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裏本來就有一個地下室,但是沒現在這麼大,十年前你爺爺要用,就把它擴建成現在的規模,而且加了精密機關。”奶奶說。

我詫異道:“那一直沒人發現?”

奶奶看了我一眼,反問道:“老公館是文物保護單位,周圍以及地上地下都不能動,誰能發現這裏?”

我說:“要是政府取消了它的文物保護資質,豈不是會被人發現?”

奶奶冷笑道:“即便是那樣,不懂這裏開啓機關的人也難以發現這地府,強行挖掘,破壞了機關,立即會引起坍塌,觸動風水地氣,引發封印術、僞禁制術、小奴役術失效,地獄之牢也將會隨之消失,別人仍然不會發現這裏別有洞天,最多是猜測這裏有個地下室,可地下室裏沒什麼又奇特的東西,被人發現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也是你爺爺事先設計好的。”

我點了點頭,心想爺爺既然號稱“神算”,那自然是算無遺策。

這地府的面積也不小,幾乎和門樓的面積一樣,裏面別的東西不多,盆盆罐罐特別多,我隨意去看了一下,只見那些盆盆罐罐裏都是一些灰燼,聞着有一股焚香之後的味道。

想必這些就是當年爺爺施展各種法術所用到的輔助工具吧。

看過地下之後,我又仰面望去,只見地府的頂上懸掛着一個足球大小的鈴鐺,通體紫色,乃是以紅銅鑄就,這個鈴鐺在道家裏又被稱爲帝鍾,是用來輔助改變風水格局的。

除了這些東西,我環顧四周,發現牆壁上空無一物。

這就是圈養地獄神獸的地方?

我這麼一看之下,不禁有些失望,我總感覺它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至於它應該是什麼樣子,我又說不清,但至少它應該壯觀一些、陰森一些、霸氣一些,讓人一看就會悚然動容,心生害怕,那才符合一般人的審美體驗。

奶奶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她說:“大巧似拙,越是神奇的法術,表面上看起來其實越是簡樸,就像那些世外高人一樣,越是出衆,反而越是普通,施展大法術,並不需要什麼華麗的場所,那要看施術者的實力。”

我略有些慚愧地點點頭,然後信步走到那個貔貅雕像旁,這個貔貅比老公館門外的貔貅石像造的更加逼真,一顆大如斗的龍頭猙獰可怕,兩隻尖角聳立,一雙突眼圓睜,似乎要把眼珠子給冒出來一樣,一對獠牙長如象齒,身體闊長如駿馬,其勢若雄獅,周身體毛也像真的一樣,根根豎起,還有長鬃捲起,更爲奇特的是,這個石像的兩脅處還各有一小短翅。

奶奶見我端詳那貔貅石像,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她道:“小心一點,不要碰傷了自己。”

“知道了。”我隨口說道,心想自己都是二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哪那麼容易碰傷。奶奶也真是的,還把我當成三歲小孩子。

我依舊端詳着那貔貅像,“這個造的真好看,好威武!”我嘖嘖嘆道。

看着看着,我忽然瞥見它的額頭上有一個如同六瓣雪花似的紅色標記,在整個貔貅石像上十分醒目,我忍不住去撫摸了一把,然後發現那標記是刻上去的,還有凹槽。

這個標記是幹什麼用的?我不記得貔貅身上長的有這種東西啊,而且我所見過的所有的貔貅像上都沒有這種東西。

我盯着那雕像看了半晌,看着看着,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出現了,我覺得這貔貅好像隨時都能復活一樣,甚至能一口咬到我。

越這麼想,我越是害怕,我便退得遠了一些,回頭去看奶奶。

奶奶一直在擺置東西,她帶了一大袋東西,雜七雜八什麼都有,她燒一會兒符紙,點幾柱香,還在地上畫一些奇形怪狀的圖案,然後滴上用硃砂、爐灰、雞血攪拌而成的混合物,有時候還盤坐成一團,雙手捏訣,兩眼微閉,嘴裏唸唸有詞,忙的不亦樂乎。

我心中暗道:奶奶一個老年婦女,在這裏尚且不害怕,從容自如,我一個男子漢居然被石像嚇到了,真是丟人現眼。

爲了給自己壯壯膽,我上前拍了那貔貅石像的身體一把,然後笑道:“一個石像還能把咱嚇着了?”

拍了貔貅像一把後,我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好像暗中有什麼東西在盯着我看似的,那是一種出於對危險的本能反應,我下意識地往貔貅石像的肚子下面瞟了一眼,然後赫然發現了那裏有兩點黃色的光芒!

“呀!”我不由自主地驚叫了一聲,連忙後退,後退中,我還不忘拿着手電筒亂照,只見那兩道黃色光芒也慢慢地從貔貅石像肚子下面移動了出來,我這才發現,那原來是一雙動物的眼睛,就長在一個爬行動物的臉上! 待看清那爬出來的動物之後,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氣,手一哆嗦,手電筒差點掉在地上,這不是鱷魚嗎?還是一條半丈長的大鱷魚!

只見它全身覆蓋着層層甲片,完全皮革質化,背部一片暗紅之色,腹部呈灰白之態,四肢短小,尾巴長扁,一張大嘴短而鈍圓,鼻孔外翻,雙眼暴突,兩道幽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邪惡無比。

奶奶不是說在這地下沒有別的生物存在嗎,怎麼會有這麼一條鱷魚?

我扭頭要叫奶奶,那鱷魚忽然血口大張,我驚叫一聲,連滾帶爬地往回跑,只聽得身後“啵”的一聲,我頭頂上頓時簌簌的落下土塊,我心驚膽戰地仰面一看,只見頭頂的土層居然凹陷了一個大洞!

我額頭上的冷汗頓時涔涔流下,後背也是一片麻涼,這是那鱷魚的傑作?這要是打在我的頭上,那還得了!

“快趴下!”

我正在慌亂,只聽的奶奶一聲大喊,我來不及細想,立即臥倒,只聽腦後又是“啵”的一聲,一道強大的氣流貼着我的後背而去,陰冷到了極致,我在那一瞬間只覺得整個身體都要被凍僵了!

“媽呀!”

我拖着瑟瑟發抖的雙腿沒命地在地上翻滾,手電筒早已失落,但我也顧不上了,現在只想着能給那鱷魚造成目標混亂,不能攻擊的效果。

“地鼉龍?呀!元方,往左滾!”

我頓時拼命往左滾動,於此同時,“啵”的一聲,我剛纔躺的地上已然陷出了一個大洞!

再次躲過一劫,我冷汗直流,心慌意亂的我稍稍平靜一點,想起剛纔的聲音,說這鱷魚是“地鼉龍”,我又是一驚,地鼉龍在《義山公錄?邪篇》裏有記載,它和山魈一樣,屬於這世界上十分少見但是卻詭異厲害的怪物!

地鼉龍,性至陰,畏陽光、烈火等至陽至熱之物,一般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常年不見陽光之處,而且喜歡鑽進土層之中,類似穿山甲,子夜方出,對星月吸食陰氣,養其精魂,修煉到一定程度,能含氣噴人,中者立斃,無可救藥!

地鼉龍的體貌特徵與鱷魚,尤其是揚子鱷十分相似,但是兩者最大的區別就是,揚子鱷是兩棲動物,地鼉龍卻只能生活在陸地,不能下水。

因此,揚子鱷腳趾間有蹼,而地鼉龍的腳趾間沒有蹼,且四爪鋒利尖銳,善於鑽石、入地、挖穴、取洞。

按照書中所說,地鼉龍一般生活在深山老林之中,極少有出現在人羣密集之處,更不用說出現在市井之中了,但是這老公館地下的地府之中居然也出現了一隻,實在是令人驚詫。

但我也因此而釋然,原來是地鼉龍!怪不得如此厲害!

哎,不對啊,剛纔讓我往左滾的那個聲音好像不是奶奶的,是個男人的,好像是老爸!

一想到老爸在此,我立即渾身充滿了力量,從地上一躍而起,果然看見老爸站在不遠處,奶奶在他身旁,而那條地鼉龍距離我只有一丈多地,正勾頭去看老爸,此時此刻,它的注意力已被老爸吸引了過去,因爲老爸手裏拿着一個手電筒正在那地鼉龍臉上晃動。

我驚喜萬分,雖然不知道老爸是如何到了這裏,但今天肯定是有救了!

我正要說話,老爸打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我不要說話,我連忙閉嘴。

只見那地鼉龍慢慢轉過身子,兩隻黃色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爸,然後嘴忽然張開,它又要攻擊了!我不禁滿心緊張,爲老爸暗捏一把冷汗。

果然,只聽“啵”的一聲,那地鼉龍嘴裏如同子彈出膛一樣噴出一團直徑在一尺左右的濃黑色氣層,撕扯着空氣,狀若流星般朝老爸胸膛打去,好厲害的招數!

只見老爸右腳往斜後方一滑,整個身體在劃了一個扇形的同時,立即仰了下去,那團黑色氣層頓時落了空,呼嘯着打在了老爸身後的土牆上,一時間土屑紛飛,坑洞立現!

這是個會吐“空氣炮”的怪物!我暗暗咂舌。

那地鼉龍一擊不中,腹部慢慢鼓了起來,背部也一凸一凹,有規律地抖動着,這明顯是在積蓄能量,準備着下一次攻擊!

只見老爸猛然站直,縱身一躍,跳在半空,雙手齊出,大喝一聲:“着!”

頓時,一陣暗器破空之聲響起,“嗤、嗤、嗤、嗤”!四支飛芒一點不落的全部打在那地鼉龍的頭上,然後又被彈開,落在地上,發出了輕微的響聲,燭光照耀處,我看見那是四枚大鐵釘。

這地鼉龍皮肉極其堅硬,以老爸強悍的力量,居然難以刺穿!

但即便如此,那地鼉龍也十分吃痛,身體扭動翻滾,怪吼連連,猶如牛叫,沉悶無比,十分瘮人!

那地鼉龍叫了幾聲,然後兩隻前足迅速地揮動起來,只見地上土屑石塊紛飛,很快出現了一個土坑,那地鼉龍居然在挖洞。

它是要藏起來嗎?我疑惑地想。

老爸也有些茫然地看着,一時間沒有動。

“不好!它好像是想鑽行地下,然後偷襲我們!”奶奶忽然叫道。

老爸聞言,臉色驀地一變,再看那地鼉龍時,已然鑽進了地下,其速度之快,當真是匪夷所思,令人駭然!

“元方,你和你奶奶先上去!”老爸對我和奶奶說道。

奶奶道:“方方,你去爬到樓梯上。”

我連忙往樓梯處跑去,爬了幾階之後,發現奶奶無動於衷,我不由得問道:“你呢?”

奶奶道:“我不用,地鼉龍最恨的是陽剛之氣旺盛之物,我是老陰之身,一般情況下,地鼉龍不會主動攻擊我,你老爸最危險!”

老爸目不轉睛地盯着地面,生怕錯過一點風吹草動。

只是蠟燭並不十分明亮,那些細微之處的變化,老爸看得清嗎?

忽然間,老爸大喝一聲:“看見了!”說着,老爸縱身跳起,掠在半空,然後忽然止住,使出一個“千斤墜”的功夫來,猛然落地,“砰然”一聲,將那地面踩得凹陷了下去。

在這一瞬間,我看見老爸腳下附近,泥土突然有些異動,接着便又重歸於平靜了。是那地鼉龍在奔走!

老爸站在那裏,一邊細看,一邊用耳朵細聽,我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出。

就在大家都提防着那地鼉龍時,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忽然響起,我不由得一愣,循聲看去,只見那貔貅像的肚子下面,又鑽出幾隻地鼉龍來!

我心底一沉,暗道:這下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就在大家都提防着那地鼉龍時,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忽然響起,我不由得一愣,循聲看去,只見那貔貅像的肚子下面,又鑽出幾隻地鼉龍來!

我心底一沉,暗道:這下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不過等那些地鼉龍完全爬出來後,我才發現,它們個頭都很小,還不足剛纔那隻大地鼉龍的四分之一。

是它的小崽子嗎?我暗想。

老爸也盯着那些小地鼉龍看,沒料到其身後的土層猛然破開,那隻大地鼉龍的醜露腦袋閃着兩道黃色邪光伸了出來,老爸似乎是覺察到了身後的異動,急忙轉身,就在同一時間,那地鼉龍忽然從土堆裏縱出,整個身體在空中猶如螺旋槳一樣高速旋轉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向老爸的小腹。

鱷魚好像也會這種招數!這種招數下產生的力道極大!再加上那地鼉龍的皮甲厚重,它距離老爸的位置又近,這要是擊中了,後果不堪設想!

“小心啊,老爸!”我忍不住大叫一聲,只見老爸無法躲避,而是伸出右腳,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蹭着地鼉龍那旋轉的身子,然後單手撐地,使了個微折腰的身法,那地鼉龍頓時變了方向,飛奔到了一旁的牆壁上,“嘭”的一聲,整個身體都鑽了進去,可見力道之大,破壞力之強!

老爸不去理會它,而是轉身奔向那些小地鼉龍,小地鼉龍總共有三隻,看見老爸過去,都張開嘴,“啵”、“啵”、“啵”的吐起黑色氣炮來,老爸渾不當一回事,連連揮掌,打出一陣疾風,將那些黑色氣炮登時打散。

老爸上去,右腳連出,將三隻小地鼉龍盡皆踢翻,然後踏住其中一隻地鼉龍的肚子,讓它掙扎不起來。老爸又俯身撿起那兩隻小地鼉龍,兩手各抓一隻,都捏着脖子,然後等着那隻大地鼉龍出來。

那隻大地鼉龍從牆壁上鑽出來後,一眼便看見自己的孩子被敵人擒到了,登時大怒,狂吼一聲,就要衝上來,老爸腳上用力,地上那隻小地鼉龍立時哀鳴一聲,大地鼉龍瞬間不敢動了。

它看看地上的小地鼉龍,又看了看老爸手裏提的兩隻,黃眼睛閃了幾閃,然後低聲叫了幾聲,頭不住地上下晃動,似乎是在求饒一般。

癡心尋夫路 ¤ ttκд n¤ ¢O

老爸看見,便努着嘴指了指那貔貅像的肚子下面,意思是讓它回老窩去,不能再出來,那地鼉龍立即怪叫着晃腦袋,表示自己懂了。

老爸點了點頭,擡起腳,放了地上的那隻小地鼉龍,俯下身子,又把手裏的兩隻放了。

三隻小地鼉龍哀鳴着快速跑到大地鼉龍那裏,使勁地蹭了起來,似乎是想鑽到大地鼉龍身下。

大地鼉龍叫了幾聲之後,帶着小地鼉龍轉身就走,笨拙但是卻速度不慢地重新爬回那貔貅石像的肚子下面,消失不見。 地鼉龍消失不見,我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正要問老爸是怎麼來的,便聽見奶奶口氣不悅地說:“你怎麼來了?”

老爸說:“早上元方去找你,許久不回,我本來就有些擔心,後來又看見你們去公路等車,便悄悄地跟來了。”

原來之前我經過家門前的那條路時,那一閃而逝的身影並非我的錯覺。

龍珠之武天宗師 “方方來找我,你有什麼不放心的?”奶奶更加不悅。

老爸尷尬地說:“我的意思是怕元方不懂事,會惹您生氣。”

奶奶“哼”了一聲道:“方方比你懂事的多!不像你,跟蹤你老孃!我問你,你是怎麼知道這老公館的機關的?”

老爸嚅囁道:“那個,我是,我是……”

奶奶呵斥道:“不要支支吾吾的!”

老爸趕緊說:“我剛纔趴在外面的門縫裏看見您開機關的步驟了,所以就記了下來。”

“好你個兔崽子!”奶奶罵了一聲,老爸立即畏懼地縮了一下脖子,看上去像個犯錯誤的小孩兒,十分可憐。奶奶冷聲道:“你現在果然武功高的多了啊,我也算是老了,耳不聰目不明瞭,你跟蹤了我一路,我居然沒有發現!嗯?”

我暗道:“您老連我的腳步聲都聽不見,還指望能發現刻意跟蹤您的老爸?”

“你是不是想阻止我們的行動?”奶奶聲色俱厲道。

老爸趕緊搖頭,道:“不是。”

奶奶緊接着問道:“那你要幹什麼?”

老爸嚥了口唾沫,然後低聲道:“我也是怕你們下來有危險,你看剛纔不是地鼉龍……”

“少廢話!”奶奶立即打斷老爸的話道:“全世界就你本事大!沒有你我就會出事?方方跟我在一起安全的很!”

“是是是!”老爸連連點頭。

我心中頓時對奶奶的行爲十分不以爲然,也因此而覺得奶奶是個不靠譜的老年婦女,她先是說這地府中有地獄神獸貔貅,結果啥都沒有,只有一個貔貅石像;她又說因爲有貔貅,所以地府中不會有別的生物存在,結果出來了一個地鼉龍,不單單是生物,而且還是致命的大型生物,更重要的是它還差點要了我的小命。最後,老爸好不容易陰差陽錯地出現,救了我們這兩個老弱,奶奶居然一臉不情願,還說什麼“方方跟我在一起安全的很”,要是老爸不出現,現在我們兩個肯定被那地鼉龍用氣炮噴死了。

人老了就是容易犯糊塗啊,我在心中感慨一聲。

爲了打破這頗爲尷尬的局面,救老爸於水火之中,我乾咳了兩聲,道:“奶奶,老爸都四十來歲的人了,您就少說兩句吧。”

奶奶翻翻白眼,道:“他就算八十歲了,照樣是我兒子,我想說就說,想打就打,他還能怎樣?”

霸氣!我心中暗暗嘆道,但是嘴上卻轉換話題道:“奶奶呀,你不是說這地府中不會有別的生物出現嗎?那這裏怎麼會有地鼉龍?”

奶奶對老爸“哼”了一聲,然後向我解釋道:“地鼉龍是至陰之物,喜食陰氣,必定是這裏的地龍之井吸引了它,因此它便鑽行至此,棲居在地龍之井附近,日夜吸食那裏的陰氣,進行修煉。我們剛纔下來地府,點了蠟燭,讓這地府中有了光亮,因此驚擾了地鼉龍,那地鼉龍最恨有人擾它修煉,也害怕別人與它爭搶地龍之井,於是便出來襲擊咱們。我本來能想到這一層,但是地鼉龍是罕見之物,我一輩子也就見過一次,因此下來之後,也沒想起這一茬。其實,貔貅號稱地獄神獸,來自地府,雖然厲害,能鎮得住尋常的動物,但這地鼉龍卻也不是尋常之物,它本就是至陰至兇的怪獸,哪裏會畏懼貔貅?”

我“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可是說了半天,那地龍之井在哪裏?”

奶奶說:“就在貔貅肚子下面,你剛纔在那裏沒有看見?那兒有一個洞口,湊上去看的話,會感覺到徹骨奇寒。”

我恍然道:“原來就在那裏,怪不得剛纔我站在那裏時,更覺寒冷。不過,我還沒來得及細看,地鼉龍就出來了。”

奶奶道:“地鼉龍雖然兇悍,但是卻謹慎多疑,又愛護幼崽,受到攻擊,吃了大虧,不會再出來了。”

我心有餘悸地看了看那貔貅石像的腹下,本來不想過去,但是心中對地龍之井實在是無比好奇,於是我只好壯着膽子走了過去。

老爸急忙跟着我過來。

走到石像旁邊,我看了一眼貔貅腹下的那個黑洞,仔細觀察之下,果然能看到一股隱隱有形的白氣裊裊上升,我嘖嘖稱奇,伸出一個手指湊了上去,頓時感到一陣奇寒,渾身冰冷,如同把手伸進了冰窟一樣。

我把手縮了回來,心中對地龍之井大感不可思議。

不料那白氣在我的手指抽出之後,忽然消失,不再上升,我正感覺奇怪,旁邊的奶奶大喝一聲:“不好,快閃開!”

我一愣神,老爸立即伸手抓我,但是卻已經晚了,那黑洞中忽然冒起一股淡綠色的氣體,迅速鑽進我的鼻子,我毫無防備的吸了一口,沒有感覺到什麼味道,但是恍惚間,我卻開始頭暈目眩起來了,我晃着身子準備往回走,眼前卻朦朦朧朧,眼皮沉重的很,一個堅持不住,就會閉上。

老爸將我凌空抓起,快速退到兩丈開外之地,那淡綠色的氣體才慢慢消失,而我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很快就不省人事。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又悠悠醒來,迷迷糊糊中看見老爸一臉關切的樣子,老爸見我醒來,驚喜道:“醒了!”

奶奶蹲在一旁說:“也應該醒了。”

我晃晃頭,感覺嘴裏一陣苦澀,便砸了砸舌頭,道:“剛纔怎麼回事?”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又悠悠醒來,迷迷糊糊中看見老爸一臉關切的樣子,老爸見我醒來,驚喜道:“醒了!”

奶奶蹲在一旁說:“也應該醒了。”

我晃晃頭,感覺嘴裏一陣苦澀,便砸了砸舌頭,道:“剛纔怎麼回事?”

奶奶道:“地龍之井的地陰之氣久未遇到生人陽氣,驀然遭遇,就會有抵禦對抗的反應,那淡綠色的氣體是地龍之井從土層之中抽取的屍氣,常人聞到,輕則昏迷不醒,重則大病,甚至身亡!地龍之井中的屍氣更是非同小可!幸好你是純陽至剛之體,天生對屍氣有剋制作用,你老子的手也快,救你救的及時,而且來之前,我帶的有火元丹,給你喂服了一顆,不然你今天就有好日子過嘍。”

“好厲害!”我暗暗咂舌。

“好了,我準備的差不多了,咱們開始吧。”奶奶對我說道,然後對老爸說:“你去站到一邊,別打擾到我們。”

老爸把我扶起來,然後順從地站到了一邊。

我疑惑地問了一句:“奶奶,現在就要開始行動?”

“嗯。”奶奶淡淡道。

“給我換陰陽眼?”我仍然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是。”奶奶波瀾不驚。

“啥?你要給元方換陰陽眼?爲什麼?”老爸滿臉驚詫地問。

“你給我滾到一邊去!”奶奶不耐煩地說:“你要是能幫老陳家找到《神相天書》我就不給元方換陰陽眼。你能不能?”

“可元方還是個孩子啊!”老爸急切道。

“他已經二十歲了!無論是在以前還是現在,都已經成年了!家族的重任他必須承擔一些!”奶奶語氣強硬。

老爸道:“他可以承擔責任,但是卻不必要換陰陽眼。他好不容易撿了好時辰,生了一副奇骨之相,能避開那些髒東西,你現在給他換上陰陽眼……”

奶奶毫不客氣地打斷老爸的話道:“你打住!能看到髒東西又怎麼了?這世界上能看到那些髒東西的人多了,身體弱的,精神弱的,八字背的,面相、手相、骨相賤的人都有可能看見那些東西,怎麼,這些人就該不活了嗎?”

“可元方的本事太差,這件事堅決不行,我是他父親,我有權決定這件事!”老爸的語氣強硬起來。

“首先,元方已經成年了,不需要你爲他做決定;其次,他雖然是你的兒子,但也是陳家的子孫!”奶奶也動真氣了。

老爸一怔,嘴脣抽搐了一陣,然後道:“我是現在麻衣陳家的族長,我有權決定本族內一切與家族利益有關的事務,包括涉及到本族人員人身安全方面的事務。”

我和奶奶頓時驚住了,老爸這句話說出來,就等同於下命令了,奶奶雖然是老爸的母親,但是卻也是族中成員,老爸的話對她同樣有約束力。

“哈哈哈哈……”奶奶顯然是極其憤怒,怒極反笑,“好好好,陳弘道,幾十年了,只有今天,你讓我刮目相看,是個有血性的男子漢!你如果不說,我都險些忘了你是陳家的族長!既然你以族長的身份來命令我,我也無話可說,無可反駁,但是有句話我必須說清楚,當年你父親用了‘血繼術’抽取了地獄神獸貔貅之運,移其一道給了元方,也就是說元方體內有貔貅的氣運,而貔貅體內有元方的血元!這你可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