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本章完) 我催促着尚然離開河水中央,就在這時,水下突然浮起了一絲血花。

見狀,我心中非常亢奮,沒想到這大仇,竟然是河伯替我報的!

可就在下一刻,我的心情頓時跌落到了谷底。河伯渾身是血的身體,從水下浮了上來。

常化風站在河伯身上,顯得格外猙獰。我沒有看清河伯是死是活,來到水面上,尚然坐上了摩托,帶着我和趙老鴰,馬不停蹄的朝着娘娘廟趕了過去。

重生之雌雄難辨 來到娘娘廟,我將趙老鴰放到了他的家裏,隨即自己獨自一人,朝着常化風的家跑了過去。

今天是八月十八,拜堂要等到晚上,自己現在可以去看一下,常家的虛實情況。

站在遠處看去,常家祠堂外張燈結綵,許多人正站在門外,不停地忙活着。

看着象徵喜慶的大紅燈籠,我心裏就好像被刀割一般。我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向了常家。

常化風他就是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尚然的摩托車。估計常化風回來還得有一段時間,我便加快腳步,走了進去。

極天學院 常家祠堂相比白家祠堂等一衆祠堂,要顯得宏偉得多。其規模要比雪山上的總堂口,還要大出一點。

看着常家祠堂,我心裏一陣唏噓。直到這時我才明白,爲什麼會用如此多的人,會前仆後繼的趕往董王墳。原來黃腸題湊可以改變運勢的說話,竟然是真的!

就在這時,一位白髮老者,走到了我面前。笑嘻嘻的將一把喜糖,遞到了我手中。

老者笑呵呵的看着我,說:“小夥子吃塊喜糖吧,粘粘喜氣。”

因爲害怕自己暴露,我強忍着心中的怒火,打開了一塊喜糖,腔堆笑臉的說:“真好吃!”

這時我發現在祠堂門口,站立着四名壯漢。他們腰間鼓鼓囊囊的,顯然是有傢伙事兒!

四名壯漢不停地朝着四周望去,顯然是在負責警戒。看來這次常家已經有了防備!

觀察好情況之後,我便返回了趙老鴰家。這時,陳三、王瘸子、犁頭兒等一衆人,正坐在大堂上,在商量着事情。

見我回來,王瘸子急忙站了起來,“我們還你爲你去常家鬧了呢!”

我輕笑了一聲,冷笑道:“等到晚上再說吧!”

白戎一拍桌子,說:“好了,就這麼定了。晚上我們就動手,我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

見狀,我急忙詢問起了計劃的內容。可卻被白戎幾次含糊過去了。

等到晚上,我們一行人混在人羣當中,進入了常家祠堂。

院子裏的酒席上,坐着許多熟悉的面孔。南天門村的灰家二老、王莽莊的王姓老者、已經恢復了人形的吳亮!

王瘸子對着我使了一個眼色,隨即帶着我坐到了酒席上。看着酒席上的佳餚,我心中提不起一絲胃口,只好不停地喝着酒水。

隨着三聲炮響,樂隊開始忙活了起來。伴隨着喜悅聲,常化風從屋裏走了出來。

常化風朝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明顯發現了我!可他卻裝出了一副不理睬的樣子,清了清嗓子說:“感謝大家來捧場!”

一陣掌聲過後,有人開始起鬨。說的無非就是,讓葉蘭

出來敬酒之類的話語。

常化風攙扶着葉蘭,從大堂走了出來。看着濃妝豔抹的葉蘭,我猛灌了一口酒水,強忍着心中的憤怒,不讓自己發作。

常化風冷笑了白了我一眼,隨即挽起葉蘭的手,徑直朝着我走了過來!

常化風走到我跟前,冷笑着說:“好久不見啊!”

看着面目表情的葉蘭,我將腰間的令牌拿在了手裏。卻被王瘸子攔了下來,王瘸子對着我搖了搖頭,隨即跟沒事人一樣,自顧自的坐在那裏喝酒。

常化風端起酒杯,對着我說:“來,我們夫妻兩個敬你一杯!”就在我準備喝酒的時候,常化風突然挽起了葉蘭的手臂,她們兩個竟然喝起了交杯酒!

葉蘭面無表情的看着常化風,眼神中竟然沒有一絲神色!

常化風放下酒杯,對着一旁的海娃說:“兒子過來!”

海娃跑到了我跟前,十分親暱的叫了一聲爸爸。還沒等我開口,常化風的手掌便狠狠地落在了海娃的臉上。

巨大的力量,將海娃打倒在了地上。海娃捂着淤青的臉頰,眼含熱淚的看着我,好像想讓我爲他出頭一般!

常化風怒視着海娃,說:“我纔是你親爹!”

我站起身來,想將海娃扶起來。誰曾經就在我剛剛站起來的那一刻,常化風突然踹了我一腳,我雙腿一軟隨即跪在了地上。

常化風將腳放在了我的頭頂,撫摸着葉蘭的手中,說:“我跟你說過,你是鬥不過我的!”

這是我發現,原本面無表情的葉蘭,此刻竟然流出了一絲淚水!

在場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頓時亂做了一團。

常化風對着我吐了一口唾沫,虛僞的說:“哎呀,你怎麼跪下了!”

說着,常化風便將我扶了起來。我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臉頰就好像被開始燙過一樣,異常滾燙!

常化風端起酒杯,笑嘻嘻的看着我,“好了,我單獨敬你一杯!”

看着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我伸出略微顫抖的雙手,去接常化風手中的酒杯。

常化風眼神一凜,將杯中的酒水潑在了我的臉上。高濃度的白酒,薰得我眼睛生疼。我努力瞪大了眼睛,跟常化風對視着。

就在這時,一個俊朗的年輕男子,走到了我面前。

常化風看到男子後,說:“黃五爺,您也來了。”

黃五瞪了我一眼,看着他那灰溜溜的眼睛,我突然想起了在古墓,跟屍魈打鬥在一起的黃皮子!

黃五看着我冷哼了一聲,“今天是化風的大喜日子,我不想見血。你最好給我滾!”

黃五的話,無疑是當面給了我一巴掌。我強忍着內心當中的怒火,回到了座位上。

葉蘭臨走之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女主她只想佛系 我親眼看着常化風將葉蘭帶走,心中雖然惱怒,但卻無能爲力!

常化風和黃五剛剛離開,這邊吳亮便舉着酒杯走到了我面前,“我敬你一杯酒!”

吳亮的語氣十分僵硬,而且其中還帶着一絲憤恨。

我看了吳亮一眼,隨即端起酒杯,說:“我敬你,其實當初那件事情我也有錯。”

吳亮將杯中酒一飲而

盡,隨即將酒杯扣在了桌子上。 穿越之懲戒使者 看着倒扣起來的酒杯,我心中生氣了一絲寒意。

吳亮瞪了我一眼,說:“即使你說千遍萬遍,我父親也不可能回來了。我的前程就斷送在你的身上!”

看着吳亮離去的背影,我心中百感交集。坐在椅子上,自斟自飲了起來。

過了一會,白戎和尚姓老者,從大門口走了進來,“常三爺,我們給你道喜來了!”

看到白戎兩人,我心中突然有了底氣。跟王瘸子對視了一眼,隨即準備站起來發作。卻被王瘸子攔了下來,王瘸子對着我搖了搖頭,“不急於這一時。”

我攥緊了拳頭,死死地盯着常化風。一旦有變故,我絕對會第一個衝上去跟他拼命!

常化風端着酒杯,快速的走到了白戎面前,“哈哈,你們來啦!”

緊接着,王莽莊的王姓老者,也來到了祠堂。看着相繼而來的救兵,我對着常化風冷笑了一聲。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到了我面前。

看到男人的臉頰後,我差點沒有叫出來。他不是別人,正是早已死去的吳老二!

吳老二坐到一旁,說:“我來了!”

王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吳老二,問:“你不曾死嗎?”

就在這時,臺上的常化風突然扇了葉蘭一巴掌。看着葉蘭嘴角處的血漬,我猛地站了起來,拿出腰間的令牌指着常化風。

常化風看着葉蘭,冷冷的說:“我早就看出你跟我不是一條心,要不是爲了我兒子。你早就死了!”

見常化風當衆撕破臉,衆人的臉色有些難看。白戎急忙勸解道:“大喜的日子,你這是做什麼!”

常化風冷哼了一聲,說:“你的小白臉,現在怎麼不來救你?”說着,他再次擡起巴掌,朝着葉蘭扇了過去。

我想衝到葉蘭面前,去保護她。卻被王瘸子和犁頭兒按在了原地。

伴隨着一陣清脆的響聲,葉蘭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看着她柔弱的身軀,我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割心一般的疼痛。

葉蘭捂着臉頰,眼含熱淚的看着我。

見狀,我大喝了一聲。衝開王瘸子兩人的控制,跑到了葉蘭面前,將她扶了起來。

常化風一腳將我踹倒在了地上,我將葉蘭摟在懷裏,輕聲說道:“我不會再讓他傷害你了!”

常化風將我拎了起來,對着一旁的人說道:“把他綁起來,我要讓他看着我和葉蘭。入洞房!”他說道入洞房這三個字時,語氣陡然變得冰冷了起來。

我抄起手中的令牌,朝着常化風刺了過去。常化風擡起右腳,踹在了我的小腹上。

一旁的尚姓老者見狀,大喊道:“動手!”

聽到喊聲,王瘸子一干人等全都站了起來。常化風用力打了我一拳,隨即大喊道:“殺!”

我向後方退了幾步,隨即被吳老二攔了下來。我看着吳老二,說:“快去幫…”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覺得小腹一陣劇痛。低頭一看只見一把鋒利的匕首,正插在我的小腹上,鮮血不停的涌了出來!

吳老二哽咽的看着我,說:“你別忘了,我也姓吳!”

(本章完) 看着吳老二痛不欲生的表情,我恍然大悟,“我不怪你!”

吳老二猛地將匕首拔了出來,朝着一旁的王瘸子衝了過去。我捂着鮮血直流的傷口,大喊:“快走!”

王瘸子回頭看了我一眼,緊接着被吳老二刺中了心臟。王瘸子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吳老二,“老二,你!”

我痛苦的大喊了一聲,我絕沒有想到,吳老二會對自己下殺手,更加沒想到的是,自己對王瘸子的死,絲毫沒有辦法!

吳老二貼在王瘸子的耳邊,嘟囔了幾句話。隨即王瘸子便直直的倒了下去,看着吳老二手中的匕首,我雙眼血紅,腦袋嗡的一聲,好像就快要炸了似的。

王瘸子靜靜的躺在地上,腦袋無力的垂了下去。吳老二大喊了一聲,朝着犁頭兒衝了過去。

犁頭兒常年穿梭於深山老林,不可能像王瘸子這樣不堪一擊。只見犁頭兒伸出雙手,奪過了吳老二手中的匕首,“吳老二,你瘋了!”

吳老二大吼了一聲,隨即被犁頭兒踹到了一旁。

我捂着自己小腹的傷口,卻發現傷口處,僅僅只有一點血跡,而且血跡已經乾涸!

我掀開衣服看去,只見自己的傷口並不深,而且傷口上還有一些白色粉末!

看到白色粉末,我心裏咯噔一下,“傷口有毒!”

就在這時,陳三突然滾到了我身旁。看着口吐鮮血的陳三,我攥緊了拳頭,朝着常化風衝了過去。

此時的常化風,正被白戎和尚姓老者糾纏着,無暇顧及其他。見狀,我手中的令牌,狠狠地朝着常化風刺了過去,就在令牌快要刺中常化風時,吳亮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臂。

看着自己面前的吳亮,我大喊了一聲,隨即跟吳亮扭打在了一起。

幾個交鋒下來,我身上已經出現了許多刀傷,而吳亮卻安然無恙。一旁的陳三見狀,大喊了一聲,“接着!”

看着陳三拋向自己的玉佩,我心中一喜,縱身一躍接過了玉佩,緊接着一口鮮血,吐在了玉佩上面。

秦姬輦怒目圓睜的看着吳亮,冷哼了一聲,揮舞着手中的鐵棍,朝着吳亮劈了過去。

吳亮雖然恢復了人形,但歸根結底它還是血屍。雖然秦姬輦是古代的戰將,但在強大的力量面前,秦姬輦還是處在了下風。

常化風面對白戎兩人的合力進攻,顯得有些不支,只見它仰天大吼了一聲。

一陣黑煙過後,常化風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原本清秀的面容,此刻已經不復存在了。

兩隻巨大的犄角,從常化風的頭骨出長了出來。常化風的身形瞬間大了一圈,身上也長出了一些紅色的鱗片。

白戎見狀大叫了一聲不好,隨即快速向後跑了過去。尚姓老者觸不及防,被常化風抓住了脖子。

常化風看着尚姓老者冷笑了一聲,隨即將他丟到了一旁。

就在這時,尚然突然從門口走了進來。看着角落裏的尚姓老者,尚然失聲痛哭,“常化風,你不是答應我不傷害我爺爺的嗎?”

常化風看了尚然一眼,大吼:“蠢女人,我只不過是想採陰補陽罷了。滾!”

巨大的聲音,震的我耳朵只響。

就在這時,我腰間的玉佩開始顫抖了起來。常化風好像察覺出了身後,兩隻血紅色的大眼,死死地盯着我。

緊接着,我腰間的令牌飛了出去,令牌落到了一旁的王瘸子身上。

一團青色的濃煙,瞬間便將王瘸子包裹了起來。青煙散去後,原本已經身死的王瘸子,竟然站了起來。

就在我想要上前,將王瘸子拉回來時。我卻發現,王瘸子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蒼老的面容上,浮現出了一絲傲氣,一雙深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常化風。

常化風面露狐疑的看着王瘸子,說:“董俊?”

董俊看着常化風,說:“常化風,當年你將我的屍身毀壞。使我永世不得超生,我等了三百年。等的就是今天!”

常化風用力敲了一下地面,隨即朝着董俊衝了過去。

面對常化風那進兩米高的軀體,董俊絲毫不懼。兩人硬硬的扭打在了一起,一旁正在打鬥的衆人,此時全都停了下來,靜靜地看着他們兩人。

常化風拳拳如風,快速的朝着董俊擊打了過去。而董俊閃轉騰挪,非常巧妙的避開了常化風的攻擊。

見常化風無暇顧及,我急忙跑到了葉蘭面前。將她跑了起來,此刻的葉蘭面如土灰,呼吸非常急促。

葉蘭靜靜地看着我,一頭塞進了我的懷裏,“陳亭!”

我緊緊地摟着葉蘭,看着她嬌弱的樣子,我心中非常氣憤,但卻有無能爲力。

葉蘭整了整秀髮,說:“我好看嗎?”

我強忍着心中的悲憤,連連點頭,“好看,好看!”

葉蘭輕笑了一聲,“這件嫁衣,我是爲你穿的。”

就在這時,我只感覺背後一冷。回頭看去,只見吳亮正站在我身後,他手中的那把鬼頭大刀,已經朝着我劈了過來。

我緊緊地摟住了葉蘭,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就在我準備閉眼等死的時候,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從我耳邊傳了過來。

睜開眼睛,只見一條大鐵棍正橫在我面前,爲我擋住了飛馳而來的鋼刀。

吳亮看了秦姬輦一眼,“你找死!”

說着,吳亮大吼了一聲。身上的皮肉完全脫落了下來,露出了它本來的面目。

不知是收到了董俊散發的鬼氣的影響,秦姬輦的身體竟然漲大了一倍。一根如龍馳飛舞的鑌鐵棍,打的吳亮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吳亮被打的連連後退,急忙喊道:“外公救我!”

聽到吳亮的呼喊,黃三快速朝着秦姬輦衝了過來。秦姬輦爆喝了一聲,一腳將吳亮踹到了一旁。

黃三看着倒地不起的吳亮,顯得有些憤怒,跟秦姬輦打了起來。

看着在地上不停掙扎的吳亮,我心中百感萬千,緩緩站了起來,走到吳亮面前,手中的令牌狠狠的刺進了它的小腹當中。

吳亮絕望的叫了一聲,身上的鱗片開始快速的脫落了下來。

黃三看到吳亮被我擊中,明顯一愣。隨即被秦姬輦打中了後背,整個人全都飛了出去。

正在跟董俊打鬥着的常化風,見黃三收到重創,虛晃一槍,朝着黃三飛了過去。

董俊靜靜地看着常化風,任由它離開了自己的攻擊範圍。

白戎看着董俊,問:“爲什麼不追?”

董俊微微笑了一聲,“中央戊己土!”

隨着道家箴言響起,常化風突然停了下來。它捂着心臟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董俊,“箴言!”

董俊冷哼了一聲,“事情已經了結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去辦吧。秦姬輦我們走!”

秦姬輦看了我一眼,隨即化作一道青煙,朝着遠方飛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