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二十個心理學家坐在後面的大巴車裏,嚴陣以待。

白魅一下車就皺了皺眉:“把所有的學生都集中到一起……”

“不對!”釋彌夜緊跟着開口,“按照班級分好吧!”

她看了白魅一眼,意思是那麼多人,你能行?

白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邊也默許了她的提議。

不到二十分鐘,就有武警戰士過來報告了。

“所有的班級都集合好了!”

宋宸雲點點頭,才又帶着白魅和釋彌夜往學生集合地走去。

比起甲乙高中,清平中學要小得多,單單是高一一個年級都快要把清平中學的教室站滿了,所以高二和高三的學生就只能分開站在兩個‘操’場裏。

白魅的動作很快,不過十分鐘,他就把高三所有人的記憶給消除了。

釋彌夜看着白魅有些發白的臉‘色’,不免有些擔心了:“白魅,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白魅一把就抓過了釋彌夜的手。

又是那種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的感覺,不過這一次白魅很知道節制,只是狠狠的一下,就把釋彌夜鬆開了。

饒是如此,釋彌夜還是頭昏眼‘花’的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倒。

宋宸雲一把扶住了她,一臉的詫異:“這是怎麼了?”

“沒事。”釋彌夜重重的吐了口氣,“現在去高二那邊吧!”

“這邊去後面足球場要經過教學樓,還是先去高一吧!”

高一比較麻煩,需要一個教室一個教室的去,但是也正是因爲如此,白魅到也覺得輕鬆了不少。

等把所有師生的記憶都消除了,白魅終究還是有些疲乏,回到車裏就靠在椅背上養神。

南宮叡倒是跟着出來了,此刻一臉的鬱悶。

宋宸雲倒是去那個臨時辦事處晃悠了一圈,回來就帶回來了一個消息。

由於甲乙高中地陷坍塌嚴重,所有學生明天全部放假回家,等十二月十日再返校。鑑於甲乙高中的重建要用很多時間,所以返校之後的學生將會分散在幾個初中裏面,等到甲乙高中重建完畢,再返回甲乙高中。

“分散到初中裏面?”釋彌夜一怔。

“教育局的人是這麼安排的。”宋宸雲點點頭,“桐明縣七八個初中,還有一個普通高中呢!”

“可是住宿安排呢?”

“所以在這十多天裏,我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桐明縣的各個學校安排安排臨時的住房。”宋宸雲看了一眼顯得有些‘陰’森的清平中學,“高二學部,就分在了這清平中學。”

“這裏?”釋彌夜沒有一皺,“那我們的那些東西呢?”

“書本桌椅之類的東西,我們會派人運送過來。生活用品就沒有辦法了。”宋宸雲一攤手,“不過甲乙高中將會被封閉起來,東西倒是不會丟失的。”

釋彌夜又皺了皺眉:“那南界鎮的那些人呢?”

“明天早上將會安排他們統一回去。”

釋彌夜嘆了口氣。這次那魑尊鬧出了這樣的事情,倒是打‘亂’了她的計劃——說的十二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去夏然然家裏吃飯的。

“算了,我們先會回去吧!”釋彌夜坐到了白魅身邊,“宋警官,這邊的信號屏蔽要到什麼時候?我要打電話。”

“今晚就可以撤掉了。”宋宸雲坐進了駕駛座,“現在你們還是回甲乙高中?”

“當然要回去。就算是封鎖,陳老師他們還在裏面。”

宋宸雲點點頭,發動了汽車。

回到甲乙高中,把教育局的安排給佳沫兒他們說了,釋彌夜才又掏出手機:“我得給夏叔叔他們打個電話,等他們回來了,後天我們就去他們那裏。”

“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寧願早去也不要晚去。”佳沫兒立刻贊同,“不過潘錦繡和龍錚呢?剛剛你們怎麼沒有把他們也帶回來?”

南宮叡立刻開口:“潘錦繡我覺得還是不要讓她跟着來……至於龍錚,我倒是覺得昨天的情況給他的心裏留下了不小的‘陰’影吧,所以他也被留下了。”

釋彌夜剛想說什麼,手機卻滴溜溜的響了起來。

有信號了?釋彌夜磨出來一看,卻是劉安娜。

“媽……”

釋彌夜話才一開口,劉安娜那帶着哭腔的聲音就傳來了:“小夜……我的小夜!還好你沒事……我打了兩天的電話,一直都不通……昨晚的新聞說甲乙高中地陷非常嚴重,還有幾個學生不行喪命……你嚇死媽媽了!”

釋彌夜心裏一酸,趕緊開口安慰:“媽媽,我沒事。後天下午我就回白原市了。你呢?你最近還好嗎?”

“我好好的呢!”劉安娜抹了把眼淚,“只要小夜你沒事就好。”

釋彌夜又安慰的幾句,總算是讓劉安娜止住了眼淚。

電話纔剛掛斷,釋行龍的電話又打進來了。

“寶貝‘女’兒,你沒事吧!”釋行龍的話裏滿是緊張,“聽說甲乙高中出了大事情了!新聞上說是地陷,可是據說沒有那麼簡單!我打了你好久的電話了,一直打不通!剛剛好不容易打通了,又是正在通話中……”

“爸爸,我沒事了。”釋彌夜的眉頭皺了皺,“爸爸,你沒在家裏?”

“我在外面吃飯……”

“爸爸,半個多月前我給你打了電話,後來你怎麼沒有回我?”

釋行龍一怔:“給我打電話的?什麼時候?”

“你陪王美娟去產檢的時候。”釋彌夜面無表情,“是王美娟接的電話。”

釋行龍立刻尷尬起來:“那個,小夜,可能是你王阿姨後來忘記告訴我了……對了,小夜啊,再等幾個月,你就要添個弟弟了!”

釋彌夜並沒有什麼開心的情緒:“是嗎?對了爸爸,後天晚上我就到家了。我希望回家之後可以見到你。”

“乖‘女’這話說的……”釋行龍輕咳了一聲,“後天我叫老黃去車站接你。然後叫你媽給你燒好吃的!”

“嗯。那就這樣,爸爸你自己多注意身體。”釋彌夜想了想,還是開口了,“爸爸,我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麼,但是不管做了什麼,都記得不要被人把小辮子抓住了。”

她沒有辦法對釋行龍說上面要開始查白原市的大小官員了,只能隱晦的提醒釋行龍。

“哎呀!寶貝‘女’兒,你爸爸我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那就好。那爸爸再見。”

掛了電話,釋彌夜才又給夏然然的爸爸打了電話。

夏國雄很是擔心釋彌夜他們,連問了幾遍他們有沒有事情之後,才約定好後天中午過去吃午飯。

電話才一掛斷,潘錦繡的電話又打進來了。

孫安琪坐在沙發上撇嘴:“你還真是忙啊!”

“我說你這語氣怎麼這麼酸溜溜的。”佳沫兒一攤手,“其實你是羨慕嫉妒恨吧!你的事情,我可是很清楚哦!”

“切!誰羨慕她了!”孫安琪把頭撇到了一邊。

“小夜,你在哪裏啊?”電話一接通,潘錦繡就立刻跟倒豆子一樣噼裏啪啦的問開了,“我就去上了個廁所,誰知道出來的時候就地陷了,後來就跟着趙老師他們轉移了……可是我怎麼找都沒找到你啊!你去哪裏了?還有佳沫兒他們呢?”

釋彌夜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是這樣的,錦繡,你去上廁所的時候,陳老師說有事,就把我們幾個給叫走了,我們是後面才知道地陷的,那個時候你們已經撤走了。”

“那你沒什麼事情吧!”潘錦繡還是很擔心,“佳沫兒和陳老師他們沒事吧!”

“沒事,都沒事!”釋彌夜微微一笑,“對了,你明天就先回家,後天上午再來南界鎮,我們一起去夏叔叔家裏吃飯。”

“好。我心裏也記掛着這件事情呢!那我就去跟龍錚說說了。”

跟潘錦繡閒扯了幾句,釋彌夜才又掛了電話。

“明天怎麼辦?”把手機丟到夜晝裏,釋彌夜才又看向了陳琛,“甲乙高中要封鎖。”

“我回自己家裏去,就不攙和你們的那個什麼行動了。”陳琛猶豫了一下,又看向了管着的房‘門’——白魅回來之後,又去睡覺了,“白魅倒是不必管他。只是狐翛翛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我還是有些擔心。”

“應該沒事的吧!”釋彌夜也皺了皺眉,“雖然在白魅面前狐翛翛看起來比較弱,但是她畢竟是個妖‘精’,怎麼也有自保能力。”

陳琛嘆了口氣:“那今晚怎麼辦?”

釋彌夜歪着頭想了想:“我可以把白魅拖走,陳老師你個佳沫兒就睡‘牀’,唐海桐就和南宮叡睡沙發好了。”

“那就這樣吧!”陳琛點了點頭。

孫安琪的嘴角‘抽’了‘抽’:“那我呢?”

“麻煩你不要變成實體……然後隨便找個旮旯角睡就可以了!”釋彌夜一攤手。

“你才睡旮旯角呢!”孫安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釋彌夜站起來,輕輕的走到那邊的房‘門’邊打開了‘門’。

白魅睡在‘牀’上,似乎是的確是被累到了,所以就連釋彌夜到了‘牀’邊都沒有發現。

“白魅?”釋彌夜輕聲的叫了一聲。

白魅沒有反應。

“該不會是妖力使用過度所以枯竭而死了吧!”釋彌夜自言自語。

“你才死了!”白魅懶洋洋的睜開了眼睛,“幹嘛?”

“去夜晝。”

“就算是夜晝也沒有辦法恢復妖力……它只能補充靈力而已。”

釋彌夜很爽快的扯住他:“你以爲我是爲了讓你恢復妖力嗎?只是陳老師這裏住不下而已!”

白魅臉黑了黑。

一進夜晝,釋彌夜立刻就趴到了她的大‘牀’上:“今晚,我堅決要睡‘牀’。”

白魅懶得理她,身形一動,一隻巨大的白‘色’狐狸就出現了。

它打了個呵欠,趴在了地毯上。 “這麼大一隻狐狸,扒了皮做狐裘的話,不知道能做多少件呢!”釋彌夜撇撇嘴,毫不留情的挖苦,“還是自帶‘花’紋的,純天然的,不用染‘色’!”

見白魅完全沒有理會她的意思,釋彌夜坐了起來,認真的看着白魅:“白魅,你身上這紋路到底是怎麼回事?”

“火紋。”白魅懶洋洋的開口。

“火紋是什麼?”

“你管不着。”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她並不是很想管白魅的事情,只是當時夙隱的那個態度說明白魅的實力跟它身上的這個火紋有關係。

釋彌夜其實心裏很矛盾,她一方面希望白魅的實力不要那麼強,以便以後她真的跟白魅對立起來的時候還有一點獲勝的希望。

可是她一想到甲乙高中地底下的這個大傢伙,心裏又希望白魅能更強一些,纔不用幾百年以後再讓孫安琪再走夙隱的老路。

看着那隻張揚的大狐狸,釋彌夜在心裏嘆了口氣。

她自己也知道,就算她再怎麼強,也不可能打得過白魅的。

妖王,狐族的王子,兩千年的老妖‘精’,光是這兩千年的閱歷都能把她壓死。釋彌夜相信,白魅肯定是知道她忌憚他的,只是白魅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裏。

在白魅的眼裏,她始終就只是個孽,是妖的附庸和奴隸。就算她跟別的孽不一樣,但是對於白魅而言,殺死她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第二天醒來,釋彌夜見白魅還睡着,猶豫了一下,沒有叫醒他,自己出去了。

陳琛做了早飯,很豐盛——如果家裏的東西不用掉,等再回來也不能吃了。

“孫安琪呢?”釋彌夜打了個呵欠。

“剛剛出去了,說是還沒有好好的逛過甲乙高中,所以逛去了。”唐海桐拉開了椅子。

佳沫兒倒是撇撇嘴:“我看啦,孫安琪是不想看着我們吃飯。”

釋彌夜微微一笑:“孫安琪能夠實體化,也就能吃東西。”

“好了,不說了,快吃飯吧!”陳琛把碗筷分給大家,“白魅不起來?”

釋彌夜搖搖頭:“我看他很累,就沒有叫他。”

“雖然不知道老大到底在哪裏。”南宮叡嘿嘿一笑,“大嫂,你跟老大是不是在同居啊?”

“你纔跟他同居呢!”釋彌夜臉都黑了。

“好了,別扯了!”陳琛敲了南宮叡一下,“吃了飯你們就都回去?”

“嗯。”佳沫兒點點頭,“釋彌夜,那我們明天上午在南界鎮集合?”

“好。”

吃了早飯,大家一起走到了校‘門’口,就各自散了。釋彌夜給宋宸雲打了招呼,也就離開了。

比起佳沫兒他們,她要方便得多,到了空無一人的南界鎮,尋了個偏僻的角落就進了夜晝。

白魅還在沉睡。釋彌夜也沒有理會他,隨意的拿了一本書就看了起來。

一個人呆着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反正夜晝裏面什麼都有,餓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

白魅一直睡着的,一直都沒見醒。直到二十五日上午。釋彌夜收拾着夜晝裏的東西,準備拎着些補品什麼的去夏然然的家裏的時候,白魅才總算是醒了過來。

“餓。”

“夜晝裏有零食。”

“不喜歡吃零食。”

釋彌夜有些無奈的看着他:“白魅,你變‘成’人就沒有那麼餓了。”

白魅白了她一眼:“餓始終都會餓。”

“你不是妖‘精’嗎?”釋彌夜更無奈,“你自己變點吃的出來不就行了?我馬上要出去了。”

“你去哪裏?”白魅立刻開口詢問。

“今天跟錦繡約好了去夏然然家裏啊!”釋彌夜一攤手,“月初的時候夏叔叔他們就非要留我們吃飯呢!”

“我也去。”

“啊?”

當釋彌夜帶着白魅等在街口的時候,表情別提有多怪異了。

白魅倒是很自在的站在釋彌夜的身後,一臉的淡然,好像去夏然然的家裏的事情一開始他就答應了一樣。

所以每一個過來的人見到白魅的第一反應就是一愣。

等所有人都到齊了,一羣人才浩浩‘蕩’‘蕩’的往夏然然家裏走去。

南界鎮比甲乙高中好多了,雖然不少地方地面上還有裂縫還不能通車,但是至少大部分的建築都是完好的,只有那些低矮的沒有地基的不穩固棚子啊什麼的塌了一地。公路旁邊的人家幾乎都在整理自己家附近。

夏然然的家距甲乙高中已經比較遠了,這邊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情況,一幫子人還沒走到夏然然家,就看到夏然然家旁邊的‘雞’棚已經完全塌成了一片了。

潘錦繡幾步就竄了上去,探進‘洞’開的大‘門’:“夏叔叔,我們來了!”

夏阿姨從一邊廚房裏走出來:“你們來了……怎麼又帶了東西來啊?”

“沒事啦!”潘錦繡把大包小包的東西拎到了堂屋的大桌子裏放下,“阿姨,夏叔叔呢?”

“剛剛殺了‘雞’,在後面褪‘雞’‘毛’呢!”

所有人都跟着進來了:“阿姨好!”

夏然然的媽媽一臉的驚喜:“哎,大家走坐,都坐……小夜,你怎麼不跟大家說說,都說了不要帶東西來了!上次你還留了錢在包裏……”

釋彌夜微微一笑:“夏阿姨,我們怎麼好意思就這麼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