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呃……第一次見到有你這麼求婚的。”

“這代表着我一片赤誠,如果你還不相信我的誠意,我可以將下面的也脫去。”

“不要,我相信了。”

蘇琳琳將手指伸過去,意思是讓他幫自己帶上。

李初元何等機靈,他馬上將戒指給其帶上了。這就是將人套牢了吧,他這樣想着。

蘇琳琳帶上之後李初元就將其抱了起來,笑道:“謝謝你。”

“啊。 龍門戰神 你瘋了。”蘇琳琳嚇得連忙抱住了他的脖子。

可是李初元卻十分興奮的將人抱進了浴室,然後打開了水籠頭。就算蘇琳琳不想洗但也被水給澆溼了。

她非常的鬱悶,但是又有一點快樂,就這樣十分順其自然的兩人從浴室中又抱到了臥室。從地上到牀上。

心心相印,這一夜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一切都那麼順其自然。

可是蘇琳琳鬱悶了,她疼啊,疼的要死要活的。

這個時候她才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腦補過了,一直以爲身體已經交給了學長了,到現在才知道他那時根本已經將妖靈壓制住了,所以自己根本還是個姑娘。

而事後她問了爲什麼自己都和他在一起了還是會流血的,李初元竟然說其實他幽靈狀態和她那個是不會破身的。

所以,他們之前根本算不上有實質的關係啊!

自己那麼早就認命了,這樣真的好嗎?

其實也算是好吧,因爲自己的男朋友對自己真心不錯。

第二天他的溫柔可以滴下水來,惹得蘇琳琳即害羞又開心,想着這樣要是早點嫁了也是好的。

不過沒想到她真的嫁的挺快的,據李初元所講他們李家都是早婚。不早婚能怎麼樣,誰讓他們一不小心有了呢?

要說起來也不能怪人家李初元啊。主要是蘇琳琳覺得兩人在一起的時候用那個不舒服,於是想着一次兩次應該沒有什麼,沒想到意外就這樣發生了。

有了不能不要啊,於是他們只能這樣結婚了。

結婚這件事其實挺倉促的。但是參加婚禮的人卻很多。

李初元高興的什麼似的,雖然儘量擺得十分嚴肅的樣子,但嘴角一直挑着。

我的第99張地圖 蘇琳琳很不舒服,全程仍堅持着。可是她換完了衣服之後就吐了,惹得衆人似乎都明白了兩人迅速決定結婚的理由。

其實別人還不知情,他們兩人一直瞞的挺緊的。

只是沒想到現在他們都知道了,蘇琳琳第一次當衆又是臉紅又是緊張。而最高興的是婆婆肖萌,她竟然笑着走拉起了蘇琳琳的手,笑道:“雖然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做奶奶,但是這真的是雙喜臨門啊。”

蘇琳琳幾乎羞得快鑽進牆裏去了,但是婆婆還問公公道:“景容,我們是不是應該放心了。”

“嗯。”

“爸爸。媽媽,你們……”

李初元知道他們講的是什麼,現在自己成家立業,他們是要去冥界了。他一陣感動,然後拉着蘇琳琳一起給肖萌與李景容跪下了。

蘇琳琳也知道了他們夫妻爲李初元做的事情了,於是便與他一起跪下向他們夫妻道謝。

肖萌感動的直哭,將他們扶起道:“現在你們都幸福了。”她看了一眼旁邊站着的女兒初月與虯龍,他們也是一副恩恩愛愛的樣子,獨獨一邊的李初年還單着。

她嘆了口氣,表情全寫在臉上。

李初年馬上笑道:“我們還是讓他們早一點完禮吧,弟妹好像不是太舒服。”肖萌這纔想到這邊,然後對李初年道:“過一會兒再收拾你。”李初年有些虛弱的一笑,他的眼神看着大廳中的一角,那裏有雙純潔的小白兔似的眼睛正瞧着他。 肖芸娜非常的鬱悶,她被那隻大變態盯得連心臟都忘記跳了。

記得十幾歲前,自己還不知所謂大哥哥大哥哥的整天跟着他的屁股後面跑來跑去。好像從十五六歲的時候就完全變了,好好的溫柔大哥哥突然間變得有點變態了,可是她即使講出來也沒有人信,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眼見着婚禮進行得差不多了,她想出去喝點飲料輕鬆一下,剛被大變態盯的一眼心裏有些不舒服。

突然間。自己被按倒在牆上,微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她,就好像是被貓盯着的老鼠一樣渾身不舒服。

還沒講話,就被吻住了。

他的吻真的是越來越火熱了,她被吻的連氣息都不均的時候人就被推進了一個教小的房間,這裏應該是酒店服務人員用來放工具的地方,他進去後轉手就將門給叉上了。

“大哥,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萬一被人發現怎麼辦?”

“如果我們的小芸娜不舒服,我可以將她們殺了喲,或者消除記憶也可以,都隨你。”

李初年將肖芸娜推在了牆上,伸手將人抱起讓她的背貼在牆上,而他很直接的對其做了一些讓人耳熱心跳的事情。

肖芸娜這幾年已經被他教養的很敏感了,很快就軟成了一團。可是那個大變態還在她的耳邊小聲道:“今天也是我們的新婚,很激動吧?哦,對了。別亂動,小心弄髒衣服,雖然我最喜歡將小芸娜弄髒了。”

肖芸娜覺得自己走進了一個怪圈,從兩人有關係開始她就覺得十分討厭這樣子。可是慢慢的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的,至少不那麼抗拒了。她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越來越沉淪了。

事情過後,兩人整理了一下。

大變態捏了一下她胖乎乎的小臉兒,道:“如果有了就告訴我,我會娶你的。”

“可是,不是兄妹……”

剛說完人又被按在牆上了,肖芸娜很鬱悶,自己怎麼就忘記了這是他的禁忌,這個是絕對不能提的。

然後入席的時候他們晚了,肖清新看着自己的女兒道:“去哪兒了,爲什麼這麼晚纔回來?”

“小淘氣說灑店的飲料她不喜歡,所以我帶着她出去買了喜歡的。”

啊?

可以這樣說的嗎?

“你也不要太寵她了。”肖清新對自己的這個女兒比較無語。

而常青青將女兒拉到自己的身邊,道:“餓了吧,快坐下來。”

肖芸娜真的餓了,非常的餓,她也是心大被大變態欺負之後還有閒心吃東西。或者她真的是習慣了?

再加上她心裏也含着怨氣,爲什麼父母就不相信自己呢,什麼寵自己……

突然間,一罐她常喝的飲料放在了她的面前。道:“慢點吃。”

看到大變態那寵愛的模樣,她覺得好可怕,今晚他不會又藉機虐待自己吧?

不會的,剛剛明明已經欺負過了,至少要讓她恢復兩三天的。

不過看着元元如此幸福,她就覺得自己結婚也不錯。但是又一想新郎是某個大變態,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其實她也挺奇怪大變態爲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總覺自己的前途很讓人擔憂。

而且今天大變態竟然和她講如果有了他會負責,他會怎麼負責?

啪!

肖芸娜使勁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臉,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

對面的李初年卟哧一聲笑出來道:“不要那麼用力,小心把自己的餃子臉拍成包子臉。”他說完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肖芸娜馬上窘迫道:“我纔不是包子臉。”

“嗯。餃子臉。”

“我纔不是……”

她氣鼓鼓的說着,可是最終仍是取悅了大家。

婚禮過後大家都是好不容易見面所以自然要多聊一會兒,李初年就道:“娜娜還在上學,所以我就先送她回去了。”

“去吧。有兩三個小時的路程,你要小心點開車。”肖萌囑咐了一下,雖說這個兒子公認的三十多歲年紀,可實際上也就和元元還有初月一樣。所以她總是要時時照顧着。

“知道了。”李初年對着肖芸娜挑了下眉,道:“走吧,路上給你買好吃的。”

肖芸娜有着坐車喜歡吃零食的習慣,所以他才這樣講。

當着所有人的面兒肖芸娜不好拒絕。可是上了車後大變態就完全變了樣子,他語氣變得輕佻,眼角總是含着一絲看起來十分危險的笑意。

做爲一個有着幾家投資公司的老闆其實他挺忙的,但是隻要是肖芸娜的事情他總會到場。她小學畢業。初中畢業,高中畢業,現在大學也快畢業了,到時候……

“小芸娜。稍等一下,我去給你買愛吃的東西,外面有點冷你坐在車裏不用下來了。”

“嗯。”

時不時的他會恢復溫柔的大哥哥,但是有時候就會化身爲變態的大野狼。比如他第一次佔有自己的時候。真不知道他在哪裏得到解毒的辦法,可以在沾到自己的血後沒有全身麻痹還能奮勇戰到天亮。

她當時真的太不小心了,竟然被一個大人勾引了去。

“啊……”搖散掉那不愉快的想法,她注意外面的星空,她根本不知道他是將自己當成妹妹一樣還是女朋友。而他也從來沒講過,他愛自己。

正想着的時候,突然間一個水泥灌兒車瘋了似的由街的另一面跑了過來,她一怔之下想跳車已經來不急了。剛剛急開了安全帶那水泥灌車就突然間砸了過來……

李初年在超市裏正在耐心挑選小白兔喜歡吃的東西,今天自己有點過份所以一定要餵飽了才行,不然肯定又要鬧一鬧了。

突然間聽到外面傳來轟的一聲,他連忙放下東西向外面跑去。結果,看到自己的車幾乎半面都被那水泥灌車砸在下面,情形非常的慘烈。

他的整顆心瞬間涼透,馬上跑過去道:“娜娜……娜娜……”她坐的位置已經被砸扁了,他幾乎不知道如果發現她的屍體自己會變得有多瘋狂。

他衝上去拼命的砸玻璃,扯開了車的車,可是就是沒有找到肖芸娜的影子。李初年瘋了似的錘打車子,兩隻手上全是血跡。

而這一切均看在了肖芸娜的眼中,她沒有料到那個大變態其實對她這般關心。看他的樣子好像馬上就要崩潰了一般。不,已經崩潰了。

可是她現在身在下水道沒有辦法現身,否則就世界大亂了。

但是那個大變態已經看到了肇事司機的車輛中走下來一個人,應該是司機。他的頭部撞傷,看來十分的嚴重。

李初年上去就揍了他一拳,道:“我要殺了你。”

不好,要出人命了。

肖芸娜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還好衣服套在身上手機還在兜裏。忙拿出來給李初年打了電話。

可是他打完了人就去想辦法搬灌車根本沒有聽到手機響,直到警察到了,大家動手要將灌車搬開時他才聽到。

下意識的他拿起電話,當看到對方的手機號時忙接了道:“娜娜?”

“嗯,是我,我沒事。”

“沒事……真的沒事?”

“是的。”

肖芸娜說完,注意到大變態卟嗵一聲跪在了地上,整個人似乎被抽空了力量一般一動不動。

心中卟嗵卟嗵直跳,雖然她一直叫他哥哥,但是自己確實比他大了一輩兒。家裏的人都沒有反對自己這樣亂改稱呼,但大概也覺得沒有必要拘束就這樣由着他們。

但實際上,他應該叫自己姑姑的。

以前他還開玩笑叫自己小姑姑。後來就是妹妹,最近幾年就變成了娜娜,而人後則是小芸娜了。

她一直默默接受着這種關係的變化從沒想過掙扎,可是現在她的心似乎有些動搖了。

因爲對方真的是關心她。看着剛剛他那緊張的神情她就明白了。無論是不是男女之間的愛,但是他確實很關心自己。

“太好了,太好了。”對方的聲音有點顫抖,但是很快就恢復過來。道:“既然沒事,爲什麼躲起來。”灌車被搬開了,裏面前沒有她的影子。

“我……我一着急,變身了。”

“哈哈……”

對方的笑聲引來了四面八方的人向他看去。但又理解的,因爲對方的親人不在所以他才如此開心。

“你應該在下水道里吧。”

“嗯剛好車下面有井蓋,我在變身後就搬開鑽了進來。”

“好,我這就去買衣服接你。”李初年站了起來,突然間覺得她是蛇姬真的太好了。因爲如果是普通的人類,剛剛那次她必死無疑。可是蛇姬就不同了,尤其是隔代的遺傳,她比他的媽媽常青青更厲害,甚至可以不完全變身。

除此之外身體也十堅韌,就算你將她身上的零件弄下來也會很容易再長好的,再生能力好的驚人。

所以,明明被奪也沒有事,只不過因爲激動變成了半人半蛇的樣子逃走了。

自己剛剛偷臉的樣子被她看去了吧,將頭轉向了一邊的井蓋,果然見那裏伸出了幾隻白白的胖胖的手指。他嘆了口氣,人沒事就好,還是先將她從下水道里弄出來的好。

於是他走到了超市裏買了衣服,同時拿起自己之前挑的食物一起向外面走來。 李初年幾乎是從小看到大,小白兔變完身之後就非常容易餓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別的不帶可以,這吃喝是一定得帶的。同時他還要觀察一下地形,一定要找一個非常隱祕的所在才能將人從裏面提出來。

蛇姬是個麻煩的生物,因爲變身之後再變回人有點困難,一定要刺激一下才行。

這刺激……

李初年終於在小巷子裏找到了一個隱祕的地方,然後用大箱子擋了擋。最後打電話給小白兔,呃不,現在是小白蛇讓她過來。

還好肖芸娜不是路癡,所以她很快就遊了過來。下水道的氣味嗅得她快哭了,見到了李初年尤其見到了自己的再生父母一般。

可是她現在是條半人半蛇,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將身體探出來小聲的問道:“有人嗎?”

“有人我會讓你出來嗎,被瞧去吃虧的是我。”李初年笑着從裏面拿着一張毛毯,然後將她包了起來。包完之後向上一扯,好似拔蘿蔔一樣將人拔了出來。

不過看着地上來回擺動的蛇尾就滿頭的黑線,道:“你是蛇,不是狗狗。這尾巴可以不搖嗎?”

“哦。”變身之後一高興,她就喜歡搖蛇尾。

“可不可以將它縮起來,我要先抱你去酒店。”

總裁拜拜 “對啊,現在我們沒有車也不能走了。”

想到這裏。肖芸娜將自己的蛇尾一盤整個人就縮成了一團。

李初年就抱着這樣的一團將她髒髒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前道:“乖一點。”

肖芸娜現在哪敢不乖啊,萬一大變態使小性子將自己給丟下去怎麼辦?

李初年抱着她來到了一家酒店之中訂了房,當服務人員向他要身份證的時候他這樣說道:“對不起,你們看我的女朋友已經等不急了,不如先讓我把她送進去再來給你們送身份證怎麼樣?”

服務人員一陣的臉紅,不得不先讓他進去了。

李初年將人抱進去後放在一邊的沙發上,然後下去辦了手續上來,看到一張青紫小臉兒,道:“你想把自己嗅死嗎?”

“什麼叫我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什麼了?”好丟人的說法。

“等不及洗澡啊。”李初年勾着她的下巴道:“還是你自己認爲自己等不及做別的事情了?”

“纔沒有,我等不及洗澡,對,洗澡。”身上這麼臭,難得還有性致。可是她不知道,大變態的想法就是那麼的變態。

他親自將她削光了放在浴室中,然後看着水裏的她笑道:“我突然間有種養了一隻美人魚的感覺。”

“可是,我是蛇,不是魚。”

從長坂坡開始 “不知道美人魚小姐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共遊?”

“我是蛇了。”

但是人家已經進來了,還玩弄起她的蛇身。不,應該是研究。

因爲被保護得很好。所以沒有必要的時候肖芸娜是從來不會變成蛇的,所以這個機會很難得?

至少,她覺得現在自己好似真的變成了魚,一條被放在砧板上的魚。

蛇是冷各有動物。所以當那隻炙熱的手摸上她的蛇身時真的忍不住讓她全身顫抖。

這也太刺激了吧,她可從來沒想到自己在變化後被這樣的撫摸會如此的舒服。

一時間竟然無法冷靜得下來,這比真正在一起的時候都要厲害。

“原來你這麼敏感,可惜這身體……”他一邊摸一邊竟然嘆了口氣。

肖芸娜感覺頭上垂了無數條黑線,看着他明明在洗澡可是臉上的汗卻不停的向下流,不由得奇怪,他不是才紓解過嗎,怎麼還想着那啥?

不過。這次她竟然也有那麼一點衝動呢,怎麼辦?

不行,一定要忍住。

她咬着小牙,但是卻忍不住挺起了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