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從這裏往北四五里,有一處洞穴,命爲天猿洞,那洞中生活着一隻老猿,原本是那一帶的山神,自從這混世魔域成爲魔族的地盤,它便常年隱居在那洞中,輕易不再現身。”

聽了楓林老仙所說,肖遙有些驚訝,轉頭看了看阿祁,說道:

“你們猿族膽子蠻大啊,居然還有猿猴敢住在這混世魔域。不過,魔族怎麼就沒把它殺死呢?”

“因爲它有些本事,再加上它從不與魔族作對,所以魔族便任由它在那天猿洞中住着。”

楓林老仙說到這,話鋒一轉,

“水猿大聖算得上猿祖,那猿猴若是見到水猿大聖來了,必定臣服,屆時,幾位上仙便可讓它做嚮導,領你們去找混世魔王。”

“你早說嘛!我們走,先去找這隻猿猴。”

肖遙說着,便欲離開,剛走了沒幾步,又停了下來,乾咳兩聲,衝楓林老仙問道:

“咳咳!那個……,老仙,哪個方向是北呢?”

枯樹上一截枯枝往外延伸出一米有餘,楓林老仙隨即回答:“便是老朽所指的方向。”

肖遙轉頭,順着那截枯枝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那是一片十分險峻的雄山峻嶺,

那座山遠遠望去十分陡峭,想要爬上去,恐怕並非易事。

雖說他們可以御氣飛行,但爲了不過早暴露目標,引起混世魔王的警覺,肖遙決定,便步行前往天猿洞。

告別了楓林老仙,三人朝着天猿洞方向走去。

一路上,肖遙愣是一棵草都沒有瞧見,他不禁嘀咕道:

“這鬼地方,怎麼會草木不生呢?”

阿祁說道:“主人你有所不知,這混世魔域,早已被魔氣滲透,只會有魔物生長,哪裏還會有什麼草木。”

“原來……,等等!你剛剛說什麼?魔物生長?”

肖遙話音剛落,忽然察覺有什麼東西正快速向自己飛近,他扭頭一瞧,不由得大吃一驚,

瑪了個蛋!

居然是一隻蚊子!

那可不是一般的蚊子,而是一隻差不多得有成人腦袋那麼大的巨蚊!

巨蚊的嘴針得有半尺長,就跟一根尖刺似的,這尼瑪要是被它叮上一口,那可就不是撓癢癢能夠解決的了,估計用不了幾分鐘,就能把人的血給吸光!

新婚總裁很勇猛 眼看那隻巨蚊已經飛到跟前,肖遙正欲催動辟邪劍氣將其斬殺,阿祁忽然縱身躍起,一把抓住那隻巨蚊,

隨即一把扯成兩半,居然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肖遙頓時看呆了,

他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怔怔地問道:“臥槽!阿祁你連這玩意兒都不放過?”

“主人,這玩意兒味道好着呢,你要不要嚐嚐。”

“嘗你個頭啊!看着就噁心。”

“主人你嚐嚐嘛,這玩意兒的味道跟龍髓有得……”

阿祁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跟在肖遙身旁的辰月就是一條龍,連忙打住,再一看辰月,正一臉黑線地看着它。

氣氛頓時有點尷尬,爲了緩解氣氛,阿祁將手裏半截巨蚊遞到辰月面前,

“咳咳!那個……,辰月你嚐嚐吧。”

辰月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我沒興趣,你自己吃吧!”

“你怎麼就知道吃呢!行了,說正事,這蚊子怎麼會長這麼大?”

肖遙岔開了話題。

“皆是因爲受到魔氣影響的緣故。”阿祁答道。

肖遙眉頭微微一皺,

“所以,你的意思是普通物種吸入魔氣後,體型會變大?”

“吸入魔氣,有兩種可能,一種便是掛了,一種便是入魔。若是入魔,有可能發生各種意想不到的變化,體型變大,只是其中一種最爲常見的形式而已。”

阿祁正說着,一龐然大物衝出不遠處的海面,掀起巨大的浪花,肖遙立刻扭頭望去,那玩意兒看着像一隻巨蝦。

那巨蝦的體型,看着跟鯨魚有得一比。

阿祁見狀,立刻對肖遙說道:

“主人你看到了沒,那就是吸入了魔氣而變成魔物的魔蝦。”

它說着,舔了舔嘴脣,說道:“魔蝦的腦漿,可是絕世美味呢。”

肖遙一臉黑線,

哎!看來這些看似可怕的魔物,在阿祁眼裏,都是美味食物,不過,如果是吃魔蝦肉的話,老子倒是不介意嚐嚐。

肖遙正琢磨着,忽然感覺地面微微一震。

“什麼情況?該不會是地震吧?”

“主人小心,只怕是這地下潛藏着什麼魔怪。”

肖遙一聽,不敢怠慢,立刻催動辟邪劍氣,並將天煞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很快穿上了天煞戰甲。

這鬼地方簡直兇險重重,還是穿上天煞戰甲安全點。

三人站在原地等待了片刻,並未再有任何動靜傳來,

肖遙運用六耳技能側耳細聽,隱約聽得地下深處有聲響,不過聲音正漸漸遠去。

他小聲說道:

“我怎麼感覺那玩意兒已經走了呢?”

阿祁說道:“應該是走了,但它不會走遠,這魔物很有耐性,咱們既然已經驚動了它,就沒這麼容易脫身。”

“到底是什麼東西?”

肖遙好奇地問道。

“是伏地魔蟲。”

“伏地魔蟲?什麼鬼?”

“伏地魔蟲是一種兇悍的蠕蟲,人間沙漠之中也有,能夠噴射雷電和毒液,名爲死亡之蟲,不過在這魔域,它的體型變大了數百倍,也變得更爲強大。能夠鑽地而行,主人小心一點爲好。”

瑪了個蛋!

這鬼地方當真是危機四伏,居然還有這麼邪乎的玩意兒。 三人繼續往前走去,

由於擔心伏地魔蟲忽然破地而出,肖遙不敢有絲毫大意,他一直運用六耳技能仔細傾聽着周圍的動靜,還好,並未發現任何異常。

往前走了約摸二三裏遠,三人來到了一座陡峭的大山腳下。

根據楓林老仙的指引,翻過這座山,也就到天猿洞了,

肖遙轉頭對阿祁與辰月說道:

“咱這麼走,不知得走到什麼時候,還是御氣飛行得了。”

阿祁正求之不得,立刻說:“主人,咱們早就該御氣飛行了。”

“我是擔心引起混世魔王的注意。”

“要是把那混世魔王引出來更好,本大聖正好讓他嚐嚐厲害。”

“得了吧,引起他的注意,可沒什麼好處!所以,咱們就算御氣飛行,也得多加小心,最好是貼地飛行。”

肖遙說着,又轉頭對辰月說道:“辰月,你儘量不要化身成龍,動靜太大了。”

“是!主人。”

“我們走吧!”

肖遙說着,飛身而起,身體幾乎貼着地面往山上飛去,阿祁與辰月緊隨其後。

三人正往山上飛着,前方忽然一龐然大物破土而出,張開一張無比巨大的嘴巴,朝肖遙咬來,

肖遙一時之間難以躲閃,眼看就要被那張仿若黑洞一般的大嘴吞噬。

阿祁大喊一聲:“主人小心!”

它隨即加快速度,一把將肖遙推飛了出去,而它則已難以避開,那張大嘴一口將它吞噬。

我老婆是大明星 看到阿祁爲了保護自己竟被怪物吞噬,肖遙又驚又怒!

他大聲喝道:“快把阿祁放出來!”

隨即催動辟邪劍氣,對怪物發起了猛攻。

這怪物的模樣,像極了一條無比巨大的蠕蟲,蠕蟲的身體直徑超過三米,究竟有多長,無從知曉,因爲它還有一大截身體埋在地下,但光是伸出來的部分,差不多就有十五六米長。

它的腦袋上頂着一張無比巨大的嘴巴,嘴裏佈滿了成千上萬的尖牙,張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佈滿尖刀的深邃黑洞,彷彿能夠吞噬一切,看上去甚是駭人。

這應該就是阿祁所說的伏地魔蟲,

肖遙原本對伏地魔蟲還有些顧慮,但現在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阿祁救出來!

無數劍氣仿若劍雨一般飛射向伏地魔蟲。

伏地魔蟲身上彷彿披着一層厚厚的硬甲,凌厲的劍氣只是在它身上留下了無數道印痕,但卻並不能對他造成致命傷害。

瑪了個蛋!

看來老子只有召喚劍靈來對付這怪物了。

肖遙正欲召喚辟邪劍靈,伏地魔蟲忽然朝他張開了血盆大嘴。

看到伏地魔蟲的嘴裏出現一團白光,肖遙心裏咯噔一下,他忽然想到,阿祁曾經說過,這玩意兒會噴射閃電。

瑪了個蛋!

它該不會是要噴電了吧!?

肖遙之前被雷電劈過,那種滋味可不好受,他不敢怠慢,急忙運用了遁匿技能。

他的身體就這麼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道耀眼的白色閃電由伏地魔蟲嘴裏噴射而出,不過卻劈了個空。

見自己攻擊的目標竟就這麼消失,伏地魔蟲怔住了。

就在它發愣的工夫,辰月飛到它的跟前,它又來了精神,正欲對辰月發起攻擊,辰月忽然張嘴,朝它噴出了一團柔白透明的龍炎。

伏地魔蟲雖然能夠承受地熱,但哪裏受得了無比炙熱的龍炎。它發出一陣刺耳的怪叫,龐大的身軀立刻往地下縮。

別看這怪物體型龐大,但往地下縮的速度極快,不過一轉眼的工夫,就縮回去了五六米,

已經遁匿的肖遙發現伏地魔蟲想要逃跑,心頭一緊,

瑪了個蛋!

阿祁還在這怪物肚子裏呢! 重生之榮寵嫡妃 要是讓這怪物逃掉,那就別想把阿祁救出來了。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催動辟邪劍靈,

伴隨着金光一閃,一個通體散發着金光的人出現在他面前,正是辟邪!

肖遙急忙衝辟邪喊道:“辟邪!快殺了那怪物。”

辟邪立刻化作一道無比耀眼的光柱,直射向伏地魔蟲,伏地魔蟲被光柱擊中了龐大的身體,再度發出一聲刺耳的怪叫,

不過它並未斃命,反而張開那張無比巨大的嘴巴,噴射出無數道閃電,霎時間,在它身體周圍竟然形成了一個“電網”,保護住了它的身體。

臥了個槽!

這怪物的抗擊打能力未免也太強了吧!

龍炎燒不死,辟邪劍靈也不能將它殺死,這尼瑪到底是什麼個情況啊?

肖遙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伏地魔蟲是生命力最爲頑強的魔物之一,即使身體被斬成數斷,它也依然能夠存活下來,而且就像蚯蚓一樣,每一段都能發展成新的生命體,所以,這些外在傷害並不能將其殺死。”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心裏咯噔一下,

“臥槽!那阿祁不是死定了。”

“那倒不至於,阿祁乃是千古第一奇妖,區區一條魔蟲,還沒辦法將它殺死。”

肖遙心頭一怔,也對啊!

不是說這世上沒什麼力量能將阿祁殺死麼?那現在它被伏地魔蟲吞了又該怎麼辦?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他忽然瞧見,伏地魔蟲的脖子部位竟正迅速膨脹,就像是忽然充氣了一般。

臥槽!?

這怪物難道還會氣功麼?

等等,它該不會是在憋什麼大招吧!

想到這,肖遙急忙大喊:“辰月小心,快……”

他話還沒有說完,便只聽“嘭”的一聲悶響,伏地魔蟲的脖子爆裂開來,霎時間,暗綠色的漿液四處飛濺。 肖遙嚇了一跳,再定眼一瞧,只見一龐然巨猿從伏地魔蟲龐大的身體之中鑽出,

正是已經現出真身的阿祁!

阿祁仰頭髮出一聲震耳咆哮,隨即用雙手拽住伏地魔蟲已經殘缺不全的身體,奮力地往外拔,硬是將整條伏地魔蟲從地底下給拽了出來。

懸浮在半空之中的肖遙終於得以看清楚伏地魔蟲的全貌,

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

這條巨蟲,身長超過二十米,簡直就是一龐然巨物,應該算得上是除遠古巴蛇之外,他所見過的最長的蛇了。

等等!這玩意兒壓根不是蛇,只是一條蟲而已。

瑪了個蛋!

這麼大的蟲,簡直太駭人了。

阿祁憤怒地將伏地魔蟲的腦袋給扯了下來,不過伏地魔蟲非但沒死,還在奮力扭動這身體。

這怪物的生命力,當真不是一般的頑強。

全面攻略 肖遙愣了片刻回過神來,立刻運用意念催動辟邪劍靈,辟邪劍靈化作一道耀眼金光,將伏地魔蟲的肚皮從頭到腳劈開了來。

這邪乎玩意兒既然跟蚯蚓一樣,斬斷後還能活,那便只能用殺死蚯蚓的方式,來一招開膛破肚,將它殺死。

伏地魔蟲的內臟從身體內流淌出來,散發出極其難聞的惡臭,

不過,它仍未斃命,龐大身軀還在扭動着,只是貌似比之前已經弱了許多。

辰月飛到它身體上方,對着它的身體噴射出一道道龍炎,很快,它的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

它終於停止了掙扎,並漸漸化作了一堆烏黑的焦炭。

這時,肖遙耳畔傳來了系統提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