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羽點點頭,感激道:“多謝提醒。”

“來喝酒。”上官戰笑了一下,朝上官仙兒說:“妹妹,你救命恩人在這,還不敬個酒。”

上官仙兒頓時朝林羽瞪了過去,林羽那個尷尬啊,急忙說:“沒事,沒事……”

一家人都笑了,都以爲林羽這是不好意思。

“林羽兄弟,過幾天萬藥宗舉辦丹藥大會,你準備去不?”酒過三巡,上官戰問道。

林羽沒聽說過這個,問道:“這是什麼?”

“丹藥大會啊,到時候各地的修煉人士都會前往,就是咱們仙界也會去不少人呢。”上官戰笑着說,“而且啊,仙兒妹妹也會去,以參賽者的身份。”

林羽詫異看過去,上官仙兒傲然說:“我和藥老前輩學了這麼久煉丹術,自然是要比賽的。”

林羽點點頭,他心裏雖然也挺想去的,不過他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治好霓裳,自己也能活下來,所以搖頭說:“我可能有事。”

“有事?這可是丹藥大會,不僅能開拓眼界,而且到時候很多大人物都會到場,你也好認識一下啊。”上官劍不解的說。

“是啊,而且到時候會有不少的丹藥拿出來賣,價格便宜,你就不想要?”上官戰說道。

林羽心說要個屁啊,老子就會煉丹呢。

“到時候看吧。”林羽說道。

隨後吃的差不多了,林羽起身告辭,上官一家人客氣的把林羽送出了家門。

林羽剛剛下凡,就看到上官仙兒發信息過來:到時候丹藥大會我要比賽,你必須過來,否則後果自負!

林羽愣了一下,什麼情況?

連忙迴應:你不是最恨我麼?爲什麼一定要我陪你,你不會……

不得不說林羽完全不會聊天,聊起天來一愣一愣的。

手機那頭上官仙兒氣得要死,然後就迴應:你去死吧!

“我擦,這妞是不是吃錯藥了,幹嘛又咒我。”林羽迴應:幹嘛生氣?我給你發點辣條過來吧。

上官仙兒:鬼要吃你的辣條。

上官仙兒心想:姑奶奶我早就學會去超市買了,還用你的啊。

一想到林羽之前用廉價的辣條換了她那麼多丹藥,她就氣得渾身發抖,曾經她發誓,等她修煉出絕世神功,定要將林羽一掌斃之,以泄她心頭之恨。

林羽想了想,上官仙兒這樣生氣下去可不行,萬一在她老爸那裏告狀,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這裏就連忙去購買了一臺筆記本電腦。

上官仙兒正想怎麼和林羽說的時候,突然微信提示:有個紅包請接收。

“咦,給我發紅包?”

上官仙兒下意識一點,發現是一臺筆記本。

林羽信息發來:這裏面我下載了很多電影連續劇,你慢慢看,不夠了和我說。

上官仙兒:什麼意思?討好我,告訴你,沒用。

林羽嘴角一撇,只能迴應:這樣吧,什麼時候來我這裏,咱們好好說說,頂多請你吃飯,帶你出去玩。

上官仙兒沒回應,林羽無奈搖頭,覺得現在這小女生啊,越來越難伺候了,這可能歸咎於社會風氣不好。

然後回家翻了一下手機,看到信息的時候頓時一個激靈,完了,今天還約了秦嬌嬌一起聊聊呢,把她忘記了。

正想着呢,秦嬌嬌就打電話過來,劈頭蓋臉罵道:“林羽,你什麼意思,現在發達了,可以忽悠我了,是不是?”

看了一下時間,約的是晚上七點一起吃飯的,可是現在都八點了。

連忙說道:“不好意思,我剛剛有點事,馬上過來。”

“不用了,我吃好了。”秦嬌嬌說道。

“嬌嬌,快點,要開始了。”電話那頭有一個男聲說道,林羽一下子聽見了。

林羽一個激靈,問道:“嬌嬌,你那邊……”

“我在健身室,剛剛等你的時候遇到一個老同學,他經常來健身室健身,我就過來了。”秦嬌嬌迴應,然後氣呼呼說:“你說,剛剛去幹嗎了,竟然放我鴿子。”

“剛剛一個朋友過來了,不說了,我馬上過來,你在哪?”

秦嬌嬌說了一個地址。

很快林羽來到一個叫猛士健身館的地方,一進去就看到不少年輕男女在健身。

不過在不遠處,正圍聚着一大羣人,外圍處不少男女在喊加油。

林羽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兩個男的在比賽舉啞鈴,這好傢伙,啞鈴都是四十公斤一個的,兩個壯男呼啦呼啦的拎着。

而一些女生則是激動的看着,“李明亮速度明顯快很多,都一百多個了。”

“是啊,肯定他贏了。”

叫李明亮的足足有一米八的個子,看他的體型就知道經常鍛鍊,一身肌肉高高隆起,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

林羽正找着秦嬌嬌在哪,突然一隻手就揪着林羽耳朵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彎,緊接着傳來秦嬌嬌氣呼呼的聲音,“你行啊,敢放我鴿子,你說說,怎麼補償我?”

林羽心中有愧,也不敢說什麼,只能迴應道:“不好意思啊,真的有事……” 此刻林羽那個尷尬啊,被秦嬌嬌就這樣揪着耳朵,周圍男女幾乎同時看了過來。

“這人是誰啊?”

“是啊,怕女人,好丟臉……”

林羽連忙說:“嬌嬌,先放手,這麼多人看着呢,還以爲我和你有啥關係。”

秦嬌嬌意識到這樣確實不太好,臉一紅,連忙鬆手然後說道:“哼,你說說,到底有什麼事,竟然現在纔來。”

林羽嘆氣道:“對不起,嬌嬌……”

看到林羽這麼可憐,秦嬌嬌哼了一聲,這時候前面的比賽也結束了,李明亮擦了擦手上的汗走了過來,微笑道:“嬌嬌,這位是……”

“我以前同事。”秦嬌嬌說:“你比賽好了?”

“嗯。”李明亮笑了笑。

“亮哥就是厲害啊,這裏的健身教練都不是他對手。”一個矮個走了過來。

和李明亮一起比賽的健身教練苦笑道:“哎,真是丟臉,不過我願賭服輸,晚上KTV我請客吧。”

李明亮笑道:“嬌嬌,一起過去唄。”

然後朝林羽看去,“朋友,你這麼瘦,也應該鍛鍊一下。”

“他啊,纔不要鍛鍊呢,力氣大的很。”

見識過林羽實力的秦嬌嬌笑着說道。

不過周圍人一聽就不服了,李明亮眼神一閃,說實話,他今天去飯店吃飯偶然遇到秦嬌嬌,以前他們是同學,秦嬌嬌就是班級裏的女神,現在沒想到,秦嬌嬌更漂亮了。

所以當時李明亮就想今晚搞定秦嬌嬌,爲此還帶秦嬌嬌過來在她面前裝下比,讓秦嬌嬌見識見識他完美身材。

可是剛剛這樣一看,秦嬌嬌貌似和這個男的關係不正常啊?

“兄弟貴姓啊?在哪裏高就?”李明亮問道。

“我叫林羽。”林羽淡淡道。

“嗯。”李明亮見林羽沒說自己工作,以爲他難以啓齒,頓時淡淡一笑,“哦,剛剛聽嬌嬌說你力氣也很大,難道也健身過?”

林羽尷尬說:“這倒是沒。”

“亮哥,走吧,該去KYV了。”這時候健身教練說道。

冷戾少爺的囚妻 秦嬌嬌這時候偷偷給林羽發信息:我不想過去,可是礙於同學情面,怎麼辦?

林羽看了一下手機,眉頭一挑,我去,還以爲你們關係多好呢,頓時說道:“這個……嬌嬌答應我去我家了。”

衆人愣然。

連秦嬌嬌也一臉無語的看着林羽,這樣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不好啊……

而林羽直接無視了秦嬌嬌,沒想到李明亮笑了一下,“朋友,去KTV玩一會又沒事,要不你也一起來?”

林羽自然不肯,突然秦嬌嬌說道:“要不你們比賽舉啞鈴吧,誰要是贏了,我就答應誰。”

林羽嘴角一撇,秦嬌嬌太壞了,這不是明擺着讓我欺負人家嗎?

而李明亮等人笑了,就這小瘦個,分分鐘教他怎麼做人。

然後李明亮點頭道:“來吧。”

健身教練等人都是搖頭苦笑,李明亮又在耍威風了。

林羽原地熱身了一會,那樣子還真的挺足的,周圍人看了暗暗捂嘴輕笑,心想你這樣怎麼可能是李明亮對手呢,這不是找虐?

不過也有些人故意笑話林羽,還故意喊道:“朋友加油,我支持你哦。”

“朋友勇氣可嘉。”

李明亮熱身完畢,說道:“我也不欺負你,看你這麼瘦,我比你多拎十斤,如何?”

林羽無所謂說:“隨便吧。”

李明亮笑着說:“光這樣比沒意思,這樣吧,咱們打個賭,誰要是贏了比賽,誰就能送嬌嬌回家,如何?”

林羽看了一眼秦嬌嬌,心中瞭然,看來這傢伙對嬌嬌念念不忘啊。

然後大咧咧說道:“賭注太小了,誰要是贏了,和嬌嬌共度良宵如何?”

衆人譁然,不可思議的看着林羽,然後朝秦嬌嬌看去,只見秦嬌嬌漲紅了臉,別人不知,她可是清清楚楚的明白這林羽一定會贏得,現在他這麼說什麼意思,要睡自己?

最後的自然之靈 秦嬌嬌第一時間反駁,“林羽,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把我當成什麼了?”

李明亮笑着說:“嬌嬌你別生氣啊,我相信和爲朋友開玩笑呢。”

林羽笑了笑,說道:“那開始吧。”

這時候健身教練說道:“規則很簡單,五分鐘內誰舉重的數量多誰贏,現在開始。”

李明亮朝林羽擡擡頭,傲然道:“我讓你先來。”

我擦,很囂張啊。

林羽笑道:“那行吧。”

看了看地上的兩個三十公斤,說實話,普通人能拎一兩個就已經不錯了,所以李明亮很有自信,林羽恐怕一上去就趴下。

李明亮手裏則是四十公斤的啞鈴,將啞鈴拿在手裏,猛然一提,我去,肌肉爆炸啊。

周圍頓時響起了美女們的尖叫聲。

在做了五六個啞鈴之後,李明亮看了看林羽那邊,他直接就笑了,果然渣渣,一個都沒做呢。

哎,就這種貨色,也好意思想要和自己比賽,純屬找虐,哎,和他比賽,完全就沒有一點的快感嘛。

周圍也是一片噓聲,畢竟林羽一個都沒拎呢,於是都覺得林羽這是必輸了。

沒想到就在這時,林羽突然猛喝一聲,“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我去,這速度明顯比李明亮要快許多啊,周圍人直接愣了。

李明亮卻是冷笑一聲,暗道林羽這個白癡,他一定怕輸,所以撐着一口氣來舉重,這樣雖然有點效果,可是結局很有可能會拉傷肌肉。

不過令人詫異的是,林羽並沒有一點不適之感,很快便達到了一百多個,看林羽這模樣,還很輕鬆的樣子。

周圍人直接愣住了,這傢伙不簡單啊。

一羣人臉上都是大寫的懵逼,林羽笑吟吟的說:“好輕鬆啊,換五十公斤的來吧。”

說完心中想道:哎,本來我真的不想裝比的,這是你們逼我的!

全場頓時譁然聲一片,尤其是健身教練,說道:“你你……真的扼要五十公斤?”

李明亮這時候也不舉了,因爲他發現完全不是對手,只能咬牙道:“好,就給他來五十公斤的。”

很快五十公斤的啞鈴被兩個人擡了過來,一羣人看着就覺得這啞鈴沉,而林羽直接拿出一根小指頭,輕而易舉的舉過了頭頂…… 港島李家。

這一天,李家上下忙碌個不停,在門口停滿了豪車,甚至一些其他家族的人都已經過來。

這李家正是孫王兵大弟子李陽的家族。

李陽和林羽比武,之後被廢,由於心理落差極大,所以第二天就吃了敵敵畏自殺了。

對於這一點,李家上下都是非常可惜,倒不是可惜李陽自殺,而是可惜李陽原本有着大好的前程,可是就因爲成了出頭鳥,第一個被廢了。

這幾天,李家很是擔憂,因爲林羽剷除了唐家,他們很害怕林羽會突然對他們動手。

畢竟要知道,林羽太強了,而且現在林羽佔據了原本的唐家,現在一些小家族隱隱之間都有向林羽靠攏的跡象。

所以這一下子林羽犯了兵家大忌,那就是沒有和其他各方勢力打好關係。

因此爲了防止林羽會突然對他們動手,這些家族的人開始張羅着找人對付林羽,最好一舉將林羽解決,至於剩下的唐家,沒了林羽,屁都不是!

“好了,待會施瓦格里先生就要過來了,這一次由他出手,絕對沒有任何問題。”李家家族李在先說道。

“施瓦格里,難道就是那個早年和孫王兵大戰,然後勝出孫王兵一招的施瓦格里,那個德國人?”有人驚呼道。

“不錯,正是他,據傳,此人當年是二戰德軍將領,在一次突圍的過程中,意外跌入某處懸崖,之後在那裏得到某位大能傳承,習得了絕世武功,力王拳!”李在先目光肅然道:“從那之後,等他出來的時候,二戰已經結束,他稱爲了德國一名地下拳擊手,所向披靡,無人能敵。”

“之後他偶然得知,那力王拳法和咱們華夏有些淵源,就想要前來,之後來到港島,找到了當時的孫王兵,兩人大戰一天多,最後孫王兵敗下一招。”

李在先說完,目光肅然道:“這麼多年過去,施瓦格里先生走遍大江南北,一身拳法已經達到了巔峯,所以他過來絕對能夠對付那林羽,大家說怎麼樣?”

這些人聽了都是暗暗點頭。

“嗯,也是那林羽找死,有他出手,林羽必死無疑。”

“到時候唐家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哈哈哈……”

一羣人已經開始考慮着林羽一死,這唐家的錢財如何分配。

而李在先則是陰冷說道:“我兒之死,都怪那唐悅,害得李陽身死,所以到時候,還望大家多給點面子。”

這是想要多要點好處來了,雖然大家心頭不爽,可是誰讓人家請來了施瓦格里呢?所以一個個都點頭哈腰的說沒事。

正說着,門口處由下人領進來兩個光頭,看到來人,李在先第一時間迎了出去。

“施瓦格里先生,你可算是來了,歡迎歡迎……”

隨即屋裏一大幫子人都是起身站了起來,恭敬的俯身歡迎。

施瓦格里在華夏呆了這麼多年,也知道這裏人的脾性,於是起身謙虛道:“諸位客氣了。”

“大師請坐。”李在先指了指一旁座位。

隨後施瓦格里和他的徒弟坐了下來,他的徒弟是個黑人,眼神犀利,不過來的時候施瓦格里和他說過了,華夏人說話喜歡客客氣氣的,因此讓他一定要客氣一點。

畢竟他此次來到港島,還需要藉助這些人的力量才能站穩腳跟,一旦成功,他將成爲第二個孫王兵。

而且孫王兵的傳承他還能夠得到,正是因爲有這些優厚的條件,所以對施瓦格里來說,對這些人一定要儘量客氣一些。

隨後學着華夏人的樣子,施瓦格里和這些人寒暄了一下,最終有人終於迫不及待問道:“施瓦辛格大師,不知你如何對付那個林羽?”

“是啊,那個林羽實力強大的嚇人,孫王兵就死在他的手中。”有人哀嘆不已。

孫王兵在港島多年,正是有他的存在,這麼多年港島一直平平靜靜,外來的武者也不敢放肆,否則的話,恐怕港島早就被掀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