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正要解釋,那女警察更加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了:“女孩子怎麼能這麼不注意!你都懷孕一個多月了!”

“不可能!”這種鍋我可不背,“我怎麼可能懷孕!”

“你的尿檢顯示你懷孕了。”女警察顯然是覺得我在狡辯,面對我不坦白的我,她也不從寬了。

因爲將人的頭砍掉屬於作案方式極爲殘忍的手段,而我還一再聲稱是唐清澈先攻擊的我,當時情緒非常激動,警察們就懷疑我是不是嗑藥了,給我弄了尿檢。

現在,恐怕是尿檢結果出來了。

“我不可能懷孕,再驗一次!”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警察局再次給我弄了尿檢。結果,還是一樣的懷孕。

他們沒有必要在這方面弄虛作假,一來我與他們無冤無仇,二來我如果懷孕,加上沒有確切證據證據我殺人了,他們就不能關押我了。萬一我真的是犯人,因爲懷孕沒有被關押趁機逃走了,他們就沒辦法結案了。

但我始終不願意相信我懷孕了!

我又沒跟人同房過,一個人怎麼可能懷孕!

忽然,我想起了這一個多月來經常反覆出現的夢。只是做個夢而已,不應該吧……

女警察要我交代孩子他爹是誰,我交代不出。他們又去找我的同學和老師瞭解了情況,也沒有得到任何線索。

由於是孕婦,我被暫時放回了學校。但是,從警察局出來,我就知道暗中有兩個警察在跟着我了。

隨便他們,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是,想起唐清澈的事,我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的確是一掃把打掉了

她的頭,可是當時她脖子裏沒有大量血液噴出,而是隻有少量的暗紅色血液濺出來。

活人由於心臟起搏的緣故,脖子處的大動脈若是被切斷,是一定會有血液大量噴出的。而只有死人,心臟不會起搏,纔會是這樣的情況。

這也就是說,其實我當時一掃把揮過去的時候,唐清澈就已經死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還有她問我,爲什麼要殺她……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我哆嗦了一下,不敢細想下去。

路過藥店,我想起自己懷孕的那份報告,還是心存疑惑。

之前被帶去警察局的時候,穿的是睡衣。後來那身染血的睡衣就被當做物證留在了警察局,現在我穿的是輔導員後來給我送過來的另一身衣服。

口袋裏殘留着我之前忘記拿走的十幾塊錢,我忍着尷尬去藥店買了根驗孕棒,找廁所親自驗了一回。

看到兩道槓的時候,我覺得整個人生都灰暗了。

奇了怪了,哪來的孩子!

我仔仔細細反反覆覆的將自己這一個多月來的日子全部回想了一遍,沒有任何可以的地方。

每天正常上課吃飯,一個人回宿舍睡覺。唯一的意外,也是我跟人去了一趟古宅……

想起那陰氣森森的古宅,我就覺得不舒服。

有個叫福伯的說,那裏有我親生父母的消息,讓我過去看看我是不是就是他們家老爺夫人要找的人。

這對作爲孤兒的我來說,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在那裏,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而我卻一個人躺在他們家一個廢棄院子的天井裏。

在那裏,我第一次做了那個夢。那男人的側臉,我至今還記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去了院子裏。只記得自己從那裏走出去的時候,在院子外已經圍了一羣的人。

見到我,他們異常震驚。

也許是從沒見過我這麼自來熟,纔來第一天就在別人家院子裏亂逛還睡着了的人吧。

從小到大,沒有父母照顧與保護,我已經受夠了別人的白眼。如今,看到他們眼底藏着的那份厭惡與失望,我尷尬的離開了那裏。

我摸着依舊平坦的小腹,不由得去想,難道那不是一個夢?

因爲不是一個夢,所以他們都知道了我在那裏與那個男人發生了關係,才用那樣的眼神望着我?

似乎,也只能這樣解釋了。

思來想去,我決定再去那裏看一看。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懷孕,那裏是唯一的破綻!

回到宿舍,我們那一層已經因爲唐清澈被殺的案子搬空了,只有我的東西還留在宿舍之中。

當天的血跡已經被清理乾淨了,我強忍着不安走進了自己宿舍中,將自己這些年攢的一點錢全部拿了出來。

正要開門出去,門上猛然探出一張人臉來,正是染血的唐清澈的臉!

她對着我握着門把手的手張嘴就要咬下去,好在我反應快及時躲開了。空氣中傳來她咬空的聲音,那鋒利的牙齒相撞發出響亮的聲音,隨即便是更加滲人的磨牙聲傳來。

我往後退去,唐清澈的臉一步步放大,她居然穿過宿舍的木板門進入了宿舍!

這世上真的有鬼!

我此刻相信的不能再相信了,擡手抓起桌邊的防曬霜就往她臉上丟去,想要阻止她過來。

防曬霜被她一口接下,嘎嘣一聲,居然被她尖銳的牙齒直接咬碎了!

乳白色的防曬霜液體從她的口中留下,又是噁心又是滲人。

“爲什麼要殺我?”她再一次問道。

我心中叫苦連天:“我沒有殺你!”我最多一不小心毀掉了你的身體!你要是在意,我請人幫你把頭縫回去就是了!

“狡辯!”她卻是更加生氣了,擡手便要再次衝向我的脖子。

我已經是退到了牆角,退無可退。眼看她就要衝上來,我感覺小腹上驟然有什麼東西彈出去。

唐清澈的身子被我看不見的東西擊中,遠遠的彈飛出去了。

她從地上爬起來,怨毒又忌憚的望着我的肚子,不甘心的逃走了。

我渾身癱軟倒在地上,很快又回過神來,強迫自己的站起來,磕磕絆絆的就朝宿舍樓外跑去了。

宿舍鬧鬼,還不止一隻鬼!

雖然不知道那隻暗中幫我對付唐清澈的鬼是什麼打算,但是種族都不一樣,能指望對方有多大的善意!說不定是覺得唐清澈是來跟他搶食物的,這才把唐清澈打跑的呢!

我一路狂奔到了警察局,說出了唐清澈是鬼的事,得到了警察們的一衆鬨笑。他們說,建議我去澤雲城市中心的清虛觀看看,求點驅邪的符咒。

去就去!

我現在就信這個了!

然而,才走到清虛觀門口,我的肚子就劇烈的疼了起來。從來沒有這樣疼過,我纔想要走上清虛觀的腳只能收了回來。

捂着肚子走到一邊的長椅上坐下,肚子這才慢慢消停了下去。即使隔着兩層的衣物布料,我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小腹處的冰涼。

那跟唐清澈的屍體是同樣的溫度。

肚子上的疼痛慢慢退去,我再次想要朝清虛觀裏走去,對着卻又再一次疼了起來。等我遠離了清虛觀,又慢慢不疼了。

我試了幾次,都是這樣的結果,慢慢滲出一身冷汗來。

我的肚子不想讓我進入清虛觀……

也就是說,我的肚子有了意識……

聯繫到我懷孕了,這不由得讓我聯想起來是那孩子不想我進入清虛觀。

孩子才一個多月,怎麼可能會有意識!

除非……

我猛然想到變成了鬼的唐清澈,之前在宿舍裏打跑她的,其實不是躲在宿舍的另一隻鬼,而是我的肚子吧!

我肚子裏有鬼!

不……是鬼胎!

陰沉沉的天空之下,我忽然害怕的不知所措。

先是莫名其妙的懷孕了,現在,懷的居然還是鬼胎……

我不甘心。望着清虛觀那重重臺階,愣是咬牙忍着劇痛一步步走了上去。

山門後,信衆們正在燒香求願,我捂着

肚子要往大殿走去,才邁了一步就被迫跪倒在了地上。一點點力氣也沒有了,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小腹處傳來的絞痛。

遠遠的,我聽到一聲嘆息。一道人影從我的眼角處閃過,他走到我身邊蹲下,在我肚子上點了點,肚子上的疼痛慢慢消失了。

周圍原本正擔憂的望着我的信衆彷彿看不到我一般,慢慢又自顧自的走開了。

沒了疼痛,我即將渙散的意識逐漸清晰起來,看見身旁蹲着一個年紀不是很大的男人。

剛剛就是他救的我。

“謝謝……”我道謝,從地上坐起來,聽見他不解的問道:“懷了鬼胎爲什麼要來我清虛觀?”

我的心裏咯噔一聲,居然還真是鬼胎。

看他的模樣,穿着清虛觀的道服,應該是清虛觀的道長,我忙道:“道長,救救我!”

他有些爲難的看着我:“倒不是我不想幫你,只是你這肚子裏的鬼胎,才一個多月就有這麼高深的法力……他爹是誰呀?”

他一臉八卦,和身上那身仙風道骨的道袍極爲不符。

我正在懷疑他是不是騙子,一邊的一個小道童匆匆跑了過來:“觀主觀主,三師兄的桂花糕做好了!”

“我就來!”他一下子來了精神,丟下我就跟着小道童走去了內院。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厚着臉皮也跟了過去。

食堂裏,他正開心的吃着剛出爐的桂花糕。剛剛的小道童見我過去,也給我拿了一塊。

我沒什麼胃口,那個吃貨關觀主吃完了自己手上的,不客氣的把我手上的也拿走,沒幾口就吃完了。

見食堂裏的清虛觀弟子對他都很是尊敬的樣子,我終於相信他就是這裏的觀主了。

只是,沒想到這麼年輕。

等他吃完,我再次懇求他。

他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道:“你肚子裏的鬼胎法力高深,說明他爹法力也絕對不低。冥界我就怕一隻鬼,但孩子應該不會是他的。不過,我現在實在是不想跟冥界的鬼再扯上關係了。”

“道長,你就不想爲民除害嗎!”我問。

他答的飛快:“不想。”

這跟劇本上寫的不一樣!

“我連孩子爹是誰都不知道,這孩子將來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要是出了意外,你就是幫兇!會增加你的罪孽的!”我索性破罐破摔。

他卻是毫不在意的嗤笑一聲:“冥界管誰也管不着我。”

我被氣得不輕,他挑起最後一塊桂花糕慢慢吃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挪到我身邊來,嗅了幾下,皺眉道:“怎麼還真有他的氣息……”

誰的氣息?

我乖乖等着他說出那人的身份,可他皺眉思考了很久,沒有說出那人的名字,反而是一臉興奮的站了起來:“一定是他出軌了!我要去給瞳瞳找證據!”

他在說什麼……

我咋舌,他問我是在哪裏遇到的那隻鬼。我自己也說不清,只能跟他說了關於那宅子的事。

他興沖沖的拉着我就要去那宅子。

我一直以爲像這種道門人士,過的生活都應該是艱苦樸素的,至少應該是規規矩矩的。

可是,當我看到他那輛價值至少百萬的跑車的時候,我覺得我太天真了。

他帶我去那間老宅,我坐在副駕駛上,慢慢了解他叫齊天。至於其他的,他一個字都不說,我只能感受到他渾身都散發着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和幸災樂禍。

難道他認識那隻讓我懷孕的鬼?

我的腦海裏再次閃過只在夢中見過的那個男人的側臉,不知道會不會是他。

懷着忐忑的心,我和他再次站到了那古宅前。

不知道爲什麼,上次來這裏的時候,這裏給我的感覺很不舒服。但是現在再來這裏,這裏的陰氣森森,反而讓我覺得很舒服。

是因爲我懷了鬼胎麼……

我看着這宅子上面寫着的“齊府”兩個字,見齊天皺了下眉頭。

“你認識他們家?”我問。

齊天搖搖頭:“認識倒是不認識,就是他怎麼會和養鬼的混在一起。”

他口中的“他”,到底是誰?

也許是我們在門口站的太久了,裏面有人出來問我們要幹什麼。齊天說明了來意,沒一會兒,我們就被請進去了。

我們被帶到了這宅子裏的客廳,雖然宅子外貌是古代的模樣,但是裏面的裝修倒是時髦,看得出宅子主人很懂享受。

上一次,我被那個叫福伯的也是帶來了這裏。他給我遞了一杯茶,我着急着想得到我父母的消息,就沒多想的喝了。之後的事,我便記不大清了。

如今回想起來,那杯茶裏也許並不乾淨。

想到這裏,他們送上來的茶我不敢再動了。見齊天想喝,我阻止了一下,他卻笑着說沒事。

他自顧自喝完了茶,端起那盤子茶點讓我帶路去找我醒來的那個院子。

好在我方向感還不錯,繞了一會兒後,還是找到了那院子。

這院子還沒走進,就能感受到比別處更加徹骨的寒意。齊天略一皺眉,隨即走了進去。

我忙跟進去,看見他打量着我上次醒來的院子後,冷笑了一聲:“原來是這個打算!”

“什麼打算?”我好奇的問。

他看向我,眼神中露出我從小便見到過的悲憫。然而,他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道:“我幫你將那隻鬼揪出來。”

他開始擺陣,有齊家的人想要來阻止,被他一道黃符貼在腦門上定在了原處。

我們到齊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此刻,他將陣法擺好啓動了陣法,瞬間,我便能感受到這裏陰風陣陣,吹得我格外的不舒服。可是,肚子裏的那個……卻很興奮的樣子。

齊家又來了不少人阻止他,都被他定在了門口。

終於,一道黑影以極快的速度飄落到了他的面前。那人影逐漸清晰起來,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我差點驚訝的叫出聲來。

是那個人!就是我夢中的那個男人!

此刻,他正一臉不爽的瞧着齊天:“喂,叫我來幹什麼?”

齊天卻比他更不爽:“冷墨淵怎麼是你!”

(本章完) 那隻叫冷墨淵的鬼狠狠白了齊天一眼,怒道:“你用我的氣息召喚,來的當然是我!”

齊天一愣,望着那法陣中央的氣息好半天,才帶呆愣楞道:“還真是你的氣息……”神情那叫一個失望。

冷墨淵又白了他一眼,眼角忽而掠過我,停了下來。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來了誰,眼中驟然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悲傷。

見我也盯着他看,他神色如常,語氣漫不經心道:“怎麼還有個活人?陰氣這麼重。”

齊天那失望的臉色又退下去不少,用胳膊捅了下冷墨淵道:“你再仔細看看。”

冷墨淵鄙視過他再次看向我,我對上他的眼神,心臟竟然快速跳躍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