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後,在它的最上方,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芒。

光芒裏,五個艾米法爾人正端端正正坐着。

這,就是那位安利卡口中的金精大公阿利卡多,以及四位觀察員。

陳衛庚將屏幕放大,重新加載清晰,此刻圈出一塊兒背景圖出來:“您看,在這位阿利卡多身後,是不是有些熟悉?”

鴆寵 背景被不斷清晰化以後,在屏幕中,赫然出現了一個碩大的控制檯!

還有視野廣闊的舷窗。

控制檯雖然沒有完全出現在背景裏,但是規模已經能從蔓延的數控臺上看出來了。

而那晶瑩澄澈的舷窗外,映入眼簾的,是茫茫星海。

還有正在緩慢移動的碩大行星……

這是……

陳衛庚看向陳伯倫:“陳先生!這……是不是表示,那位阿利卡多大公,其實那時候已經在遠征軍隊伍中?!”

“並且,此刻就在藍星!”

畢竟,按照他們一天不知多少頓,並且什麼都吃的飯量,藍星的資源那麼豐富,那位養尊處優的阿利卡多大公,不至於還停留在外太空的宇宙飛船上吧?

陳伯倫的眼神靜靜的盯着那屏幕一會兒,突然自眼神中迸發出格外灼熱的光芒來!

這一刻,希望在他眼中重生!

他按在桌子上的手掌微微發着抖,神情激動到難以抑制——

“周霜霜。”

周霜霜一愣:“是?”

陳伯倫緩緩轉頭看着她:“你的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

……………

什麼猜測?

這突然之間,周霜霜一時很難對號入座。

陳伯倫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屏幕。

在他眼底兩顆晶瑩的淚珠匯聚的同時,彷彿也有了漫天的星光匯聚其中。

而在那屏幕中,阿利卡多的身後,兩個略小一些的艾米法爾人正艱難的趴在只有他們大腿高控制檯上,一隻軟綿綿的手拿着彷彿投影屏似的東西,另一隻手則不斷的隨着投影屏的畫面轉換,在控制檯上敲敲打打……

他們其實根本沒有眼睛,但此刻的神情,卻彷彿真的能看到投影屏上的畫面似的。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軟綿綿的觸手敲擊在控制檯上,動作,也越發的精準了。 陳伯倫當天晚上就連夜離開了桑寧境軍區,連帶着的,還有周霜霜和三位觀察員之前整理好的那些資料。

而陳衛庚則接到陳伯倫的指令——這次回去,他就會重新戴上軍帽。

因此,指令提前下達給自己的直系手下,沒毛病。

他們整合了桑寧境裏同他們一樣的特戰部隊成員,提前開始了新一輪的訓練。

曹操的主廚 至於訓練的目的——自然是活捉最起碼一名艾米法爾人回來!

然後,徹徹底底弄清楚,他們的一切,究竟是不是周霜霜和陳衛庚他們猜測的那樣!

…………

而陳伯倫之所以回去,不單單是因爲那些資料,而是周霜霜的思路,給他打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

他們,或許也該換個角度,從另一方面,更客觀又更全面的看待艾米法爾人了。

至於陳伯倫在那視頻裏看到的,兩個艾米法爾人的動作……

他坐在車上,手掌忍不住微微抖了抖,按住了自己的胸膛。

——那兩個艾米法爾人的姿勢,他看的很清楚。

許多年前,他在部隊調教新兵蛋子時,他們就是這樣的態度。

想要學習一門新技術時,一邊拿着說明書,一邊一點點摸索着實驗……

可不恰是那兩個艾米法爾人的反應!

他閉上了雙眼——周霜霜說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這樣遠遠超出藍星的軍事實力,其實,根本不是艾米法爾人的成果,而是他們通過不知名手段,從別處或騙取,或掠奪而來!!!

他心情激盪,此刻,再也顧不得關注別的了。

…………………

而在桑寧境軍區,當又一輪比賽結束,陳衛庚已經筋疲力竭。

他仰望着仍舊站的筆直的周霜霜,一邊喘着氣,一邊問道:“臥槽你打雞血了?!”

周霜霜今天的表現,未免也太厲害了!

沒看訓練場上東倒西歪的,全都是從各地集中過來的特戰隊員嘛!

這些人,全是周霜霜一個人上午撂倒的!

這時,從訓練場邊緣慢吞吞走來一個一瘸一拐的隊員。

對方一邊呲牙咧嘴的揉着腿,一邊滿臉複雜和沮喪——

“之前就聽說你們這支特戰隊,是當年陳將軍一手帶起來的!”

“我們其它隊伍,私底下還不服氣呢!”

“今天……”

他揉了揉被踹的險些裂開的小腿:“現在我可是知道了,你們原來都是這樣的水平!”

“虧我以前,還覺得自己也很優秀呢……原來,連十分鐘都撐不過……”

這話出口,濃濃的沮喪簡直難以抑制,想來是在剛纔的對戰中,被周霜霜打擊的太慘了些。

目睹這一切,並且同樣在地上躺着的陳衛庚:……

周霜霜之前,真沒這麼厲害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

……………

其實,特戰隊伍一般很少有女隊員,這倒不是性別歧視,而是高強度的作戰訓練,對於女性每個月都要流血七天的身體來說,未免太過殘酷了。

尤其是,萬一出任務時對方身上有點不方便……那就非常影響局勢了。

所以,特戰隊中的女成員,十中有一,都算是很高的比例了。

周霜霜最初被召進特戰隊,其實最出衆的,並不是她的軍事才能,而是各種武器知識。

當然,這並不是說她身手就不好了,只是相比其他隊員來說,差那麼一絲絲罷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在陳衛庚的記憶中,周霜霜都絕對沒有這麼厲害啊!

他慢吞吞坐了起來,揉了揉痠痛的身子,心中隱隱有些埋怨自己——

太不稱職了!

這樣的本事,之前的訓練,其實根本都沒到對方的極限纔對!

少年武宗 怎麼自己就偏偏糊了眼睛,什麼都看不到呢?!

不然的話,她這樣的身手,之前那些任務……

想起任務,陳衛庚不由又想起了之前戰爭中死去的戰友,臉色不由暗淡起來。

……………

周霜霜還在他旁邊站着,見到動靜,趕緊就把人託着朝一邊走去。

先是兩隻手託着,接着走兩步發現多餘了,最後乾脆一隻手拎着對方後背的衣服,直接輕輕鬆鬆拖到牆邊休息墊上頭了。

這時,她纔看到陳衛庚難看的臉色,還以爲自己傷到他了,趕緊道歉說:“不好意思啊隊長……”

她攥了攥拳頭,感受着上頭突然新增的大力氣,誠懇的說道:“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就隨便打打,沒想到力氣這麼大!”

——這哪裏是動作快,力氣大?!

這一拳頭錘上去,饒是他們個個都是鐵骨錚錚的硬漢,此刻也唉唉呦呦揉着傷口,紛紛對周霜霜表示敬服。

周霜霜自己也在納悶呢。

在這之前,她根本沒有這麼大的力氣啊!這輕輕錘一錘,就把三個大老爺們摁塌下了……

她之前再怎麼英勇過人,也沒有這麼誇張的啊!

難道……

她捏了捏拳頭:經過了一個世界後,她的力氣,又不知不覺的長了?!

如今,隨着自己跟這個身體的慢慢吻合,原本的多方特質,也慢慢全都融入進來!

在這戰火紛飛,外星威脅的年代,當真再好不過了!

………………

只是……

看着場地上昨晚才急招過來的、仍舊躺着哎呦的諸位特戰隊員時,周霜霜趕緊把思考暫停下來,挨個把人拖回休息墊上。

一邊動作,還一邊琢磨着——

不知道自己這麼大的力氣,到時候能不能逮到一兩個艾米法爾人,然後把他們揉吧揉吧,揉成圓滾滾一坨?!

嗨呀!

周霜霜激動的搓了搓手:想起來還有點小激動呢!

……………………

而這時,一輛低調的軍車剛剛進入帝都境。

陳伯倫放下衛星電話——他已經打電話叫了自己的那些老夥計,還有諸多相關專業的人員,等他一到,這些資料就會在第一時間被透徹分析!

他就不相信了,換個思路,他們那麼多人,還不能分析出點什麼更透徹的東西?!

而就在這時,軍車突然一個急剎!

陳伯倫坐在車廂裏,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倒!

同時,整個車子一陣輕微的搖晃,慢慢的竟開始緩緩升空了。 在周霜霜強武力值的鎮壓……不,展示之下,這支從各處特戰隊裏調來的佼佼者,幾乎是沮喪的接受了陳衛庚是隊長的事實。

——他們真是驕傲太久了,以至於自己有兩下子就覺得身手不凡……沒想到啊沒想到,原來陳將軍一手帶出的隊伍,果然是有獨特的訓練方法是吧!

不然,只是一個女性隊員,怎麼能那麼厲害了?!

還是隊長陳衛庚厚道,看他們丟面子,趕緊也上前躺倒,還裝模作樣的“哎呦哎呦”……

十幾個人心裏頗不是滋味的想:他們……他們也不是那麼在乎這些的人。

打不過就打不過好了,技不如人,沒什麼好羞恥的。

希望任務結束後,他們還有機會,也得到這樣的訓練……

…………………

陳伯倫是偷偷的過來的,自然也是需要低調的回去的。

不然,萬一艾米法爾有什麼黑科技察覺到他的想法,豈不是前功盡棄?

因此,直到第二天下午,帝都還沒得到消息回饋,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倒是陳衛庚和周霜霜這兩天看着邊境線那幾艘飛艦,還有大家投射過去的仇恨眼神,心裏怪不是滋味的。

她蹲在觀察臺上猥瑣的看了半天,才終於在最邊緣的隱蔽攝像頭中看到了艾米法爾人一閃即逝的身影。

之後,屏幕就花了。

這倒不是攝像頭質量不好。

其實,在飛艦駐紮的當晚,就有許多軍人連夜冒着生命危險前去佈置攝像頭。

畢竟,衛星觀測在近地,還是受限制的。

那裏,恨不得每隔一米就有兩三個攝像頭。

可是如今,每天都有大把的攝像頭被藏過去。從最初的小心安裝,到如今的撒玉米似的隨意……

這一切,都是被艾米法爾人逼的。

他們,實在太能吃了!

……………………

艾米法爾人的進食,並不像藍星上的任意一種生物。

他們,實在太不挑食了。

並且,沒有半分“兔子不吃窩邊草”的習慣,直接就從駐紮地開吃。

從最初的灌木,到野草,甚至連附近卡桑寧沙漠的沙子,都被他們把大嘴埋在地裏,來來回回拱了兩遍。

最初險些成功的幾次攻擊,就是這樣完成的。

只可惜,對方的身體實在太特殊了,除了影響他們吃東西外,並沒有其他的傷害。

——也不是全無好處的,最起碼,後來的艾米法爾人再接着覓食時,就不再往土裏鑽了。

被他們“吃”過一遍的土,就彷彿被篩子篩過,任何一點營養物質都沒有,全部轉化爲半透明帶着微微黃色的極細微的沙粒……

軍區裏的研究員表示,這種情況是不可逆的……吃地上的作物,他們藍星可能艱難一時。

可一旦開始吃地下了,那麼就算最後戰爭勝利,恐怕藍星,也根本沒法滿足大家的生存需要了。

所以,那段時間,地下密密麻麻,埋了不知多少地雷……

艾米法爾也不都是傻子,連續吃幾天,吃到了一口又一口的彈片……就算沒傷害,可爆炸的力量彈在嘴裏,也掃興是不是?

所以,從那以後,周邊地面上的一切,就都被吃了。

………………

他們什麼都吃。

樹葉,樹枝,樹皮,樹幹……包括枝椏間的鳥巢,樹葉上頭的青蟲,草葉上的蝸牛……什麼都吃。

那些被成千上萬放出去的微型攝像頭,就是這麼被吃掉的。

畢竟,艾米法爾人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周霜霜所說的那樣,總共七個人來回換……但是他們一天吃幾十頓,那是肯定的。

如今,桑寧境十五公里邊境線以內的,除石頭土壤之外的一切,包括苔蘚在內,統統都被吃光了。

並且,隨着攝像頭一天一天的消失,他們覓食的範圍,也更加放肆的朝內推進了。

……………………

這種情況下,周霜霜看着又一個花掉的屏幕,突然嘴裏罵出了一句她以前從來沒說過的髒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