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剛剛纔一起打過副本的,記憶猶新啊!

轉回去之後,黎曉曉走到穆南旁邊站定,悄聲問,“這位霍華牧師是怎麼死的?”

“咦?你認識霍華牧師?”穆南驚奇的看着黎曉曉,他以爲這傢伙是來找喬納森神父有事兒,順便蹭一下葬禮呢,誰知道他竟然真的認識霍華?

“一起打過本。”黎曉曉隨意說着。

“哦。”穆南點點頭,小聲說,“你不知道嗎,在副本里死的人,現實中都是‘自然死亡’。”

“原來這樣。”黎曉曉恍然大悟,又悄悄的碰了碰穆南的胳膊,“穆南牧師,問你個事兒,你們教堂有什麼能增加幸運的東西嗎?”

穆南摸了摸胸前的十字架,“神會庇佑我們的,聖光無所不能,只要信仰堅定,就能氣運加身。”

“哦。”黎曉曉指着棺材,“那他爲什麼死了?”

穆南:“一定是因爲他的信仰不夠堅定!”

黎曉曉:……

你說的好有道理啊!我竟無言以對!!

從教堂出來,黎曉曉望了望暗下來的天色,感慨:今天過的還真是有意義啊!先是聽了一早上的物理課,然後從高僧處參透了緣分的奧妙,最後還悼念了一位信仰不夠堅定的牧師……還是趕緊回家吃飯吧!

結果剛走了沒兩步,又遇見個熟人。

“黎曉曉!”吳楓笑眯眯的跟黎曉曉打招呼。

“是你呀!”黎曉曉也笑着打招呼,“好久沒見呢!”

“看你的氣色不錯,我還以爲你會因爲冰羽盟的追殺令頭痛呢!”吳楓笑道。

“你也知道啦!”黎曉曉搖搖頭,“沒什麼好擔心的,你也知道我身份,他們就是再貪財也不敢在現實裏來動我,遊戲裏的話,我基本都是和哥們一起組隊,遇到的陌生人本來也不多,實力比我哥們強的就更少了,沒必要擔心啊!”

“你說的是王瀟南吧,他的確是挺強的。”吳楓吐槽,“不過這哥們脾氣不太好,之前我得罪了他,也不敢去和你們一起排副本了。”

“沒有啊,王瀟南人挺好的啊!”黎曉曉擺擺手,“你想一起的話下次一起排本唄,反正我們四缺一。”

吳楓卻笑着搖搖頭,“下次不行,下次我要去一個很危險的指定副本。”

“指定副本?哪個?”

黎曉曉有點好奇,一般來說玩家很少去打指定副本,因爲會比你隨機的難度高一個等級,除非是有很大的誘惑,比如說去奪取某個BOSS的首殺。

“寂靜嶺。”吳楓說。

黎曉曉一個哆嗦!

寂靜嶺這部電影,看的時候沒覺得有多可怕,但黎曉曉卻玩過遊戲——《寂靜嶺2》的VR版。

看電影和身臨其境的玩VR遊戲那絕對是兩個概念,看電影黎曉曉可以一邊嗑瓜子一邊嘻嘻哈哈,但玩遊戲的時候……差點嚇尿了!

而系統出品的電影世界裏的場景,可是和現實沒什麼差別,論起恐怖級別VR遊戲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所以如果說黎曉曉最怕打哪個副本,那麼寂靜嶺副本絕對是排在首位的那個!

簡直就是童年陰影系列啊!

所以黎曉曉對吳楓豎起了大拇指,“你牛逼。”

“要不要一起啊?”吳楓熱情的邀請,“這個副本獎勵很豐厚的!”

“在下膽小如鼠,告辭!”黎曉曉轉身就走。

吳楓:…… 很多遊戲裏的大盟會都在現實裏建有盟會基地,這麼做有很多好處,特別是對於盟會成員的管理,非常方便。

喬羽的冰羽盟也有一個基地,是磐城開發區的一棟寫字樓,對外掛的牌子是一家叫“冰羽娛樂”的中型遊戲公司。

在華國,像冰羽娛樂這種專門跟風製作熱門遊戲山寨貨賺快錢的公司比比皆是,磐城這種公司更是多如牛毛,他們隔壁就有好幾棟樓都掛着“XX娛樂”的牌子,都是和冰羽娛樂差不多性質的。

所以在這裏,冰羽盟的基地並不顯眼。

寫字樓是商住兩用的,下面三分之一是正兒八經的遊戲公司,上面三分之二都住的是冰羽盟的核心成員,頂樓三層則是“遊戲大廳”。

所謂“核心成員”未必就是等級高裝備好的那些人,而是指對盟會忠誠度比較高的一部分人。

這無可厚非,黎曉曉將來建立了盟會基地和盟會,也會這麼做,只把信任度高的成員放在基地裏,其他人再沒有得到信任之前,是不可能常駐盟會基地的。

喬羽並不住在這裏,他大多數時間都呆在自己的豪宅,偶爾纔會過來演講(洗腦)一番激勵一下大家的遊戲熱情。

因爲喬羽認爲自己作爲盟主必須保持高不可攀的地位,和手下打成一片?不存在的!那可不是他的風格!

而冰羽盟的另一個創始人代冰卻和喬羽恰恰相反,他很喜歡呆在基地和普通成員混在一起,在基地的酒吧裏一起講葷段子、一起喝酒、一起包場看爆米花電影、一起找三千一晚的漂亮小姐姐……

這樣的兩個人能成爲朋友也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韓林對喬羽忠心耿耿,雖然他等級不高實力也不高,但他卻住在盟會基地裏。

基地規定,進入副本的時候必須呆在遊戲大廳裏自己的位置上,即使死在副本里了,也能及時收屍免得污染了基地的環境。

韓林慘死在異次元殺陣副本里的同時,他的躺椅上便憑空多出了一具屍體,椅子扶手上的探測器立刻發出嗚嗚警報,本日負責巡視的成員立刻趕過來。

“是韓林!”男巡邏員看看韓林的臉,嘆氣,“真是可惜了,他的血脈相當高級的,發展起來後肯定又是一個大高手,結果就夭折了。”

“誰說不是呢?”另一個女巡邏員也是唏噓不已,“這遊戲就是這樣,任你再天才,也有可能死在任何一次副本里……這個韓林好像和盟主的關係很好,要不要通知一下盟主啊?”

“什麼事通知盟主?”一個悅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倆人回頭,看到來人,都熱情的招呼,“副盟主!”

來人正是代冰。

女巡邏員指了指韓林的屍體,“這個韓林死了,我們正想着要不要通知盟主呢!”

“哦……”代冰看了一眼,興致缺缺,正準備擡腳走開,卻忽然感覺到一陣奇怪的波動。

“嗯?”

代冰皺眉看向韓林屍體上方的空氣。

下一秒,那裏的空氣忽然扭曲了一下!

緊接着,一個奇怪的東西忽然出現在空中,然後吧唧一下掉在地上,摔成一灘。

這應該是個蟲子,但地球上可沒有這種蟲子,大約巴掌大,白嫩嫩黏糊糊軟趴趴,身體有點像是剝了殼的蝸牛,但它的外形和蝸牛可完全不同。

它的身體兩側生滿了人指頭那麼長的觸鬚,根粗頂尖,像一根根軟刺一樣,柔柔的左右搖擺。

“這是……”

兩個巡邏員都是一腦門子問號,這玩意竟然能憑空出現,那就肯定不是個普通的生物,但這特麼到底是啥玩意?

代冰仔細看了一會兒,咧嘴笑起來,“有意思。”

“副盟主,你知道這是什麼?”兩個巡邏員好奇的問。

“當然。”代冰撿起那隻怪蟲放在手上仔細端詳着,嘴角掛着笑,“這是韓林啊!”

“啊?”倆巡邏員又進入了蒙圈狀態。

這怪蟲?韓林?怎麼可能?

“這是十分罕見的‘返祖’現象。”代冰一邊用指頭戳着怪蟲逗它玩一邊隨意解釋着,“韓林的血脈是觸手怪,不同於其他類人的古神血脈,人類和觸手怪的生命形態完全不同,所以玩家獲得觸手怪血脈後只能獲得小部分觸手怪的生物能力,最常見的就是四肢可以觸手化,但韓林他……”

代冰摸了摸那些柔軟的觸鬚,“他不知道在副本里有什麼奇遇,雖然皮囊死了,但靈魂卻依舊存在,而且還產生了極爲罕見的返祖現象變成了完全體的觸手怪……當然只是個幼體,還孱弱的很。”

代冰笑着把怪蟲放進了口袋,“不用通知喬羽,韓林就交給我了,我會好好把他養大的。”

“……”

倆巡邏員俱是無語,韓林可是盟會成員啊喂!不是貓兒狗子!你這副養寵物的口吻是怎麼回事?!

當然他們也只能在心裏吐吐槽,雖然代冰平易近人,但這不代表着大家可以隨意無視他的權威,畢竟,他可是冰羽盟的兩位大佬之一。

而且衆所周知,代冰和喬羽經常搶東西,而且,代冰贏的次數明顯多一些……

惹不起惹不起!

代冰回到自己的豪華套房,直接將怪蟲丟進了客廳裏的大魚缸。

這個魚缸可不小,裏面塞上七八個人一點問題都沒有。

魚缸佈置的非常漂亮、細沙、水草、各種晶瑩的石頭和假山,水裏,六條龍魚在悠閒的游泳。

而那個怪蟲沉到水底的細沙上後,就靜靜的趴着不動彈。

過了一會兒,一條龍魚可能是好奇這個新來的傢伙,游到了它旁邊,忽然!

怪蟲閃電般探出十數根觸手!

這些觸手看起來只有手指長短,但卻是可以伸縮自如,眨眼間便如繩索一般將龍魚僅僅捆住拖到了沙子上。

然後怪蟲吧唧一下貼在了龍魚身上,將前端的幾個較爲短小的觸手插進了龍魚的身體,貪婪的吸允着……

代冰在旁邊靜靜看着。

直到怪蟲吃掉了浴缸裏所有的龍魚,代冰纔出聲,“原來如此,你的經歷倒是挺有趣的,不用擔心遊戲的事,下次副本我帶你,不會讓你在沒長大之前夭折的。”

“……嗯?你說喬羽通緝的那個黎曉曉,殺了教廷的牧師?”

“……行吧!我會轉告喬羽的,你好好休息。”

…… 喬羽得到消息之後,立刻趕到了冰羽盟總部,徑直來到代冰的門前,黑着臉拍了拍門。

裏面傳來代冰的聲音:“沒人!”

哐!

喬羽一腳踹在門板上,然後,臉瞬間綠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右腿,淚花都要出來了。

你特麼竟然在房間門佈置了荊棘防禦陣?!之前還沒有呢!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代冰你個王八蛋,給我滾出來!!” 嫡女重生:霸寵王爺千千歲 喬羽憤怒的發出一聲獅子吼,一貫的優雅氣質蕩然無存。

咔!

門打開一條縫,露出代冰的半張臉,“哎呀,是喬羽盟主啊,我正在修煉呢,你有事嗎?”

“裝!你繼續裝!”喬羽咬着後槽牙,“韓林是我的人,把他給我!”

一個成功返祖的玩家,可是有可能成長成爲完全體古神後代的,何其珍貴?!韓林明明是他喬羽發展的核心下屬,代冰竟然就那麼湊不要臉的據爲己有了!簡直是太欺負人了!

“你的人?!”

聽到喬羽的話,代冰露出一個驚悚的表情,“喬羽,你……你什時候出櫃了?!我怎麼不知道?!”

喬羽的臉更黑了。

“代冰,你別想轉移話題,這對我沒用,趕緊的,把韓林交給我!”

“哎……”代冰嘆了口氣,幽幽看着喬羽,“喬羽,你可不能不講理啊,當初我們可是約法三章,碰見好東西,誰先拿到手就是誰的,韓林是我先撿到的。”

“韓林不是個東西!!”代冰吼道。

代冰:……

砰!

門關上了,裏面傳來代冰的聲音,“你說什麼都沒用,反正是我先撿到的就是我的,你覺得韓林不是東西,但我認爲他就是個東西,就這樣了,我修煉了。”

說完,任喬羽再怎麼叫罵,代冰都一聲不吭。

“混蛋!”

喬羽憤憤的走了。

下了一層樓,一個長相清秀打扮利落的姑娘正站在樓梯口,臉上掛着恰到好處的禮貌微笑,“盟主,關於韓林說的、黎曉曉在副本中殺死了教廷牧師霍華的事情,我們是否需要覈實一下再知會教廷?”

喬羽皺了皺眉,這個姑娘,是代冰的人。

他不耐煩的擺擺手,“怎麼覈實?去問排在同一個副本的其他玩家?難道我們寧願去相信其他陌生玩家的話,也不相信自己盟會的人?你們這是什麼邏輯?”

小姑娘洛小白點點頭,“我明白了,我立刻通知教廷。”

“嗯。”

喬羽轉身走遠,想到黎曉曉,更氣了!

懸賞令發佈了那麼久,那個黎曉曉竟然還是活蹦亂跳的,簡直讓他如鯁在喉。

這傢伙不死、那一口氣出不了,他就無法舒坦!

目送喬羽走遠,洛小白才掏出手機發了條信息,“柳澄姐,盟主說不需要覈實,直接通知教廷。”

柳澄看着手機上洛小白髮來的信息,無語了好幾分鐘。

據她所知,黎曉曉和教廷的關係還不錯,恐怖遊輪副本時,更是和那個喬納森神父相談甚歡,而因爲江雪兒的緣故,他和韓林的關係自然是極爲惡劣的。

韓林可是一直琢磨着弄死黎曉曉替江雪兒報仇雪恨呢!

所以,這事兒瞭解內情的人一看便知,明顯是韓林在陷害黎曉曉啊!

而喬羽自然是“瞭解內情的人”之一,但他明知道這很可能是韓林在誣陷黎曉曉,還是順手推舟的就信了,還要將這事兒捅到教廷去,實在是有點……

有點不夠男人。

真男人,想弄死誰就正面剛啊!背地裏耍些不入流的小手段,那是宮鬥宅鬥戲的女反派纔會乾的事兒吧……

頓時,喬羽的形象在柳澄心裏一落千丈,人設崩壞!

“看來,想要找到一個配得上我柳澄的男人,真是任重而道遠的一件事兒啊!”

柳澄嘆息着,極度自戀的嘀咕道……

然後,

然後柳澄就把這事兒直接捅給了黎曉曉。

和黎曉曉收到柳澄信息差不多的時間,喬納森神父也收到了教廷下達的通知,要他去核實黎曉曉殺害神父霍華一事,若是實情,就代表聖光去制裁這個邪惡之徒!

教廷做事還是挺講究的,並沒有因爲冰羽盟的一面之詞就將黎曉曉列入黑名單。

喬納森神父一臉蒙圈。

因爲就在不久前,黎曉曉纔過來參加了霍華的葬禮,幾分鐘前纔剛剛離開。

一個兇手會大搖大擺若無其事的來參加被害者的葬禮?哦,或許有些變態殺人狂會,但黎曉曉看起來可不像是個變態殺人狂。

喬納森神父也參加過恐怖遊輪副本,對於黎曉曉得罪喬羽的事兒可是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所以蒙圈過後下意識就覺得這事兒恐怕是冰羽盟想利用他們教廷對付黎曉曉。

不過……可不能這麼上報。

因爲“冰羽盟利用教廷對付黎曉曉”這句話本身就很可笑。

黎曉曉什麼資歷?冰羽盟在這個遊戲圈子裏又是什麼地位?冰羽盟想對付黎曉曉用得着去利用教廷?

喬納森神父只知道黎曉曉得罪了喬羽,卻並不知道黎曉曉扯了無面的虎皮讓喬羽不敢在現實裏對付他,而在遊戲裏想靠緣分遇到黎曉曉,實在是太縹緲了。

因爲不知道內情,喬納森神父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了。

“算了,還是好好覈實一下吧!”

喬納森神父搖搖頭,用手機登陸了教廷的內部管理軟件,發了一個申請郵件,申請調查玩家黎曉曉上一次參與副本的所有成員名單。

某些達到帝皇級的大佬玩家,系統會對其開放許多權限,比如說查詢某次副本的成員名單,而教廷作爲遊戲圈裏最大的勢力之一,自然也是有這樣的玩家的。

黎曉曉收到柳澄的信兒是在和吳楓分開沒幾分鐘的時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