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的我站在雲端,在我的身下是一個巨大的峽谷。

峽谷之中有着無數人在激戰,我肉眼能夠看到的便是雙方都是道術縱橫之人,有些人出手之間能夠遮天蔽日,有些人移動之間,整個山脈都開始顫動。

不遠處的天空巨鳥嘶鳴。

火鳳凰,扇動着翅膀,燃燒大地。

青龍嘶吼連連,張口便是水火雷電。

……

無數那些我在電視書本之中才能看到的遠古神獸都在剎那之間佔據了我的整個視野。

雙方交戰之間我還看到了兩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站在一頭神龍頭上,揮舞着手上的長劍,在他們身後那萬千軍士便衝殺出去,不管前路是死是活,都義無反顧。

我看到在無數的箭雨之下,一大波的軍士衝殺出去,一個也沒能回來。

我看到那一大羣的靈獸載着雙方的將士大殺四方,最後死傷殆盡。

一切的一切都在衝擊着我那狹隘的心,放眼望去,在這片戰爭的焦土之上,只剩下殺戮。

這便是歷史,不可改變!

一將功成萬骨枯!

現在的我自然不能理解那種偉人的風範。

“看到了吧,這就是人心,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着慾望,都有着殺念,想要和平共處就必須斬滅所有的殺念,換言之便是臣服。”

剛纔那掃地老人佝僂着身軀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來,在他的身後有着一團團涌動的空間漩渦。

“老前輩,你……”

話還沒有說完,我便看到了眼前老人眉心之上的一個古樸“棺”字。

一看到這個字我便知道了眼前這個老人乃是一個棺奴,難道這個老人就是神葬之棺的棺奴?

“老朽已經等候公子不知道多少年了,這些年,歲月變遷,我也就偶然整理整理這些破碎的屍骸罷了,他們原本都是將相之才,怎奈一心稱王稱皇,最後卻是落得如此下場!”

看着眼前那滿地的屍體,硝煙永不平息,我的心中也是感觸頗深。

不過這種感觸卻是莫可名狀的存在,我難以用言語將它訴說出來。

大抵這就是所謂的“悟”吧。

“當年追天臨死前的一句話說的好,芸芸衆生不過過眼雲煙,天下螻蟻皆有將相之才,一切看時機,一切憑氣運,各安天命!”

老人說完,便一步步朝着那漩渦走出,而我也是跟隨着老人的步伐一步步的走出了這個結界。

這一刻我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那古宅子大殿的門口。

在我的眼前是一片活生生的屍體,這些屍體之上充滿着霸道之氣。

我知道他們每一個人生前都是將相之才,一身氣運也足以控局,但是他們缺少天時人和,最終成爲一具具屍骨,卻是因爲心有不甘,故而屍骨數年不腐。

我望向了那懸浮在這些屍骨之上的白色的棺材,這口棺材和之前我得到的棺材形狀大小均是一樣,只是看上去這口神葬之棺更加的純淨,就如水中明鏡一般,普照萬物,又如明君寬廣的胸懷,心懷天下。

回首,小蝶抱着兒子翹首以盼,而那蒼白老人則依舊揮動着手上的掃帚,將那化爲白骨的屍骸掃到一堆。

我一步步的走向了這口棺材。

一時之間我感覺到了我的心格外的寧靜,我幾乎能夠聽到我的心跳聲,我的呼吸聲,甚至我思維的聲音。

這種感覺讓我飄忽如仙。

就在我踩着那屍骸走到神葬之棺面前的時候,我感到了一股猶如帝王降臨的氣息朝着我壓來,讓我不得在上前一步。

這一刻那種對我心底的呼喚更加的急切。

我微微閉上雙眼,陡然之間我識海之中的三道古咒紛紛飛竄而出,圍繞着我的身軀。

因果古咒,主宰前世今生,世世輪迴。

善惡古咒,坐擁天下善惡,篡改人心。

靈魂古咒,掌控世間靈魂,教化芸芸。

……

(本章完) 三大古咒纏繞着我,讓我一眼便看穿了眼前那條虛無縹緲的道路。

在我的眼前有着十步階梯。

陳如當日我在喚靈臺感知體內靈氣一般,這一刻在我的眼前竟然又一次的出現了十步階梯,不過如今的十步階梯卻是比當日那十步階梯要恐怖的多,如今的十步階梯,乃完全都是一具具的屍體堆積而成,這些屍體可都不是一般的屍體,乃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些具有大氣運之人卻沒有爭得天時人和的一具具屍體。

他們的身體周圍此刻不斷涌動着鋒芒,這些鋒芒看似飄渺卻是能夠洞穿靈魂。

三大古咒環繞在我身體周圍,就如是給我穿上了一個詭異而大氣的鎧甲,我一步踏出,腳下穩穩的踩在一具屍體之上,這一刻我看到了在我眼前突然碎裂而開的空間,層層疊疊,每一個空間之中似乎都有着一雙眼睛在等着我。

我冷哼一聲,知道眼前這一切都是幻境。

一步踏出,三大古咒飛出,纏繞住了我整個身軀,靈魂古咒更是化作了我腳下戰靴一般,每一腳都將一個靠近我身軀的屍體直接踩碎,而在踩碎的片刻,這個屍體身上所保留的氣運便完完全全的進入了我的身軀,我能夠感覺一股清明之氣直衝我的頭頂!

第四步,第五步,第六步……

似乎並沒有我在喚靈臺之上所承受的那般壓力,更多的是一種心寧和精神上的錘鍊,不過好在我在接受三大古咒進入身軀之中的時候便已經將自己的靈魂和精神錘鍊了一遍,這個時候這些即便是遠古的殘魂,也絲毫不能動搖我的心。

每一步都能讓靠近我的殘魂完全的破碎,那條條氣運完全的進入了我的身軀,其實到現在這一刻我也還沒有具體搞懂這個氣運加身有什麼作用。

等我走到了第九步的時候,轉身一看,身後早已經是一片森森白骨,風一吹似乎就要迎風而起。

一步踏上了第十階。

在我的身後早已沒有任何的屍骸,只有枯骨。

滿地的枯骨。

就在我一腳跨出的瞬間,周圍的虛影徹底的消失了,當即我便看到了其實此刻的我已經站在了這口白色的天葬之棺之上。

天葬之棺懸空而立,一眼看過去,之前那些屍骨此刻完全的化作了堆堆白骨,那對於自己命運的不公,都在被我踩碎殘魂的剎那之間,化爲飛灰。

這便是命。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在想,人所說的命實質就是一個食物鏈。

這條食物鏈永遠沒有盡頭,又或許是一個大循環。

此刻無數的結界將整個大廳的空間佈置得十分

的寬敞,讓我感覺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一般,站在神葬之棺頂端,我當即咬破中指,倒立着畫出了那張開棺古咒。

開!

我開字還沒有說完,瞬間四周的空間都開始破碎,神葬之棺陡然之間爆出了一股讓我幾乎要跪地臣服的氣息,這種氣息就如是九天的王者降臨,又如是天上的天君駕到。

而就在那漩渦出現的剎那,我便直接被一股吸力吸入了神葬之棺之中。

一入棺,我便清晰的感知到了棺材之中出現了無數的血色字符,有了之前的經驗,我連忙收起了三大古咒,然後釋放自己的精神力,去觸碰這些古符文。

嗡!

就在我觸到這些符文的瞬間,突然之間整個識海都炸響了,我感覺自己能夠感知到的空間剎那之間無比廣闊,這一刻我明顯感知到自己的心境在不斷的提升。

隨着那些血色字符一點點的進入我的身軀,我更能夠清晰的感知到神葬之棺這古咒的玄妙之處。

這古咒就如是一隻神之大手,能夠掌控萬物。

我躺在棺材之中,靜心的體會。

古咒飛快的凝成一條血色鏈條飛入了我的眉心,這條古咒一進入識海,瞬間其他三條古咒就如是老鼠見了貓一般的凝成一股,然後飛快的後退。

與此同時我全力釋放這古咒的時候,同樣感覺自己似乎瞬間變成了一個能夠掌控世間一切的主宰君王一般,翻手爲雲覆手爲雨。

但是我並沒有因此感到愉悅,正是因爲這樣我才更加容易暴露,所以我在感知這玄妙的古咒的時候,也在一點點的開始尋找隱藏之法。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緩緩的睜開雙眼。

眉心一動,頓時一條銀白色的古咒飛出,這條古咒一飛出,剎那之間,我便感覺到了一種帝王將相的感覺。

與此同時我已經深深的明白了這古咒的玄妙之意。

“統御古咒!”

原本就是帝王將相才能掌控的古咒,需要世間大氣運大命運之人才能參悟掌控。而我之前在打開神葬之棺的時候,已經吸收了之這棺奴爲我準備的無數的大氣運者,這才註定了我能夠進入神葬之棺,掌控這玄妙的統御古咒。

我豁然睜開雙眼,因爲就在我靜靜參悟古咒的時候,突然感知到了太一天已經朝着我快速的奔走而來,在他的身後腳踩盜天尺,身背冥王棺的北哥接踵而至!

我身子一躍,已經站在了神葬之棺的之前。

此刻掃地的老人看着此刻的我,微微笑了一聲。

“公子,看來你已經掌控了統御之術,現在只要你不斷的

參悟此術,將來必能成就一方霸主!”

說話之間,老者長舒一口氣,身子微微化作了一串古樸的符文,完全的沒入了我身後的神葬之棺之中,瞬間我感覺到了神葬之棺通體雪白,但是無人能夠靠近。

意念一動,我一把扣住了神葬之棺,然後扛起神葬之棺便飛快的往外跑。

就在我們一家人離開這個古宅子的瞬間,整個古宅子轟然倒塌,那滿地的白骨突然之間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骷髏巨人,這個骷髏巨人出現的剎那,不遠處的太一天已經趕來。

太一天看到眼前的骷髏巨人的時候,臉色驟然大變,想要退,卻是瞬間被一把抓住。

這一刻我驚住了,隨後趕來的北哥一把拉住我然後吼道:“趕快離開這裏,這個骷髏巨人乃是當年的追天,此刻恐怕纔是他真正的命劫就要到來。”

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就在這個時候佛龍已經飛快的飛到了我們的身邊。

“佛龍,走!”

我們一行人一步踏上了佛龍,佛龍嘶吼一聲。

北站在龍頭之上,手上的盜天尺陡然飛出,瞬間撞碎了無數的結界,身後的佛龍幾乎是剎那之間便衝出了結界。

嗡嗡嗡!

一衝出結界我們便沒入了水中,佛龍嘶吼一聲,尾巴直接捲起神葬之棺,接着將我們送上了水面,並且飛快的沒入了密林。

在我們衝出水面的時候正是漆黑的夜晚。

但是隨後我們頭頂的夜空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那原本皎潔的月華剎那之間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雷霆漩渦,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龍形閃電。

這道閃電青紅二色相間,瞬間衝入了我們剛剛離開的海域。

轟隆!

一聲巨響,方圓幾百米的海域都是炸開了層層水花,就如有人在水下放了一枚原子彈一般,驚擾了整個周圍的人。

但是這一刻我們已經離開了很遠,站在佛龍身軀之中,遙看着那不斷翻滾的水花,我似乎看到了太一天那驚恐萬分的樣子。

就是不知道那天界下來的太一天有沒有在這一場命雷之下化爲飛灰。

腳下一用力,頓時佛龍嘶吼一聲瞬間沖天而起,飛快的朝着巴蜀之地而去。

而就在我們朝着巴蜀之地而去的時候,北哥卻是腳踏盜天尺離去,說是要帶着若小伶回到幽亡谷。

我並沒有阻止,也沒有多問。

清冷的月光之下,看着那一頭長髮的北哥揹着修長的冥王棺漸漸消失,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憂傷。

前世今生,生生世世,又有幾個人能真正的逃脫一個“情”字!

(本章完) 回到成都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六七點了。

處處都是爆竹聲,我拖着疲憊的身子,扛着神葬之棺便一步步朝着陰間公寓而去。

這一條路十分的空蕩,幾乎沒有什麼人,試想也不難解釋,誰過年過節的沒事跑火葬場,站在火葬場的面前,我咬破自己的中指,對着眼前的空間便是猛地一劃,心中默唸咒語。

嗡嗡之聲不斷,幾個呼吸之間,陰間公寓便出現在了那一片暮白的早晨。

清冷無依,四周都是徹耳的爆竹聲。

這一片空間更是不斷的顫抖起來。

我們一行人一步步走入了陰間公寓。

回到陰間公寓我將神葬之棺放好,便到了小蝶的房間。

躺在牀上,我沉沉睡去。

這一次海底之行,讓我是身心疲憊。

如今危機更是明顯不過了,我將要面對的將是天界降臨下來的高手。

一個太一天已經如此的厲害,那天界之人又將是入如何的恐怖。

想着我便感覺心累至極。

躺在牀上,不一會兒我便陷入了夢鄉。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晚上。

小蝶正坐在我的身邊,靜靜的看着我。兒子、朵朵、小母和小芳二狗子他們都是在屋子之中。

我一醒來,小芳便跑到我的面前。

“森哥哥,你總算醒了!”

我有些不解,難道我睡着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大事麼?

小蝶這才告訴我,在我睡着了的時候,有一個神祕的的人物來到了陰間公寓之外,並且試圖打開公寓的結界,是柳先生和朱白還有佛龍迎戰的此人,但是最後都是重傷而歸。

我聽到這裏,頓時臉色驟變,要知道在我的眼裏柳先生可是神一般的人物。

怎麼會輕易的受傷?

兒子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輕聲對我說,這次來的人乃是和太一天一樣,是天界神魂的降臨。

一想到太一天我就是頭皮發麻,畢竟太一天的力量太過於詭異了,就連我一直引以爲傲的兒子都會畏懼,可想而知。

我起身便朝着柳先生的房間而去,這一刻柳先生的房門緊閉。

我敲了半天的門,只換來了小青的一句,柳先生他們在療傷,等過幾天再來吧。

無奈,我只有回到我的房間,然後一隻手撫摸着神葬之棺。

神葬之棺在我一觸摸到的瞬間,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想到之前小蝶給我說的話,我頓時意識到了或許陰間公寓也不是一定安全,一定要儘快找齊九葬天棺

,徹底的掌控陰間公寓,只有這樣我才能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從而開始圖謀天界之門。

想到這裏,我的心中又是有着一股豪氣涌出,如今奶奶也不知道去幹什麼了。

這些天界之魂既然要找我的麻煩,那我不正好有着一塊很快的磨刀石,不斷讓自己鋒芒起來。

我直接吞下了羽神給我的飽肚子的丹藥然後便開始開始閉關。

開始參悟四大古咒,而且同樣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靈氣在不斷的奔涌起來。

轉眼之間幾日過去了,等我豁然睜開雙眼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宇內一片清明,我幾乎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自己身軀之中有着一股股龐大的力量蟄伏着。

四大古咒我也是一一參悟,雖然暫時還只是能夠領悟皮毛,但是我可以明顯的感知到自己的實力大進,現如今就算是遇到屍皇強者也能全力一戰,但是面對屍君,我依然猶如炮灰。

我醒來之後我的第一件事便是想要先將這神葬之棺放入九轉輪迴大陣之中,同時這個九轉輪迴大陣也是最核心的大陣,能夠控制陰間公寓的整個公寓的操作。

等我走到柳先生的房間的時候,柳先生已經平靜的坐在了那滿屋的古書架下。

柳先生長長嘆了一口氣,隨後輕聲道:“你來了,走吧,隨我一起進入大陣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