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有零星幾個黑袍人相互較勁着,估計都是擅長煉製丹丸的人。

白小鳳無聊得在地上畫着圈圈,之前楚老拿着百年老山參來拜訪他,還被豆豆那敗家娘們鬼給拿去拌了黃瓜了呢,更何況僅僅五十年份的山參了,實在入不了他的眼。

最終,這老山參以一百萬的價格成交。

這個結果也沒有超出白小鳳的預料,類似山參這種藥材,雖然珍貴,但還不至於稀缺,市面上也能買到,且藥材之流是年份越老越珍貴,這五十年山參拍不出高價就很正常了。

緊跟着,黑袍老人又走到了木臺中間,笑着對大家一抱拳:“接下來,咱們進行第三輪競拍,第三件物品,同樣是出自白大師之手,也是一件法寶,經鑑定,黃階下品七星針,共七枚,每枚都能單獨使用,又能成套使用,若是有擅長暗器之流的人,得到此寶,必然戰力飆升!”

轟!

隨着黑袍老人這話出口,剛平靜下來的會場登時再次驚呼起來。

“又是法寶?今天黑市拍賣會是在作什麼妖?平常的時候拍出一件法寶都很好了,今天竟然拍第二件了!”

“等等,我好像又聽到白大師這個名諱了,老天爺,這白大師是誰?法寶這麼多的麼?”

“媽個雞!剛纔黃階中品法寶沒搶到,這次黃階下品的法寶,誰特麼敢和我搶?”

“裝什麼大頭比?只要是法寶,誰都敢和你搶!”

……

白小鳳擡頭掃了一眼在場的黑袍人,一個個聽到法寶,全都跟打了雞血似的,看來,這些傢伙對法寶都有種迷之追求的衝動呢!

仔細一想,白小鳳就明白了,估計在場的黑袍人裏,類似陳家和那個拍走大印法寶的發丘中郎將差不多,都是陰陽下三路的貨色。

他們這一路的職業,純粹就是把腦袋綁在了褲腰帶上,以極其不匹配的實力去對付邪祟,所以纔會對天師法寶格外的需要。

這時,木臺上的黑袍老人雙手虛壓了一下,示意全場安靜。

然後,他便說道:“底價八十萬,每輪加價十萬,開始競拍。”

話音剛落,白小鳳身邊的陳昌義便舉起右手:“一百五十萬!”

白小鳳虎軀一震,陳昌義這傢伙又開始玩騷操作了!

“我出兩百萬!”

“兩百五十萬!”

“媽個雞,都要和老子搶,老子出四百萬!”

……

這一刻,拍賣會場就跟開了鍋似的,叫價聲此起彼伏。

最終這件法寶以五百二十萬的高價成交。

白小鳳聽到價格,狠狠地揉了揉心口,無奈地看着掏褲襠的陳老六,娘希匹的,虧慘了啊!

緊跟着,又是一件陰陽界材料出現,不過和法寶比起來,在場的人競拍的熱情卻小了很多。

很快,第四件法寶再次被推上了競拍環節,同樣是白小鳳這次帶過來的。

隨着木臺上的黑袍老人介紹。

在場的黑袍人們全都不淡定了。

“我的天!又是白大師,又是法寶!今天這特麼是白大師專場嗎?”

“白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大批量賣法寶,簡直牛比上天啊!”

“不管了,今天這拍賣會就算開成了白大師專場,我特麼也絕壁要搶到一件法寶!”

……

隨着拍賣會進行着,白小鳳也算是摸清了這拍賣會的套路。

基本上每隔一件物品,就會拍賣他的一件法寶。

而在場的人裏邊,又對法寶有着強烈的追捧**,每一輪法寶競拍,勢必會將拍賣會的氣氛推向一個白熱化的階段。

一個個黑袍人拼了命的喊價,就跟打雞血瘋了似的,再加上每一件法寶一開拍,一旁的陳昌義勢必會玩一把騷操作,直接猛加一口價。

這導致白小鳳帶來的每一件法寶,就沒有哪一件是低於五百萬的。

以白小鳳的人情閱歷,很快就反應過來陳昌義這騷操作的目的是什麼了。

這分明是赤果果的哄擡物價啊!

而隨着黑袍老人每次拍賣法寶提到白大師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也全都會發出疑惑的驚呼聲。

這白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

“應該快拍到第九件法寶了吧?”白小鳳掐算着時間,呢喃道。

果然。

木臺上的老人笑着大聲說道:“哈哈哈……今日我們黑市拍賣會可是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熱潮啊,接下來一件,不好意思,又是白大師的,一件黃階中品法寶匕首……”

轟!

沒等老人介紹完呢,在場兩百多號人再也沒法保持淡定了。

全都炸了!

徹底炸了!

所有人齊刷刷的站了起來。

“老天爺,這白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第九件法寶了啊!他家是造法寶的嗎?”

“有誰知道這白大師的來歷?這簡直就是超級土豪啊,第九件了,已經第九件了,這尼瑪哪是拍賣會啊,這特麼分明就是在批發法寶了!”

“老頭,你們黑市一定知道這白大師是何方神聖的,我出五百萬,買這白大師的信息,但求一見吶!”

“槽你大爺的,你特麼分明是想抱白大師的大腿!”

……

白小鳳端坐在第一排,渾身被黑袍籠罩着,還別說,聽着這些人的話,感覺還真是美滋滋呢。

“六叔,效果已經達到了。”一旁的陳昌義笑着對陳老六低聲道。

陳老六點點頭,對白小鳳說:“恩公,這下你怕是在濱海陰陽界徹底出名了。”

白小鳳扭頭看了一眼陳老六,嘆了一口氣,揉了揉腦門,道:“低調,低調,一定要低調。”

“恩公果然謙遜,佩服佩服。”陳老六愕然地看了一眼白小鳳,以他的閱歷,這輩子見過很多和白小鳳年紀差不多年紀的天才。

但那些天才一個個都狂傲的沒邊了,從來沒有一個人像白小鳳這般穩重的。

頓了頓,陳老六又說:“恩公,這件法寶拍賣結束,就是最後一個黑市任務了,你要是有興趣,不妨接下來。” 這一輪拍賣持續了十分鐘。

最後黃階中品的法寶匕首,硬生生的被拍到了一千萬的價格,才最終落錘成交。

白小鳳全程都在凌亂,他好想哭,好心痛,好想講一句mmp。

聽到那些黑袍人打雞血似的一聲聲往上加價,就感覺像是冷冷地冰雨胡亂的在臉上拍,拍得他都懵比了啊!

一件黃階中品的法寶匕首就被拍到了一千萬的價格,頂的上陳老六那九件法寶了!

且,甭管是大印法寶還是這匕首法寶,都是撿的陳老六的剩菜啊!

“老頭,還有沒有?繼續拍啊,不要停,千萬不要停。”

“對對對,我還沒買到白大師的法寶呢,以後護身就靠白大師的法寶了。”

“白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好想知道,老頭要不要考慮一下拍賣白大師的信息,五百萬不成,那我出六百萬。”

……

因爲一件件法寶競拍,此時整個拍賣現場完全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了。

那些買到法寶的人一個個樂的跟打了雞血似的,畢竟以前一件法寶完全足以作爲黑市拍賣會的壓軸重寶,但今天,一次性就是九件呀,黑市拍賣大酬賓呢!

而那些沒買到法寶的人則想着還能競拍白小鳳帶來的法寶,畢竟,能進入拍賣會的,肯定都是陰陽行當的。

即便是天師實力也是低的可以,對於黃階中下品的法寶也是極其稀缺。

至於下三路的陰陽界的人,更是佔了大多數。

光是白小鳳聽陳老六在旁邊唸叨,被認出身份的,就不下雙手之數了。

這時,木臺上的黑袍老人雙手虛壓了一下,示意全場安靜。

然後拱手一抱拳,笑道:“抱歉了各位,黑市拍賣會第一規矩就是嚴禁泄露賣家身份,這一點不容違背。”

話音剛落,拍賣場裏一片嘆息的聲音。

緊跟着,黑袍老人又笑道:“不過,接下來最後一件拍品,確實是一份信息。”

什麼?!

所有人同時一愣。

白小鳳低聲問陳老六:“不是黑市任務嗎?怎麼成拍賣信息了?”

陳老六彷彿早有所料似的,低聲笑道:“黑市嘛,不黑一點怎麼叫黑市呢?”

“……”白小鳳。

“咳咳……各位,其實這次拍賣會最後一輪並不是拍品,而是本黑市代替濱海某豪門發佈一則擊殺令!”

見所有人發愣,黑袍人抱拳解釋道:“而這信息拍賣,實則拍賣那被擊殺之人的詳細信息。”

白小鳳頓時反應過來,暗罵道:“娘希匹的,果然夠黑啊!把黑市擊殺任務的重要信息提取出來,再變成拍賣信息,又能大賺一筆了!”

“黑!真特娘黑啊!明明是別人提供的信息,只是要求你們發佈擊殺令任務,你們倒好,把人的信息單獨提出來拍賣,果然不愧是開黑市的啊!”

“早就料到了,快點公佈擊殺令任務,瞎扯什麼犢子?”

“對對對,你們黑市幹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大家早習慣了,不過到底是要殺誰呢?”

……

在場的人一片譁然,不過大部分人應該都知道這場拍賣會最後一個是黑市任務,且知道黑市會拍賣信息。

所以並沒有太過激的反應。

“各位別急,不妨聽老朽公佈此次擊殺令的任務獎金?”

木臺上的黑袍老人顯然經歷了很多次這樣的情況,很會弔人胃口。

“快說,快說,老子最近正閒得慌,難的遇上你們黑市發佈一個任務,正好打發打發時間。”

“我記得上次好像黑市發佈擊殺令是在一年前,當時獎金可有三千萬呢,這次不知道能不能超過這個數?”

“我也記得,那次的擊殺獎金算是濱海黑市發佈的任務中最高的了,好像還是殺某個富豪呢。”

“你記得個錘子,就你個生瓜蛋子,還好意思出來扯這些?老子告訴你,濱海黑市歷史發佈的最高擊殺任務獎金是五千萬,好多年前的事了,殺一個豪門貴婦,麻痹的,五千萬簡直白給的一樣,一腳油門就解決了。”

……

聽着一種黑袍人的議論,白小鳳一陣咂舌,敢情黑市任務的錢,這麼好掙呢?

不過,聽到其中一個人的聲音時,他忽然一激靈,彷彿想到了什麼,低頭思索了起來。

“咳咳……各位,老朽公佈獎金金額。”

這時,木臺上的黑袍老人運轉陰力,大聲道:“此次獎金金額,一個億!”

靜。

鬨鬧的拍賣場中,戛然死靜。

所有人都呆住了。

一個億?!

這已經比濱海黑市發佈的擊殺任務最高獎金,高出一倍了!

正在走神的白小鳳聽到獎金數額,也是猛地驚醒過來。

娘希匹的!

大發了啊!

旋即,他狠狠咬牙,這個黑市任務必須接啊,不接白不接啊,一個億呢!

本大爺揮揮手,就能賺一個億了啊!

“這麼高?”一旁的陳老六掏了一把褲襠,右手放在鼻尖聞了聞,然後低聲嘆道:“不對勁啊,不可能出現這麼高的獎金的。”

“怎麼說?”白小鳳問道,“最高的不是五千萬嗎?且還是一腳油門就給解決了,指不定真有人傻錢多的發佈任務呢?”

陳老六搖搖頭,解釋起來:“人傻錢多的事確實有,但極其稀少的,大多在黑市發佈任務的,都是什麼難度的任務配什麼樣的獎金數額,這些黑市內部會提前審覈纔會通過的,且,這個價格是黑市和發佈任務的人一起商議出來的。”

頓了頓,陳老六深吸了一口氣:“換句話說,這一個億,是匹配到一個億的難度的,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的價?”

白小鳳恍然,仔細一想,也確實是這樣,畢竟身爲濱海豪門的陳正德也才十幾億的身家,雖然不包含其他資產物業等等。

但拿出一個億發佈一個任務,確實太過匪夷所思了。

如果不是這個任務難度匹配這個價錢的話。

那麼只有兩個可能。

要麼,是發佈任務的人腦袋被拖拉機碾過。

要麼,還是發佈任務的人腦袋被拖拉機碾過。

啪啪啪……

木臺上的黑袍老人見所有人沉默,也不拖延,便拍了拍手:“下面,公佈一下擊殺目標的簡單信息,隨後,我們將會拍賣詳細信息,各位,一個億的事,心動不如心動啊!”

隨着黑袍老人拍手,很快就有個黑袍人拿着一個卷軸走了上來,站在中間的位置,緩緩打開了卷軸,一張大號的照片緩緩呈現出來。

剎那間,在場所有人都緊盯着這緩緩打開的卷軸。

白小鳳也不例外,當他看到照片上眉毛和眼睛的時候,登時狐疑起來:“咦,這眉毛眼睛,有點熟悉呀!”

緊跟着,看到照片上的相片鼻子時,他搓了搓手:“咦!真的很熟悉嘞。”

“對對對,好熟悉啊!”陳老六也掏着褲襠附和道。

然而,

下一秒。

當黑袍人將卷軸照片徹底展開後。

白小鳳登時虎軀一震,娘希匹的,這特麼不是我嗎?

一旁的陳老六陳昌義和陳清河同時如遭雷擊,腦子裏嗡的一片空白。

夭壽了!

怎麼這個黑市任務擊殺令,目標是白大師?

陳老六更是感覺後背發涼,渾身冒起了白毛汗,一想到剛纔還勸說白小鳳可以接下任務的話,他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哆嗦起來,右手狠狠地揉搓着褲襠。

誤會嘞!

真的誤會嘞!

下意識地,陳老六看向身旁的白小鳳,心道:完了!今天這黑市怕是要涼啊!白大師都能讓青衣王家低頭,要是他一發怒,那今天這黑市就直接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