,他根本就沒有看到之前發生的事情。

更不知道什麼高手不高手。

他自以為是,以為自己的實力最大,如今又碰見了小鳳凰,他如果能夠搶回來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如果他搶到手的話,他的地位就會變得更加高大。

「跟你說話的,難道你沒有聽到嗎?」看到夜冰依鳥都不鳥他一下,南寧德的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帶著濃濃的威脅。

在他的眼裡,除了龍王學院的那些高手,其他學院的學生誰都不能跟他相提並論。 至於他身旁的這些學院,他們也都必須要聽他的,否則他們就去死吧。

「這他娘的就奇怪了,你在跟你說話,『我』為什麼要答應啊?」夜冰依雙手環胸,氣死人不償命的道。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從這個賤人剛才嘴裡冒出夜幽雨三個字的時候,她心中就已經對他很反感了,直覺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畢竟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和夜幽雨牽扯上的,又能是什麼好東西?

果然她沒有猜測,這男人跟夜幽雨一樣討厭。

「女人你好大的膽子,你居然敢惹我?你有打聽打聽我是誰嗎?」南寧德眼睛眯起,雙手緊握成拳,冷冷的看著夜冰依,在他的眼中,夜冰依就猶如一隻死物一般。

渾身釋放出強大的氣場,向著夜冰依逼過來。

紫色的衣袍翩然舞動,擋在了夜冰依的跟前,帝玄胤同樣的威武霸氣,冷睨著南寧德。

他帝玄胤的女人,他敢動一下試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