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女人聽到景文的名字,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他是那隻鬼!”她很不禮貌的指着景文說完往後退了兩步,緊張的看着自己兒子:“圓圓,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媽媽這就帶你回去洗艾葉澡!”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

如果說開始我還會因爲她的態度是因爲關心兒子不和她計較,可是如今她這麼個表現就顯得沒教養了…

“你什麼意思?”我問。

女人把圓圓往身後一拉:“他是鬼以爲我們不知道嗎?如果圓圓陰氣入體生病了,我跟你們沒完。”

我冷冷的看着她,景文根本不會讓人陰氣入體。

她又不怕死的說:“我又沒說錯,誰不知道你和一隻鬼在一起,也不嫌惡心…”

我掐着她的脖子冷笑:“來,繼續說,說一個字獎一塊錢!”

女人胡亂的揮舞着胳膊,對我破口大罵。

“把孩子帶走!”我對一旁傭人說,傭人們愣了愣,帶着孩子走了,還剩下一兩個想衝上來又不敢。

“蘇蘇,算了吧!”景文說。

我搖頭:“她今天不道歉我就沒完!”

女人被我掐的臉都紅了,還在大聲叫罵着:“蘇顏,誰不知道你是個賤貨,好好的人不嫁,嫁給一隻鬼,你不是噁心是什麼…”

“景文掏一百出來!”我轉身對景文說完又看了看剩下的傭人,剛剛跑走的應該去請這女人的家人去了,我倒是想看看,誰敢這麼說我和景文。

從前我可以忍,可是現在麼?有權不用王八蛋。

過了一會兒,果然浩浩蕩蕩的來了幾個人。

我一看,還是老熟人,齊明和一個比他年輕的男人,以及齊英。

“放開秀秀!”男人衝我喊。

我把景文的一百塊扔在地上:“她是你老婆?”

“是!”男人說。

齊英看到景文顯得有些激動,可是無奈幼稚鬼冷着臉站在一旁,一句話都不說,她還是很害怕的。

“蘇姐姐,放了我大嫂!”齊英說。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你大嫂?”我看了看女人,原來是齊明的兒媳婦,難怪這麼囂張。

“對了,我上次救了你們也算是你們的救命恩人,你們還沒報答呢!”齊英一愣,這是哪跟哪?我跟你說放了我大嫂,你要我報恩? 齊郎看着快被掐死的老婆,咬牙切齒的看着我:“快放了我老婆!”

因爲這邊鬧得動靜太大,圍了一圈人,大家都是待着無聊出來看熱鬧的。

看齊家人的熱鬧。

我暗暗笑,好,很好,就是鬧的動靜大點,越大越好。

“齊大少爺,你怎麼不問問我爲什麼要這樣對你老婆?”

“爲…爲什麼?”齊郎顯然覺得我是個神經病。

我忽然放開女人:“上次你父親和你奶奶就是這麼抓着我威脅景文承認他殺了齊麟的兇手,景文不同意,他就砍了他兩根手指!”

齊家人“…”

齊明一家懵了。

我說的話是事實,可是也不全是事實,比如景文的手指不是威脅不成砍的。

錯愛成婚 可我總記得,說過要討回來的,就要討回來。

“蘇姐姐,話不能這麼說,我們沒有…”

齊英的話還沒說完,我就打斷她:“我說錯了嗎?你敢拍着胸脯發毒誓你們沒有這麼做?虧的我和景文不計前嫌,救了你們的命,可你們呢?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還說我和景文噁心…”

齊英沒想到我突然調轉了槍口,一時間急得臉都紅了,卻說不出話來。

圍觀的人小聲的低聲竊語起來。

景文很乖巧的站在我身邊,在齊郎上前的時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啊…”齊郎發出一聲驚呼。

齊郎的手腕也不知道斷了沒有,總之就那麼被景文抓着,好笑的是整個齊家沒人敢攔着。

我冷笑,一回頭看到盯梢的那個人還在。

我跑過去把他揪出來:“不是讓你告訴齊蒙我和景文想他了嗎?”

那人唯唯諾諾的點頭。

齊明臉色不明的看着我揪着的那個人。

那人縮了縮脖子:“少主出去了,還沒回來!”

“哦,這樣啊,那他讓你來給我帶什麼話嗎?”

那人一個哆嗦,少主就讓盯梢,沒說有話啊。

“少…少主…”

我轉了轉眼珠:“我知道,我們稍後詳聊!”

那人團成團馬上滾了。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我們和齊蒙關係好,也就是和齊家的二房關係好,所以齊明纔會針對我們…

天賜良機啊!

“我們走!”齊明說。

我沉了沉眼睛,齊明這個人的城府居然變深了?

“等等!”

景文走到齊郎老婆身邊:“她還沒道歉呢!”

“我爲什麼要道歉?”女人氣的臉都變了。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我推了推景文:“算了,給齊家大爺一個面子好了!”

齊明冷哼一聲,帶着家裏人浩浩蕩蕩的走了。

圍觀羣衆也散了去,不過一個人突然蹦到了我面前。

“蘇顏,景文!”

我一怔,看了看人家那張晃眼的臉,纔想起來這位耀眼的帥哥是誰。

“慕霆延!”

慕霆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想不到你還挺會演戲的!”

“誰?誰演戲了?”我裝糊塗。

慕霆延笑了一下然後神神祕祕的在我耳邊說:“我知道你們想幹什麼!”

我一怔:“是嗎?”

“是!”

“那你會說出去嗎?”我問。

慕霆延搖搖頭:“當然不會了,太悶了,我巴不得看看戲呢!”

“那就好!”我也笑了一下:“你會站在我這邊嗎?”

慕霆延摸了摸頭:“會!”說完他補充:“我會站在你這邊,慕家不站在任何人一邊。”

我笑了笑:“嗯,這樣就好!”

“我得快些走了,不然一會兒又出來一羣妙齡女和我偶遇了。”慕霆延說完邁着大長腿急匆匆的跑了。

我抽了抽嘴角,回頭看見幼稚鬼幽怨的看着我:“蘇蘇…”

我戳了戳他的頭:“別幼稚啊,我們說正經事呢!”

景文暼了我一眼,驕傲邁着長腿也走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想到了紅冠的公雞…

我跟上去,踢了他一腳:“你跟任雪同牀共枕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景文忽然停下來:“蘇蘇,任雪呢?”

“被蘇珩接走了!”

景文沒吭聲,他有些迷糊,敲了敲頭後,眼中滿是迷茫:“我記得我不是災星!”

我一個哆嗦。

在他後腦勺拍了一巴掌:“嗯,誰說你是了,我從來沒說!”

“我沒說你說了!”

“誰說的也不許!”

“哦!”景文點點頭。

我的心卻跟着疼了起來。

蘇珩!

我們回到旅館,景文興致不高,我皺着眉想事情,他像個乖巧的大狗狗坐在我旁邊一句話都不說。

我想了一會兒,一回頭,發現這貨做着和我一模一樣的表情和動作。

我抽了抽嘴角。

“爲什麼學我?”

景文忽然靠近了一點說:“蘇蘇,我也想要孩子!”

我一愣,心底有些苦澀,可是我什麼都沒說,只是拍了拍他的頭:“等我們把蘇珩抓住,把齊家扳倒,把納巫族趕走,再讓蕭白配一副藥好了!”

“嗯!”

感覺是個漫長的過程…



一直等到晚上,我們兩才鬼鬼祟祟的出了門,甩掉尾巴是件很容易的事,我們又回到齊家,任雪先前住的房間點了燈,我悄悄的進去,躺在牀上裝任雪。

如果我猜的不錯,蘇珩的紙鬼一定會來一探究竟。

任雪死了,誰也不知道,白天我又那麼招搖,蘇珩再傻叉也不會認爲那是任雪,任雪作爲他的一個棋子,就算是棄掉,他也會來看看。

果然,一個小時後,我聽到門外有動靜,這種動靜很輕微,只有我能聽出來,門卻沒有開,我眯着眼睛就看到一張紙從門縫慢慢的塞進來,等全部進來後,他迅速變換了成了一個人。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肖延!

“還沒死呢?”肖延靠近。

我睜開眼睛:“死不了!”

肖延問:“老大想問問,爲什麼蘇顏回來了?”

我冷哼:“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能騙得了景文嗎?”

肖延沉思:“你暴露了?”

“那當然,不過他們還不打算殺我,留着我只是爲了吸引注意力!”

肖延臉色一沉:“不可能,如果是,那今天蘇顏爲什麼那麼高調?”

“我又不是她,我怎麼知道!”

肖延慢慢的靠近:“其實老大說,如果你沒用了,還是由我們自己人動手比較好,你說呢?”

我也笑了:“是啊!”

肖延一怔!

隨即意識到什麼,轉身就跑,可惜門一開景文已經進來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景文就抓住了他。

“小心點!”景文左手還拿着一根火把,陰惻惻的對肖延說。

我坐起來,走到他身邊看了看肖延,又捏了捏他的頭髮,看着就跟真的一樣,真的是紙做的?

“蘇蘇,別玩了!”景文有些無語。

“嗯!”我從牀底拿出一盆蕭然準備好的油,端起盆子當頭澆在肖延身上。

“說,蘇珩在哪?”

肖延一個哆嗦,慌張的看了看景文手裏的火把:“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皺了皺眉冷笑:“我不喜歡這個回答。”景文的火把湊近了他一點。 “小心點!”肖延急了,往後退了退。

我從懷裏搖出之前在周老四家柳樹下挖出的盒子問:“這是你的嗎?”

肖延臉色一變,死死的盯着盒子。

“從哪裏來的?”

我詫異:“你不知道?”

我打開盒子,掏出裏面的並蒂花:“這個是你情人送的?”

“給我!”肖延急了,想搶,可是礙於景文不敢動手。

我笑了:“很好,我喜歡你的反應,現在說說,蘇珩在哪?”

肖延無奈的搖頭:“我真的不知道,有事的話,他會在鎮子東邊那個同輝旅館316號房給我留紙條。

我臉一沉,和景文對視一眼。

我就住在同輝旅館314號房,我們之間只隔着一個房間,唐書的房間。

我或許是太關注景文了,根本沒有意識到兩天了,唐書都沒有出現。

“景文!”我衝景文使了個眼色。

景文會意,揪着肖延團成一個紙團,放進了事先準備好的油紙袋中。

回去的時候,景文突然說:“蘇蘇,有沒有覺得肖延抓的太容易了!”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我點頭:“是容易了,就跟他是故意自投羅網一樣。”

“要不要在問問他?”

“不用了!”

我和景文都明白,肖延被蘇珩算計了,他是他故意拋給我們的。

示好不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轉移大家的注意力,畢竟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是紙鬼殺了齊麟和部長。

只要抓到紙鬼,就可以交了差,蘇珩的日子也不會那麼難過。

“景文,你覺得他抓唐書做什麼?”我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