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阿雪和老常也都是明白人,此刻聽我這一說,也沒有反駁,都表示同意。

畢竟我們仨誰都不想死在這裏,之前的叫囂其實也就是漲漲士氣,逞口舌之利。

雖然都表示同意離開,但怎麼離開卻成了當前最大的問題。

此刻只見阿雪用着很是疑惑的語氣問道:“炎哥,我們這會兒怎麼離開?是直接殺出去麼?還是另有計劃?”

而阿雪的話音剛落,老常也附喝說道:“是啊炎子!對面人手太多,我們這一去可能九死一生!要不我們放出這祭壇中的厲鬼,然後趁亂逃出去?”

聽到這兒,我當即搖了搖頭。

這祭壇下面有上官仙都害怕的東西。要是真放出了這祭壇中的厲鬼,即使我們最後逃出去了,這聖水鎮的居民恐怕也得死傷無數。

所以,我否定了這個建議並且同時開口說道:“不行!如果放出了這裏面的厲鬼,後果不堪設想!”

老常見我這麼說,眉頭猛的一皺,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我大概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如果不放出厲鬼,我們仨必然會經歷一場血戰,稍有不慎就會受傷,甚至死亡。

不過我在見到老常露出這副猶豫的表情之後,不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輕聲對着老常和阿雪說道:“我們都不會有事的,因爲她與我們同在!”

說罷!他二人只感覺我身上猛的爆發出一陣陰氣,同時一道白霧突然至我胸口中的玉佩飄出。

最後在我的一旁緩緩顯化,由虛凝實。不到兩秒的時間,一個身材高挑並且美豔無雙的女子赫然出現在了我的身旁。

老常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子,但此時再次見到她,老常依然露出了驚訝於陶醉之色。

而阿雪更是驚訝無比,對於我身邊的有一個女鬼,阿雪雖然也有所耳聞,但卻沒有親眼見過。

畢竟在紫陽觀那會兒,上官仙出現的時候,阿雪和老常已經暈死了過去,那時還是上官仙幫助我取出了那老太婆的解毒藥,最後幫助我們仨逃出生天。

如今阿雪見到了上官仙,不僅驚訝上官仙所釋放出的強大氣場,更是驚訝她的美貌,畢竟作爲一個女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相貌的攀比。

上官仙剛一現身,還不等我說話,只聽上官仙便搶先用着很是悅耳的聲音第一次對着阿雪與老常說道:“你們好我叫上官仙,我是李炎的本命魂!”

啥?我的本命魂?

聽到這兒,我有些不知所措,並且滿臉疑惑的盯着上官仙。

什麼本命魂?我咋不知道呢?

雖然我滿臉的疑惑,可是上官仙根本就沒有理我,而是繼續對着阿雪和老常說道:“這座祭壇很危險,我現在就帶着你們衝出去!”

說到這兒,上官仙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似的,身上的氣息驟然大變,一種無比壓抑的感覺開始在我們的心頭蔓延,好似心臟都要停止了一般。

而就在我們三感覺很是壓抑的時候,上官仙直接就對着祭壇下的黑蓮成員就迅速的飄了過去。

她速度極快,我竟然發現我難以看清她行動的軌跡。

不僅如此,就連祭壇下的一羣黑蓮成員都露出一臉的驚恐之色。

本在祭壇下方不斷叫罵卻又不敢上來的他們,此刻竟然全都開始往後退,嘴裏不斷髮出一聲聲顫抖並且驚恐的叫聲:“鬼!鬼啊!”

“女鬼,女鬼……”

“你、你、啊……”

上官仙此刻就好似午夜的夢魔,她的強大與恐懼讓她的敵人不敢與她直視,而上官仙所過之處,黑蓮成員全都發出哀嚎並且倒在地上。

不到五秒,上官仙就以一人之力,直接就解決了十幾個黑蓮成員。

見到這兒,我們仨都站在五米多高的紅色祭壇上,並且一臉驚訝的瞪着上官仙。

“太、太厲、厲害了……”老常盯着強大無比且出塵絕世的上官仙,帶着無比震驚的語氣說道。

而老常的話音剛落,阿雪的聲音也在我的耳邊響起。

不過卻不是震驚、也不是驚訝,阿雪此時的聲音變得很是輕柔並且緩慢:“李炎,本命魂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那個叫上官仙的女鬼與你又有何種關係?” 此時聽阿雪這麼問,我那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啥本命魂?我之前聽都沒有聽過,也就幾天前聽過一個本命蠱,完全就是上官仙剛纔自己編造出來的。

至於上官仙與我的關係?難道我要把活人陰婚的事兒告訴阿雪?

不行!不能告訴她,我們如今的友誼可謂如海深。

要是告訴阿雪,我和上官仙必須有一方死才能解脫活人陰婚,如果這事兒被其他人知道了,然後他們對上官仙不利怎麼辦?

雖然我不知道這種猜測會不會發生,但我也不能讓這種潛在的危機存在!

想到這兒,我當即支吾了兩聲,然後開口說道:“哦!這、這是我們古陰一門的禁忌祕術,對、就是禁忌祕術!”

因爲一旁的老常也聽到了阿雪的問話,所處此刻聽我說出這話,當即便自作聰明的哈哈大笑了幾聲:“哈哈哈!我就知道那女鬼是你們古陰一門的禁忌祕術,沒想到真被我給猜中了!”

雖然老常自作聰明,但正是老常這句話,讓我擺脫了阿雪的追問。

此刻聽老常這麼說,我也就順水推舟,然後對着阿雪和老常說道:“是啊!這門祕術不可露人,是我們古陰一門的禁忌。你們也知道這活人身邊帶着一隻女鬼,始終都有些…不能讓人接受是吧!”

說到此處,老常當場露出兩排大白牙,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模樣。

而阿雪聽老常這麼說,如今又見老常這表情,雖然秀眉微皺,但也沒有開口再問。

此時的上官仙也正好清除了所有的黑蓮成員,當即便轉身對我說道:“李炎,我們走吧!”

聽到此處,我也不敢怠慢,當即便對着上官仙說道:“好!我們這就下去!”

說罷!我對着阿雪和老常示意,然後便第一個迅速的走下了這紅色的祭壇。

老常與阿雪見我動身,也都不怠慢,全都跟了過來。

上官仙見我們都迅速的走了下來,便對着我們開口道:“我們已經驚動了這個基地裏的所有黑蓮成員,大家一會千萬要小心。”

上官仙的話音剛落,這老常卻一臉笑意的搶先開口說道:“鬼姐姐,你放心吧!有你帶着,我們不會有事兒的!”

此時聽老常說出這話,我的臉部不由的抽搐了幾下,“鬼姐姐”這老常也太TM扯淡了吧?

不過上官仙見老常這麼叫,也沒在意,只是對着老常微微一笑。

老常見上官仙對他笑,差點就沒興奮得蹦起來,並且還犯傻的說道:“鬼姐姐,你電話多少,我們互留一個電話?”

我和阿雪聽老常這麼一說,都不由翻了一個白眼,同時露出一個看白癡的表情。

上官仙是鬼,你TM問人家要電話?

不過一想到老常對上官仙用心不純,我便有些來氣兒。

我嘴裏悶哼一聲,同時佯裝出一副正經的模樣,一拳就打在了老常的胳膊上:“留你妹啊!你又犯傻了是吧?”

上官仙見我突然暴走,不由的一笑,然後繼續開口道:“李炎,別鬧了,我們快走吧!”

聽到這兒,我才就此收手。

而此時的老常也反應了過來,這上官仙是鬼,有屁個電話,剛纔着實有些丟臉,所以他這會兒也不開口說話。

之後,我們一行四人迅速的往山洞的外面走去。

可剛離開這裏,來到了全是實驗室的通道時,我們頭頂上的白熾電燈瞬間全都被打開,整個山洞此刻也都變得明亮無比。

因爲突來的強光,我、老常以及阿雪都不由的用手遮擋了一下眼睛,直到好幾秒之後才恢復了過來。

當我們放下遮擋住眼睛的手臂,再次睜開雙眼時,我們對面赫然出現了一羣黑蓮成員。

他們的着裝很是統一,全都是穿着清一色帶有一朵蓮花標記的黑衣黑褲,並且手持桃木劍。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猛的一變,同時沉聲對着衆人說道:“大戰在所難免了,大家注意了!”

說罷!我的手緩緩向後,然後從後背的包袋之中抽出了我的桃木劍。

而就在此時,對面的黑蓮成員突然分成了兩排,同時一個身材佝僂,滿臉褶皺的老子頭緩緩的走了出來。

不僅如此,他還不快不忙的開口對着我們說道:“沒想到當世的行當之中,竟然又如此年輕的俊傑,不知諸位後生晚輩出自哪門哪派,姓甚名誰?”

那老頭的語氣很是客氣,竟然沒有點滴的仗勢凌人的感覺。

雖然如此,但我卻不對黑蓮組織抱有一絲好感!畢竟這個組織作惡多端,也不知道殺死了多少無辜的平民百姓。

“哼!廢話少說,要戰就戰!”我語氣冰冷並且粗暴的迴應道。

而那個老者見我這般,竟然不由的一笑:“年輕人,不要太狂妄了。你們三個人是逃不出去的?告訴我,你們偷黑金鉢幹嘛?你們是受了何人的指使?說了,說不定我可放了你們。”

那老常的語氣不快不慢,甚至還有一點道骨仙風、度化世人的意味,但我怎麼聽怎麼彆扭。

此刻除了我不爽之外,老常也開口說道:“我說老頭兒,老子實話告訴你,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爸名爸。好了,你現在可以叫我爸爸了!”

老常很是囂張,並且很是不屑的盯着那老頭與對面的一羣黑蓮成員。

而那個老頭此刻好似也被老常的話語給激怒了,剛纔還一臉平和,此刻臉色驟然一變,變得陰沉而憤怒。

“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把們三人拿下,拘了其魂魄嚴刑拷問!”

隨着那老頭的一聲陰冷的命令聲,他周圍數十個黑蓮成員就好似野狗一般,拼了命的就衝了向了我們,並且口中還不斷叫囂。

“受死吧……”

“納命來……”

“看我不斬了你們……”

聽着不斷叫囂並且衝上來的黑蓮成員,只見我嘴裏冷哼一聲,然後對着老常、阿雪以及上官仙便開口說道:“阿雪、老常、上官仙,今晚我們就殺出一條血路!”

說罷!我便緩緩的舉起了桃木劍。

而我的話音剛落,上官仙便在我身旁輕輕的“嗯”了一聲,同時身體開始顯化而出,並且她的手指甲也在此刻猛的暴漲。

老常也在此時很是囂張的揮舞這桃木劍,就等我一聲令下。

阿雪也是向前一步與我們並排而立,用心動證明了她的決意。

我見大夥都準備好了,又見衝上來準備取我們性命的黑蓮成員,我嘴裏不由的大吼一聲:“殺!”

話音剛落,我的雙腿猛的一蹬,身子就好似一支離弦之箭猛的就迎上了衝向我們的數十個黑蓮成員。

而老常與阿雪着緊隨其後,早以準備好接下來的血戰。

我,無敵從巨富開始 而上官仙也在我的一聲咆哮之後,身體之中猛的就爆發出了一陣超絕的陰氣,直接讓這山洞之中的溫度驟然間下降了不知多少!

並且上官仙的速度快過我們三任何一個人,她直接就飛向了敵陣,並且揮出了她鋒利異常的鬼爪。

因爲上官仙的詭異出現,結果嚇得數十個黑蓮成員連連後退。

就此,大戰一觸即發,雖然敵衆我寡,但我們四人的道行都在對面的黑蓮成員之上。

而上官仙更是高出了這些黑蓮成員好幾個等級,在道行上處於絕對的壓倒性!

在短暫的一片混戰之後,黑蓮成員付出了血的代價,七八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其餘人也開始節節敗退,我們在上官仙的帶領下不斷往外衝,其纓鋒銳不可當。

但黑蓮組織中的那個老頭也有些道行,雖然不比上官仙,但在衆多的黑蓮成員幫助下,此刻也算勉強抵擋住了我們的攻勢,也沒有出現兵敗如山倒的局面。

可就在十多分鐘之後,我爲上官仙製造了一次機會,讓上官仙一掌打飛了黑蓮組織中最強的老頭。

見那老頭中了上官仙一掌,我們四人都不由得露出一絲欣喜。

只要那老頭倒下了,我們突圍也就遲早的事兒,可就TM的就在這會兒,這山洞之中又出現了一股黑蓮的生力軍。

只聽“砰、砰、砰……”沉重而又富有節奏的跺腳聲在這山洞之中開始不斷迴響。

而就在這個時候,本來即將敗退的黑蓮成員竟然發出了歡呼。

“哈哈哈!它們來了,它們來了……”

“我們有救了,我們有救了!”

聽到此處,我們四人神色都是一震,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油然而生。

而就在此時,老常忽然高喝了一聲:“這是、這是殭屍羣……” 沒錯,這就這是殭屍羣。

這種沉悶並且富有節奏的跺腳聲,我們早就在陳氏集團的停車庫已經聽到過了。

如今老常吼出了“殭屍羣”三個字,不由的讓阿雪臉色一變,同時用着很是驚訝的語氣問道:“常哥,你說什麼?殭屍羣?”

老常聽阿雪問她,當即便開口說道:“不會錯的,這種節奏、這種沉的跺腳聲,一定是殭屍羣!”

而就在老常的話音剛落,對面剩餘的數十黑蓮成員開始分列兩排,並且迅速扶起被上官仙打倒在地強大老頭。

而同時間,一排枯瘦的身影猛的跳出了不遠處的拐角。

乾癟且長滿了絨毛的身體,修長的指甲,以及嘴角處那兩顆鋒利無比、寒氣逼人的獠牙。

這一切相貌特徵都表明了不遠處的生物是殭屍,而且看似數量還很多。

那些殭屍在跳過拐角之後,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轉身向着我們這邊蹦了過來。

不過說來也奇怪,這些殭屍在跳過黑蓮成員的時候,看都沒看他們一眼,而是全都直勾勾的瞪着我們。

而就在此時,那個老頭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對着我們冰冷的說道:“沒想到你們竟然可以超控這麼強大的一隻女鬼。不過即使如此,在我們黑蓮面前,你們都只有死!”

說罷!那老頭也不等我們開口,猛的一轉身,然後便向着通道的出口迅速退去。

而那老頭剛一退走,其餘數十個黑蓮成員也都紛紛警惕着我們開始倒退。想把這裏的空間騰出來,讓給不斷涌入的殭屍羣。

此時看着不斷增多的殭屍,我不由的皺緊了眉頭。

這麼多的殭屍,一會兒要是打起來,我們能有多少勝算?

上官仙在厲害,能帶領我們打敗一百多隻刀槍不入的殭屍?

上官仙怕我們有閃失,直接將我們護在身後,而我們也開始不斷後退,並且警惕的盯着不斷向我們跳過來的殭屍。

我見形勢異常危急,便對着上官仙開口道:“上官仙,我看這裏的殭屍太多,我們還是退回剛纔的祭壇吧!”

上官仙此刻聽我這麼說,當即便搖了搖頭:“不行,剛纔我們離開那個山洞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了祭壇上溢出的異樣氣息,所以我們斷然不可再回哪裏!”

聽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看來只有硬闖一條路了!

想到此處,我當即沉聲對着上官仙以及阿雪和老常說道:“既然我們退無可退,那麼就不退,是生是死,自有上天註定!”

三人此刻聽我說出這話,都停止了腳步,然後齊刷刷的望着我。

我掃視了他們三人各自一眼,然後繼續說道:“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此刻衆人聽我這般說道,都對着我猛的一點頭,表示同意。

我見三人都點頭,便不再說話也不再後退,而是掏出符咒一道符咒,同時舉起了桃木劍,對準了殭屍羣就迎了上去。

我有一個經驗球 上官仙等見我動手,也不怠慢,也是猛的就衝殺了上去。

而那成片的殭屍見我們突然衝了上去,好似被激活了一般,對着我們便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兩個鋒利的獠牙,並且嘴裏發出“嗷”的一聲怪吼。

不僅如此,本來排列很是整齊的殭屍羣瞬間變得混亂起來,並且開始加速向着我們撲了過來。

我沒有退縮,我沒有感覺到害怕,我與上官仙齊頭並進,一同殺向了殭屍羣。

不到兩秒鐘,第一隻殭屍與我們相遇,只見上官仙身體之中一陣陰氣猛然爆發而出,那殭屍的身體之上竟然開始結出了寒冰。

並且上官仙搶先一步出手,擡手就是一掌拍在了那殭屍的腦袋之上。

而就是上官仙的這麼一掌,竟然直接打爆了號稱銅皮鐵骨、刀槍不入的殭屍腦袋。

那殭屍的腦袋剛被上官仙打爆,一股黑血便猛的濺射而出,同時它的身體也緊跟着栽倒在地。

見到這兒,我猛的嚥了一口唾沫,上官仙真的太強大了,竟然可以一掌打爆一隻銅皮鐵骨的殭屍腦袋。

雖然驚訝,但我卻也沒有停留,而是迎上了第二隻撲過來的殭屍。

只見我的身體猛的躍起,手中桃木劍對準了那隻殭屍便刺了出去。

我本想用桃木劍擾亂那殭屍,然後近身用符咒爆死那殭屍。可誰知道,我這一劍竟然直接就刺穿了殭屍的腦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