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電光火石間,牧海川剛剛向後急退,而我,便好似幽靈一般,以超越了人類極限的速度,朝着牧海川直追而去! 說到這裏,我就不得不提一下太阿劍了……

自從我得到了項羽的認可,靠着白起的力量,掌握了這柄神兵之後,我的力量,就猶如全方位的提升,包括速度,力量,爆發力,身體強度等等,都獲得了一個質的飛躍!

話說回來,我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只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爲太阿劍的緣故,還有一點,我不知道當我放下太阿劍的那一刻,這股恐怖的力量,還會不會繼續留存在我身上……

不管怎麼樣,這種恐怖的力量,現在仍舊存在於我的身上,我也必須要利用這股恐怖的力量,做些什麼……

書歸正傳。

不足一吸之間,我就已經追上了牧海川,甚至,他那張寫滿了驚恐的臉龐,以及瞳孔急劇狂縮的眼瞳,都清晰的映入了我的眼中!

我對這種表情,可是非常熟悉,通常會露出這種表情的人,都是將死之人……

“死吧!”我猙獰一笑,極其冷漠的朝着近在咫尺的牧海川輕吟了一聲。

下一刻,我陡然揮劍,太阿劍宛若死神手中的鐮刀,徑直朝着牧海川的脖頸斬了去!

古樸的太阿劍發出了一道輕吟之聲,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攝人心魂,尤其是牧海川,在這道劍吟聲響起的一瞬間,面如死灰,彷彿沒有生機的死屍……

長劍如鷹擊長空,又似白虹貫日,在虛空中劃出了一道圓潤的弧線,那璀璨金芒,伴隨着圓弧的完成,也只是一閃而過,隨後,一縷鮮血飆射而出,又濺了我一臉……

咚!

一道悶響聲傳來,一顆夾雜着鮮血的頭顱,也隨之滾到了地上……正是牧海川的首級!

牧海川,龍虎山掌教張道一的師弟,具有秒殺天狗的實力,而且還是暗礁島之戰,龍虎山一方的領軍人物,而此時,集萬千光環於一身的牧海川,卻被我一劍斬去了首級,如此一幕,當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牧海川之前還接二連三的嘲弄於我,這就更諷刺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屏蔽了呼吸,視線齊齊的鎖定到了牧海川的那具無頭屍體之上!

這時候,牧海川的那具無頭屍體,彷彿失重那般,緩緩的向後倒去,衆人的目光,也自然是隨着牧海川的的無頭屍體,朝着地面移動了過去……

哐!

牧海川的無頭屍體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頓時激起了一陣塵煙,只不過,那陣塵煙,很快便被噴濺的鮮血壓了下去,霎時間,濃郁的血腥味,便開始在空氣中不斷遊離,擴散!

而我,並沒有理會衆人那種震撼到極點的表情,我只是輕抖了一下太阿劍,又伸手抹去了臉上的血跡,一切,就彷彿是斬殺八岐羅迦的場景重演那般……

通過斬殺八岐羅迦和牧海川,我發現,這太阿劍不僅威力無窮,而且,其中好像還隱藏着某種神祕的力量,那股神祕的力量,就好像能夠勾魂懾魄似的,讓目標人物無法反抗,也無力反抗那般,神祕之極!

還是那句話,無論如何,這股恐怖的力量,現在都是爲我所用……

再說場中。

牧海川死後,足足過了半晌,衆人才將視線轉移到我的身上。

此時,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驚駭無比的神色,就彷彿,他們正在見證奇蹟那般……可是,奇蹟,現在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死一般的沉寂,再次將暗礁島籠罩了起來。

沒有人出聲,甚至所有人都忘記了呼吸!

此時,衆人的眼瞳之中,幾乎已經被我持劍的身影,完全佔據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我的右眼,又產生了一陣刺痛的感覺!

當這陣刺痛的感覺剛剛通過神經,傳入我的大腦之後,我的右眼,又一次產生了變化,眼前的視線,也再一次變成了血染的紅色!

化瞳天機眼,噬魂,又開啓了?

這是我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當我腦中的念頭剛剛閃過,便見牧海川的那顆頭顱,泛起了一股黑色的鬼氣……毫無疑問,牧海川的靈魂,準備離體了!

普通人死後,靈魂會變成沒有任何思維的遊魂,甚至絕大部分人死後,靈魂會在屍體裏停留很久,纔會離開身體,這應該算是一種習慣和眷戀,也算是一種經歷生與死的過程。

但是,對於我們術人來說,我們的靈魂強度,遠強於普通人,並且擁有自主意識,就像八岐羅迦那樣,身體死亡之後,八岐羅迦的靈魂在第一時間離開了身體,並且想要逃走,這便是術人的靈魂,與普通人的靈魂最大的區別,當然,這也是成爲鬼修的必要條件之一!

再說我的化瞳天機眼,當牧海川的頭顱泛起鬼氣的那一剎那,我的化瞳天機眼,便和之前的普通天機眼一樣,自動開啓,看樣子,進化之後的化瞳天機眼,仍舊保持着這個良好的習慣,唯一不同的是,被化瞳天機眼吞噬之後的靈魂,應該會直接進入白起的肚子裏吧?

書歸正傳。

這牧海川的靈魂,可就沒有八岐羅迦的靈魂那般幸運了,這傢伙的靈魂還沒有完全凝聚出鬼體,我的化瞳天機眼便開啓了,自然而然,等待牧海川之魂的,也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被“噬魂”吞掉……

再說牧海川頭顱上包裹的那層黑氣,當我的化瞳天機眼開啓之時,那股黑氣便好像遭遇到了某股強大的吸引力,還未凝聚出鬼體,便直接化作一道飛煙,鑽入了我的右眼之中!

整個過程,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而且,只有事先開了陰陽眼的人才能看清楚,所以,目睹我吞噬牧海川靈魂這一幕的人,並不多,可是,目睹整個過程的數人之中,恰好有陸茗軒……

“天機眼……化瞳天機眼!”陸茗軒打破了暗礁島上死一般的沉靜,失聲叫了來!

陸茗軒的聲音,好像是一塊巨石投入平靜的湖泊那般,頓時激起了一陣澎湃浪花!

暗礁島上的衆人,可能不認識我手中的太阿劍,但他們,卻絕對不可能沒聽過天機眼,畢竟天機眼是天機家族的象徵,尤其是第二境界的化瞳天機眼,這羣屬於靈異世界之中的人,更是如雷貫耳!

如今,陸茗軒失聲喊出了化瞳天機眼,這就代表,我真的完成了蛻變,進化到了化瞳天機眼的程度!

陸茗軒的這道喊聲,並沒有直接消散,而是猶如繞樑絃音那般,不斷在衆人的耳邊徘徊……

這一刻,衆人看我的眼神,又一次發生了改變,變成了那種,恐懼之中,充滿了驚訝,驚訝之中,又夾雜着震撼的複雜目光!

尤其是龍虎山那邊剩下的八個人,他們本來,並沒有從我秒殺牧海川的震撼之中醒悟過來,可是,卻被陸茗軒打破死寂的那句“化瞳天機眼”的叫聲,給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當即,那龍虎山僅剩的八人,紛紛面露懼色,更是情不自禁的向後退了數步! 龍虎山衆人的舉動,好像引發了其餘衆人的連鎖反應那般,當即,暗礁島上的其餘衆人,紛紛扭過了頭,將視線定格在了龍虎山八人的身上,當然,也包括我!

我輕蔑的撇了一眼龍虎山一方的八人,隨後,我便扭過頭,望向了陸茗軒和石乾坤,淡淡的出言說道:“你們,也是被龍虎山所傷?”

石乾坤想說話,不過,卻被陸茗軒搶先了一步。

“楚風,你的天機眼,進化到了化瞳之境?”陸茗軒驚喜交加的盯着我,“而且,你的化瞳天機眼,能力似乎是吞噬靈魂,對吧?”

我不否認的朝着陸茗軒點了點頭,但我卻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因爲,連我自己都沒搞清楚,我的化瞳天機眼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隨後,我便將目光,從陸茗軒和石乾坤的身上轉移到了龍虎山一方,嘴角噙着一抹猙獰的笑意,戲謔的又問了一遍剛纔的問題,“我的夥伴,是被你們打傷的吧?”

見我將目光投向了他們,龍虎山的那八人,再次向後退了一步,而且,這八個人臉上的表情,清一色的全都是恐慌與驚懼!

看來,我秒殺牧海川的那一幕,的確帶給了他們很大的衝擊!

當即,一名龍虎山的傢伙顫顫巍巍的的對我大叫了起來,“楚風……我們是龍虎山的人,你不能殺我們,如果我們全都死在你的手裏,掌教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這傢伙此時的內心,一定充滿了恐懼,因爲他說的話,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你們是龍虎山的人又能怎麼樣?

小爺我殺的就是龍虎山的狗!

還擡出了張道一來壓我?

不提張道一還好,一提張道一,就會讓我想起張銘臨死前的一幕,這不是刺激我,是什麼?

而且,那傢伙竟然還說,如果我殺了他們,張道一不會放過我,真是太可笑了!

就算我不殺他們,牧海川死於我手,這是事實,張道一會不爲牧海川報仇?

更何況,就算張道一和龍虎山想與我何談,小爺會答應嗎?

滅殺張道一,砸了龍虎山,是我對張銘的承諾,哪怕張道一跪在我面前,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我盯着龍虎山那人,臉上的笑意,又濃了幾分,並且用一種充滿了殺氣的語調,陰聲說道:“其實,當你們以龍虎山的身份,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結局……死吧!”

說完這句話,我便拖着太阿劍,一步步的朝着龍虎山的八人走了過去……

“準備……戰鬥……佈陣……北斗七星驚雷大陣……”龍虎山那邊的說話之人,毫無氣勢的吼出了一句。

從這傢伙的聲音之中,我已經聽出了一種叫做“膽怯”的情緒……

不過,爲了活下去,龍虎山的八人,也只好硬着眉頭,開始布那個叫做什麼北斗七星驚雷大陣的陣法……

這時候,便見那說話之人,快步向後退去,而其餘七人則是一臉驚懼的向前邁出了幾步,並且變換站位,當然,不論這七人如何變換站位,他們始終都徘徊在與北斗七星相對應的“勺”形位置……

與此同時,佈陣的那七人,雙手還在不斷捏掐着某種法訣,口中更是猶如碎碎念一般,輕聲念起了一些我聽不懂的咒語……

我有些費解的望着結陣的七名龍虎山之人,我可不知道那個什麼北斗七星驚雷大陣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可是,我不知道,並不代表別人不知道……

就在此時,一旁的李靈兒突然失聲喊道:“楚風!快退!他們結的是龍虎山破壞力最強的三大陣法之一,而且……那傢伙手裏有紫級符籙,應該是張道一留給他們,用作充當陣眼的符籙!” 李靈兒的聲音之中,充滿擔憂,但傳入我耳中,卻是還有另外一種含義……比如說,紫級符籙!

當即,我異常果斷的將目光越過了結陣的七人,直接落到了陣法最後方,也就是之前與我對話,後來又繼續向後退的那人身上……

便見那傢伙的手中,真的掐着一道泛着紫色電流的紫級符籙!

紫級符籙,只有大天位的術人,才又能力繪製,至於李靈兒是根據什麼認定,那張符籙是張道一的傑作,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張道一的道行,深不可測,之前在祖乙大墓之中,他之所以會被我打瞎一隻眼睛,那是因爲祖乙大墓之中的禁制,壓制了張道一本身的實力以及道行,再加之我的特殊能力全都能使用,又有白起的恐怖力量相助,種種巧合碰撞在一起,才讓我打贏了當時的逆天一戰!

而如今,如果那傢伙手中的紫級符籙,真的是張道一的傑作,並且用來當作陣眼,催動大陣,那還真有些棘手!

直白的說,就相當於,我一人,面對那七名結陣之人,以及陣法力量的加成,還有張道一的符籙,所有力量的總和!

難怪李靈兒讓我快退……這麼多力量疊加到一起,就算是牧海川,估計也能被直接秒了,那麼,秒了牧海川的我,與疊加到一起的多種力量相抗衡,最多就是五五開!

不過,這是李靈兒對我實力的預估而已!

話說回來,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現在究竟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我只知道,只要我的手中還有太阿劍在,那我,便是一往無前,戰無不勝的戰神,任何力量,我都有信心去與之硬撼!

這,便是白起的戰意,太阿劍的自信,項羽的霸氣!

李靈兒的話,並沒有讓我的信念,產生一絲的動搖,相反,卻激起了我骨子裏的傲氣,以及太阿劍賦予我的不滅精神!

劍在手,可斬蒼天!

劍不滅,神魔可誅!

“戰!”我挺起了太阿劍,凜然怒吼了一聲。

這一刻,我就像是一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挺着太阿劍,瘋狂的朝着龍虎山的北斗七星驚雷大陣衝了過去!

如此一幕,當真是看傻了所有人!

包括李靈兒等人在內,所有人,都彷彿進入到了石化狀態!

也許,在這一刻,衆人的眼中,已經自動屏蔽了那所謂的北斗七星驚雷大陣,只剩下了傲骨錚錚的我,而已……

另一邊,負責結陣的七名龍虎山之人,見我對他們的北斗七星驚雷大陣沒有絲毫的懼意,反倒是朝着他們直衝了過去,這七人當即自亂陣腳,結印的手不利索了,腳下不斷變換的腳步,也有些倉惶了……

“穩住!”陣法之後,那名手持符籙的龍虎山之人,厲聲大吼了起來,“楚風再強,也敵不過我們的大陣,更何況,陣眼符籙可是掌教親手繪製的紫級符籙,楚風,必死無疑!”

被手持符籙那人這麼一喊,負責結陣的七名龍虎山之人,也是逐漸的穩住了陣腳,集中精力,正式發動起了那所謂的北斗七星驚雷大陣!

而此時,我的身影,已經衝出了老遠,距離北斗七星驚雷大陣最前面的那兩人,不過數米之遙而已!

與此同時,那北斗七星驚雷大陣好像已經開啓了,便見陣法中的七人,周身突然閃現一道紫色雷光,宛若靈蛇一般,圍着那七人的身體盤旋不止!

“陣開!”

手持符籙的那人,凜然高喝一聲,下一瞬間,陣法中那七人周身纏繞的紫色雷電,彷彿被某種力量操控那般,直衝雲霄! 七道紫色電流飛速射入了夜空之中,轉瞬即逝,隨即,那漆黑的夜空中,隱約泛起了一陣低沉的雷鳴之聲……

轟轟轟!

沉悶的雷聲,好像,正在醞釀着什麼似的……

不過,這些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我現在,只想儘快幹掉結陣的七人,以及立於陣法後方,手持符籙的龍虎山之人!

我一整心神,眼神再次變得堅毅起來,當即,我手持古劍,毫不猶豫的衝向了北斗七星驚雷大陣!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比之我手中的太阿劍,更加閃耀的紫色光芒,宛若天降烈陽那般,直接穿過雲層,灑滿了暗礁島,霎時間,整座暗礁島,猶如沐浴日光,甚至,還讓人產生了一種置身白晝的錯覺!

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過,緊接着,蒼穹中的雷聲,突然大了起來,而且,要比我們平時所能聽到的雷聲,大上數倍!

轟轟轟……

一連串的驚雷聲,猶如被引爆的炸彈那般,不斷炸響,可是,這陣驚雷聲還未消散,忽的,天空之中,陡然閃過了一道刺眼奪目的紫色電光!

下一刻,一道宛若出雲蛟龍一般的紫色雷電,直接從蒼穹之中閃現,以一種快到了極致的速度,狂暴無比的朝着暗礁島砸了下來!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別說衆人沒有時間反應,就算是我,面對這道突然沖天而降的巨雷,都有些應接不暇……

再說那道紫色天雷,速度奇快,在不足一吸的時間之內,便已經降臨到了暗礁島的上空!

霎時間,整座暗礁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甚至,將暗礁島包裹的海水,彷彿都受到了這道恐怖天雷的影響,海水翻騰不止,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水,不斷噴發,形成了一道道此起彼伏,絡繹不絕的水牆!

天雷之威,竟引發了大自然的微妙變化,不得不說,這道恐怖天雷之中所蘊涵的威力,當真是無比驚人!

我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仰頭凝視那道紫色天雷,便見那道紫色天雷,在我眼瞳中映出的影像,越來越大,根據我的推算,其直徑,絕對超過了我們認知當中的大蟒蛇的粗度!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此時,我才發現,這道紫色天雷的目標,好像就是我……

難道,這就是北斗七星驚雷大陣所產生的效果嗎?

有點意思!

此時,龍虎山那邊,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句,“楚風,讓你嚐嚐我龍虎山三大奇陣之一,北斗七星驚雷大陣的真正威力……此戰過後,世間,再無楚風!”

聞着這道充滿了挑釁和蔑視的話語,我凜然揚起了嘴角,望向那道來勢洶洶,堪稱我迄今爲止,見到過的最粗壯的紫色天雷……

幾乎就在一瞬間,我也作出了我最後的決定,那就是……幹!

我一甩手,變成了雙手握劍的姿勢,旋即,我的膝蓋微彎,蓄力,發力,縱躍,所有動作,一氣呵成,當即,在紫色雷光的照耀下,我雙手握劍,面對那道恐怖的紫色天雷,狂衝而去!

既然這道天雷的目標是我,那我便先斬了這道天雷,再去破龍虎山的北斗七星驚雷大陣!

這天,遮住我眼,當斬之!

這雷,阻擋我路,亦當斬之!

“斬!”我飛身縱躍,宛若驚鴻,手中長劍,好似游龍,雖然我此時氣勢驚人,但與大自然所產生的天雷相比,我卻依然渺小,可是,此時此刻,我卻要持劍,斬雷! 天雷,氣勢如虹,由空中砸落,彷彿毀天滅地那般,威力無窮!

而我,勢單力薄,從地面躍起,只憑手中太阿古劍,欲與天爭!

這一刻,毫不誇張的說,所有人,包括胡墨和迦樓羅卡羅爾在內,衆人的目光,應該全都聚集到了我與那道紫色天雷的身上了,而我向天縱躍,硬拼天雷的一幕,也註定會深深的刻入衆人的腦中!

天雷速度奇快,而我的速度,也不慢,電光火石之間,我與那天雷,已經撞到了一起!

半空中,陡然乍現出兩道撞擊在一起的光芒,金光和紫芒!

那金光,由下至上,彷彿想遏制天雷下落的趨勢,而天雷,由上至下,好似要毀滅下方所有!

吱……

一陣極其刺耳的摩擦聲,完全蓋過了餘音未散的驚雷聲!

可是,下一瞬間,那刺耳的摩擦聲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響徹天地的悶響聲!

嘭!

劇烈的悶響聲陡然炸開,其迴音,縱貫整個暗礁島!

便見虛空中的那道紫色天雷,異常狂猛的將金色光芒壓制了下去,甚至,直接將金色光芒砸進了地面!

此時,整座暗礁島都在震顫,爲那天雷的恐怖威力而顫慄!

還有那漫天飛舞的煙塵,更是肆無忌憚的蠶食這空氣,幾乎在一眨眼之間,整個戰場,便被翻騰的煙塵完全覆蓋了!

然而,僅僅過了短暫的瞬間,一陣狂暴的勁風陡然捲起,吹散了煙塵,露出了讓所有人都足以銘記一生的場景……

暗礁島的地面,已經被轟出了一道直徑超過十餘米的圓形淺坑,而坑中,我雙臂持劍,將那柄散發着金色光芒的太阿古劍高高舉起,而在太阿古劍的正上方,與古劍的劍刃交匯之處,那道彷彿連接着天空的巨大天雷,仍舊在繼續下落,好像恨不得要立刻將我拍進地底那般!

暗礁島在顫抖,堅硬的地面在炸裂,古樹灌木在搖曳,黃沙厚土在瀰漫,紫色的電流肆意飛濺,金色的光芒碎屑也是漫天飄舞……

毫不誇張的說,此時的暗礁島,彷彿進入到了一種世界末日的狀態,島上的一切,都充滿了絕望的死氣,就好像,當天雷散盡的那一刻,整座島嶼,都會隨之消失那般……

而我,腳踏地面,持劍抗雷,宛如一尊雕像,無論那雷多麼狂暴,我的脊樑,始終不曾彎過一分……我雖渺小,但卻霸氣無比!

就在這時候,我扭曲的五官上,突然洋溢起了猙獰的狂笑,“龍虎山的三大奇陣……不過如此而已!”

我凜然咆哮一聲,下一刻,我手中的太阿劍,突然光芒大放,好似耀眼的太陽那般,散發着刺眼的光輝!

“我楚風,今日便先斬天雷,再斬龍虎山之人的首級!”

我歇斯底里的狂吼一聲,旋即,我將全身的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了雙臂之上,然後奮力揮劍……

那巨大的紫色天雷,在我奮力揮劍的過程中,竟然產生了輕微的震顫,而且,天雷所產生的震顫,正在不斷的加劇,直到幾秒鐘之後,那道天雷的震顫程度,已經達到了一種臨界點……

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