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得得得!我不問了,你嘴裏就沒一句實話!”倪子寒打斷陳志凡的話道。

“你看你看,說了你又不信!”陳志凡一臉無辜的道。

“鬼才信你!說案子吧,接下來我們怎麼做?”說這句話的時候,倪子寒心中有些難過。

她也知道,上一次如果不是因爲自己使性子,胡亂猜忌陳志凡的話,只怕現在已經搞清楚那兩個女人的身份了。

說到案子,陳志凡臉上立馬嚴肅了起來。他淡淡的問道:“倪隊長…”

“你還是叫我子寒吧,倪隊長倪隊長,聽着怪彆扭的!”倪子寒用盡量平淡的語氣說道。

陳志凡沒注意這麼多,點點頭道:“行!倪…子寒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跟蹤的那個女人的樣子嗎?”

倪子寒皺起眉頭,仔細的思索那天的經過。

“那個女人看起來差不多四十來歲的樣子,當時天色已晚,長相沒看清楚,身高一米六左右!”倪子寒仔細的回憶着當時的細節。

陳志凡笑着點點頭,誇讚道:“不錯,記憶力真不錯!”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玩味的道:“別光讓我想啊,你自己也想想,當時你也見了的!”

陳志凡笑着道:“你這是在將我的軍啊!”

倪子寒抿嘴笑着道:“你可是誇下海口說十天破案的,這都過去快一週了!”

陳志凡正色道:“除了你說的這些,那個女人的身材其實很好,只是故意穿了一些寬鬆的衣服,衣服裏面應該填了不少其他的東西!”

“吹呢吧,這你怎麼發現的?”倪子寒一臉的不相信,在她看來,那個女人的身材臃腫,最少也有四十多歲了。

陳志凡繼續解釋道:“但凡是人,不管他出於什麼樣的目的進行僞裝,在確認自己身邊沒人的時候,都會放鬆警惕,展現出他原來的樣子。”

倪子寒沒聽明白陳志凡的話,一臉茫然的看着陳志凡。

陳志凡接着道:“你仔細回憶一下,當時她快要到那個女人住的房子的時候,是什麼狀態?”

倪子寒仔細的搜索着記憶,喃喃的道:“她當時回頭看了一圈,發現沒人之後,快步走進了屋子裏。”

陳志凡點點頭道:“這就是了!你自己是女人,可能平時不太注意。可男人對這方面很敏感,年輕女人和中年女人走路的姿勢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倪子寒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的道:“怎麼越說越玄乎了!”

“這其實沒什麼好奇的,你如果注意一下,你也能分辨出來!這麼說吧,一個孩子從學會走路開始,一直到變成老頭子,他走路的姿勢會不會發生變化?”

“那肯定會啊!”

“這不就行了!”

倪子寒仔細的考慮着陳志凡的話,點點頭道:“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不過,就算這個女人是個年輕女人,又能說明什麼呢?”

陳志凡淡淡的道:“還真不能說明什麼!不過,如果說能準確的判斷出那個女人的年齡,我們在縮小範圍排查的時候,會容易很多!”

倪子寒點點頭道:“這倒是!”

“好了,今天晚上,繼續去老地方蹲點!”

“行!”倪子寒轉念一想,對陳志凡道:“志凡,我們老這麼守株待兔,也不是辦法,如果案子和這兩個人沒關係,那我們不是白白浪費時間了嗎?”

可能倪子寒自己都沒注意到,他叫陳志凡的口氣已經從神棍變成了志凡。

陳志凡的心思也一直在案子上,自然也沒注意到。

陳志凡點點頭,道:“你說的對!可現在只有這一條線索,就算錯,也只能徹底錯下去了!”

倪子寒有些無奈,黯然的點點頭。

還是以前的飯店,還是裝出一副情侶的樣子。

只是,這一次,倪子寒的心境和上次完全不同。

上一次,倪子寒之所以和陳志凡拌情侶,是萬不得已,爲了破案刻意爲之。

可這一次,倪子寒卻在想,那個女人能不能遲來一點。望着陳志凡的時候,甚至希望陳志凡能緊緊抱着自己,或者深深的吻自己。

陳志凡哪裏知道倪子寒的心思,雖然還是和倪子寒坐在一起,手也搭在倪子寒的肩膀上,可完全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沒半點不規矩的行爲。

倪子寒感念陳志凡是一個紳士的同時,心中也有一些小小的失落。

這種心情,在以前可從來沒有過。

以前他們辦案子的時候,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景。

可不管長得多帥的男的坐在倪子寒身邊,她都會覺得特別不自然,還有一絲厭惡。

就在倪子寒想入非非的時候,一副熟悉的身影陷入了陳志凡的眼簾。

還是相同的時間,還是相同的造型。

陳志凡看倪子寒正在走神,急忙輕輕的推了推她。

倪子寒一下子反應過來,急忙整理下自己的頭髮,掩飾自己的尷尬。

順着陳志凡眼神所指的方向,倪子寒也看到了窗子外面的女人。

倪子寒打定了注意,這一次,不管她們再耍什麼伎倆,自己都不會再犯上次那樣的渾。

等這個身影過去,陳志凡才急忙拉起倪子寒,快步走出了飯店。

和上次一樣,陳志凡塞給老闆百五塊錢,又做出了個禁聲的手勢,低聲道:“不用找了!”

店老闆會以的點着頭,一臉完全明白的樣子。

店老闆心裏在想,這個小白臉,一定是泡了別人的老婆,這是着急走呢。

轉這類人的錢,店老闆心中沒有一點愧疚,甚至覺得自己這是在做好事。

倪子寒任由陳志凡牽着自己的手,她多想一直這樣下去。

不久之後,陳志凡發現了自己還牽着倪子寒呢,急忙不好意思的低聲道:“我不是故意的!”

倪子寒紅着臉,低聲回道:“沒事,工作而已!”

陳志凡看倪子寒沒生氣,也不再理會,急忙躡手躡腳的跟着那個女人。

和上次一樣,女人快到出租屋的時候,先是四下打量,看到沒人之後,快步走向了那座房子。

這一次,倪子寒看了個清清楚楚。

那個女人果然和陳志凡說的一樣,放棄了僞裝。雖然走的很急,但還是掩飾不住從身體上發出的那種優雅與風騷。

等女人走進了屋子,倪子寒低聲道:“又讓你蒙對了,她還真是個年輕的女人!”

陳志凡玩味的一笑,示意倪子寒跟着自己走。

倪子寒暗中點點頭,和陳志凡一起悄悄的來到了那間房子跟前。

和上次一樣,女人進去不久之後,房間裏便傳出來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

倪子寒雖然有些尷尬,但卻沒像上次一樣那麼冒失,只是控制自己儘量別被聲音干擾到。

陳志凡仔細的聽着房間裏面除了錄音之外其他所有的聲音。因爲是神仙,陳志凡的聽力要比倪子寒好太多。

本來上次就可以打聽清楚裏面的情況,卻被倪子寒打斷了。

這一次,陳志凡總算是聽了個明明白白。可遺憾的是,陳志凡雖然聽清楚了房間裏面的對話,卻根本不能明白這對話的意思。

屋子裏的對話只有簡單的兩句,其中的一個人問道:“還有多少了?”

另外一人回道:“最後九個!”

“啥時候來?”

“不知道,等消息吧!”

說完之後,屋子裏面再也沒了聲音。

陳志凡非常想知道屋子裏面的情況,其實這對於他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可天庭的規矩在那裏,神仙如果來到人間,只能使用一些簡單的法術,其他的一概不能使用。

對於可以在人間使用法術的種類,天規中有着明確的記載。

所以,陳志凡縱然有萬般能耐,也使不出來。 我們煉製涅槃丹的距離,又近了一步。」帝玄胤滿臉的喜悅,為夜冰依感覺到驕傲,抱著她忍不住親了好幾口。

弄得夜冰依也沒心情再去想別的了,嬌羞的沉醉在他的懷裡。

可是,很快就又來了一個煞風景的,探頭在夜冰依的身邊說道,「娘親,我也幫了你這麼大的忙,我的獎勵呢?」夜雲澈道。

夜冰依望了兒子,嘴角微抽說道,「那好吧,今天確實是你的功勞最大,你想要什麼呢?」

夜雲澈立即咧嘴笑道,「也沒什麼,就是娘親最近很少陪我玩,今天晚上咱們就一起睡吧,我們母子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話音一落,夜雲澈便立即感覺到一陣殺氣朝著他壓迫而來,抬頭,便對上自己爹爹一張充滿暴風雨的臉,好像他欠了他錢似的。

夜雲澈立即摸了摸鼻子,拉著夜冰依的手抱怨道:「娘親,爹爹瞪我。」

「嗯?」夜冰依疑惑的轉過頭來看向帝玄胤,當然了,她自然知道他為什麼會跟自己的兒子過不去,不過,她還是要站在公平的角度,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帝玄胤的臉色立即恢復正常,一臉茫然道:「有嗎?小澈兒,我什麼時候瞪你了?你這孩子最近是不是眼神不太好?」

「我的眼神不太好?」夜雲澈無語的搖了搖頭,然後也朝他狠狠的瞪過去一眼。

帝玄胤眯起眼睛,「你居然敢瞪你的老子?」

「爹爹,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啊?我什麼時候瞪你了?」夜雲澈無辜道。

「哈哈哈……」夜冰依被這父子兩個人逗得哈哈大笑。

當別人都得到相應的獎賞之後,夜冰依也獨自去了一個地方領取夜紫幽花。

眾人都好奇的打量著她,目光似乎想把她給穿個洞,很難想象,她這樣優秀的人,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這便是本次的頭籌。」盟主笑著將一個盒子交給了夜冰依。

夜冰依親自打開,確認了這是夜紫幽花之後,就收了起來。

然後,她們接下來就該去找其他的藥材了。

給完獎勵之後,盟主又說道,「夜姑娘,因為你表現出色,所以本盟主誠心的邀請你來擔任我們的元老職位,不知你意下如何?

當然,老夫也知道夜姑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也為你考慮過,只要我們煉丹堂有事的時候,你過來,參加一下內部的事情,其餘的時間,你可以隨意去哪裡。」

夜冰依聞言沒有拒絕,立即點頭道:「好的!沒問題。」

看到夜冰依爽快的答應,盟主大人也笑了笑,然後又給她講了一些關於元老位置一些的什麼事情,等等。

其他的煉丹師,也都向夜冰依道賀。

可是最後,盟主大人也沒有著急讓夜冰依走。

揮退了閑雜人等,留下了天大師,賀大師,吳大師和夜冰依交談。

夜冰依看著幾人的神色,坐了下來,靜靜等著盟主說話。

盟主等人對視了一眼,最後吳迪率先開口說道:「依依,關於你們娘親的事情,你是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其實盟主和賀大師,天大師也都知道了。」 這時候離房子已經比較遠了,倪子寒開口問道:“現在怎麼辦?除了那些聲音,其他的都聽不到!”

陳志凡擺擺手,示意倪子寒不要說話。這時候,他在努力的想,那個聲音,自己到底在哪裏聽到過。

陳志凡作爲神仙,屋子裏面的人說話,雖然隔着牆壁,但實際上就和在他耳邊說差不多一樣。

緊接着,房子的門吱嘎一聲打開了,院子裏想起了匆忙的腳步聲。

這時候想躲一定會被院子裏的人發現,陳志凡和倪子寒只好悄悄的呆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可過了幾秒鐘之後,發現那個腳步聲已經漸漸的遠去了。

陳志凡仔細一聽,發現那個出門的人早已經走的遠了。

原來進門的時候,那個女人是從院子的後門進去的。可出門的時候卻是從正門走出去的。

陳志凡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女人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同時,剛纔房間裏面對話的聲音一直在陳志凡的耳邊徘徊。這個聲音陳志凡感覺到非常的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究竟在那裏聽到過。

正思考着,倪子寒輕輕的推推陳志凡,低聲問道:“現在怎麼辦?”

陳志凡在黑暗中悄悄靠近倪子寒的耳朵,輕聲道:“過去再說!”

倪子寒點點頭,意識道陳志凡黑暗中看不到自己,又輕聲“嗯”了一聲,緩緩退到了那邊的路上。

這時候離房子已經比較遠了,倪子寒開口問道:“現在怎麼辦?除了那些聲音,其他的都聽不到!”

陳志凡擺擺手,示意倪子寒不要說話。這時候,他在努力的想,那個聲音,自己到底在哪裏聽到過。

陳志凡作爲神仙,屋子裏面的人說話,雖然隔着牆壁,但實際上就和在他耳邊說差不多一樣。

唯一遺憾的是,陳志凡看不到說話人的面貌。

“哎!就是想不起來!”陳志凡垂頭喪氣的道。

倪子寒茫然的問道:“想不起來什麼啊!”

陳志凡這纔想到,自己雖然聽清楚了裏面的話,但倪子寒卻聽不到。想到這,便對倪子寒解釋道:“房間裏面那兩個女人曾經有過對話,其中一個聲音非常熟悉,就是一時半會想不起來是誰!”

倪子寒睜大眼睛問道:“房間裏面有聲音?你不會聽錯了吧?”房間裏面的對話,倪子寒是一句都沒聽到,所以她比較懷疑。

陳志凡淡淡的搖搖頭道:“不會聽錯的!”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的表情,知道他沒有信口胡謅,便仔細的道:“你既然不是西班市的人,那你認識的人一定不多!”

聽到倪子寒的聲音,陳志凡恍然大悟,開心的道:“謝謝你子寒!”

陳志凡多聰明的人,倪子寒只是稍稍一點,便已經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陳志凡既然不是西班市的人,那他認識的人自然不會很多。而這些人裏面,女人肯定會更加少。

所以,這樣排查下來,很快便能判斷出那個聲音到底是誰的!

難怪陳志凡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倪子寒這是幫他找到了辦法。 夜冰依微微一愣,然後又聽到吳迪說,「想要解決柔兒身上的辦法,就是要煉製成功涅槃丹。

可是想要煉造涅槃丹的步驟很難,其中也要找到很多藥材,當中就包括夜紫幽花。

上一次,你向我們打聽涅槃丹,我們就悄悄留意,然後當你又想得到夜紫幽花,夜紫幽花乃是涅槃丹的藥材之一,我們便推測你這次來參加這場比賽,為的就是這一次的頭籌夜紫幽花,不是為了名額。

所以,我猜的不錯的話,你便是打算要煉製涅槃丹的吧?」

「我們也看到過你之前寫的那一半涅槃丹的配方,其中確實都是涅槃丹的煉製方子。

所以,你上一次有了那半個方子,又積極的想要湊齊藥材,你是不是手裡有著完整的涅槃丹的方子呢?」吳大師問道。

夜冰依看著幾人嚴肅的臉色,微微沉吟,確實,她一人之力要煉製丹藥比較難,倘若有了他們的幫助,相對就會容易些。

她點了點頭,「沒錯,我的手裡確實有完整的煉丹配方,但是我有完整的配方,也有了神級的煉丹爐,可是卻沒有神級的異火,所以就算是收集了藥材,恐怕也是沒辦法完成涅槃丹。」

聽到夜冰依的話,盟主還有幾位大師的眼中都齊齊閃過一抹喜色,盟主開口:「我們猜的果然不錯,夜姑娘,你的那隻獸寵它可以製造出火,那火雖然比一般的火要厲害,可是比神級還差一些。」

夜冰依點點頭,「盟主大人說的不錯,所以這才是眼下令我煩心的事情,想要找到神級的火種,確實很不容易。」

「據我所知,這個大陸能夠稱得上是神級的異火,也就只有一種,那就是紅蓮主火,它跟地獄中的紅蓮業火恰恰相反,它是人間之神界相連的最為炙熱的一種烈火。」

「紅蓮主火?」這不是龍王龍后要找的么?

夜冰依的眼前一亮,難道這就是煉製涅槃丹的異火?

「是的,聽說紅蓮主火消失在上古遺迹的戰場,但是這隻不過是一個傳說,也沒有人知道真假,至今也沒有人見過它。」盟主說道。

「那麼那個古遺迹在哪裡?」夜冰依繼續追問。

「估計在大陸的西方之地,那個地方極為險惡,從這裡,到那裡快速度,也需要至少半個月的時間,但是你們就算去了,也未必真的能夠進入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