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安城軒的身影已消失,她知道她是怎麼睡着了,也不知道安城軒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他爲什麼要把她丟在這裏。

他不要她了嗎?她心好慌,好亂,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國度,陌生的地方,無人的海灘,現在她面臨着的是一種絕望。

陌生男子聽她在叫,伸手緊緊的捂着她的嘴巴,不讓她叫出聲,她咬着他的手,一陣熱血腥血味涌進她嘴裏。

“該死的。”男人吼了一聲,看到自己手流血了,揚手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沈靜初的身子倒在一邊,她看着這男人,她一步步的後退,她要跑,男人拉着她的腳,讓她倒在地上。

不斷的拖着她,一直到海水裏,他將她的頭不斷的按在海水裏,喝了幾口鹹鹹的海水,她以爲自己就要這樣停止了呼吸了。

“乖乖的,否則,我殺了你。”男人在她的耳邊說着,她點了點頭,男人猥瑣一笑,拉着她的身子甩在了沙灘上。

她看到他,應該是混血兒,就連中文說得比她的還差,應該不是中國人。她不斷的打量着這男人,她確實是沒有見過的。

難道是安城軒?是他安排的嗎?她不知道怎麼了,在這個時刻,想到的是安城軒的身影,她期待着他的出現。

每次她遇事的時候,總是他出現,救了她,現在,她看着四周無人沙灘,卻沒有自己期待的身影,她害怕,安城軒是不是不要她了?

這一刻,她還不知道,其實,她對安城軒雖然有着恐懼感,但是,她還是喜歡他,在心底最深處,在自己危險的時候,想到的那一個人,是他–安城軒

男人不斷的靠近她,從在她的腿上,沈靜初猛然地瞪大了雙眼,男人的重量讓她動彈不得,而且,身下的熾熱令她一下子醒悟了過來。

天哪!這男人居然摸她的朋腿,而且,還想拉她的裙子。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她的聲音很微弱,卻帶着令男人疼惜的力量。她越是求餷,男人卻是沒有放棄對她的進攻。

“求我?”男人聲音此時變得更加沙啞,看着她,那動人的眼睛,還有那性感豐滿的嘴脣,雖然瘦了些,但是,可以看得出來確實是有着不錯的姿色。

“滾。”她甩手給了他一巴掌。

因爲他的手,正想拉她的裙子,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她居然打了這個男人。男人沒有想到她居然打自己。

“你打我?”男人的眼睛變得通紅,是生氣的憤怒。

這一輩子,只有女人在他身下歡叫,卻從沒有女人敢打他,而且,以他的身份,怎麼可能去受這些委屈與恥辱?

“放了我,求你。”她想後退,可是男人就坐在她的身上,她怎麼也動不了。

她的手機被甩在一邊,散成了幾塊,她以一種絕望的姿態去面對着這一切,大不她以死而謝罪了。

她是安城軒的女人,只要讓安城軒知道這事,肯定不會放過她,也不會放過沈氏,若是這樣,她就會生不如死,想到這裏,她心中產生了一種同歸於盡的想法。

“啊…”這時,是她身上的男人尖叫聲。

她不敢睜開眼睛看發生什麼事情了,她害怕…真的好害怕,她身上的重量也減輕,一陣打鬥聲,她這時坐了起來。

她看到了安城軒,他就站在那裏,像黑色的使者,而那陌生的男人則是倒在地上,嘴角滲出一絲血液。

“安城軒…”她跑上前,從他身後抱着他。

他的到來,給予她一種力量,好強烈的力量,好象他就是她心中渴望的人。

“你…你是安總裁?”這時,男子有些害怕了,他看着安城軒,確實是他,那個瘋野的男人。

安城軒冷哼一聲,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給她,她接過外套,披在身上,看着安城軒。

安城軒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動了她?”安城軒冷冷的問着。

陌生男子聽他這一說,害怕了,不斷的後退,動了安城軒的女人的人,下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沈靜初看到這樣的安城軒,她也害怕了,就像前幾天一樣,他在她的面前,連着殺了好幾個人。

“不,不要殺我,不要。”陌生男人一邊叫着,一邊跑。

銀色的小手槍掏出,安城軒對準男人的腦後,連續開了三槍,砰砰砰,男人倒在沙灘上。

夜裏,海風很大,海浪不斷的往外衝着,男人的身體被衝下了海中,鮮紅的血液染紅了一片海水。

“他死了?”她看着那不動的男人,看到他滾進了海水中,最後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就這樣,一個活生生的男人,下一秒卻死了。

“還留戀剛纔他給你的快感?”安城軒諷刺的說着,沈靜初臉色大變。

其實,剛纔男人是想對她怎麼樣,可是,卻還沒有得手,根本就沒有太大的事情,雖然她恨,害怕,可是,也不可以就這樣殺死對方,雖然對方死有餘辜。

“謝謝你。”她拉了拉外套。

安城軒的青絲在風海中被風吹得凌亂,他瀟灑的吹了吹手鬆,收入口袋裏,轉身離去。

看着他那瀟灑的身影,她知道她不能再任性了。

不管他如何嗜血,至少,每次她出事,都是他救了她。雖然他這個人很無情,至少他讓她活了下來。

原來,人的意志是這麼的不堅定,而人的生命也是這麼的脆弱,她在懦弱中尋求活下去的理由。

回到古堡已是凌晨。

她從安城軒的口裏得知,她睡着後,他回到古堡,那裏應該是在舉行一場宴會,她也沒有想太多。

畢竟,以她和安城軒的關係,還不至於能把她帶去那種地方讓別人認識,可是,他不應該把她丟在那裏。

這個時候,她的心裏很鬱悶,至少,她現在在生他的悶氣。

轉眼又是二天過去。上次安城軒送她回來後,轉身就走了,留下她獨自一個在呆在這裏,見到的人不多,但很多人都不怎麼開口說話,除了anna偶爾有事找她才與她說幾句話。

“今天天氣真好。”她依在欄杆上,看着古堡內的一切,她不禁感嘆安城軒真的很富有。

就這古堡而言,也只不過是他偶爾來愛爾蘭時的住所罷了,她現在才知道,原來安城軒比傳聞中更加富有,她有時候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富可敵國了。

陽光暖暖地灑了下來,沈靜初緩緩地靠着欄杆,她的美麗成爲古堡中的一景,有些僕役們路過,都回過頭看着三樓。

沈靜初一邊微笑着一邊用手輕輕撫摸欄杆,心在想,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裏回上城?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小烏,被安城軒困在籠子裏,沒有自己的夢想,也沒有自己的信念,更是沒有自己的自由。 沈靜初這幾天,也曾幻想着自己與安城軒以後,她覺得自己真傻,才短短几天,不管他怎麼對她,她覺得腦海裏浮現的,永遠是他的容顏。

“沈小姐,你不是說要去畫室嗎?”這時anna走進來了,她看到沈靜初的時候,卑微的躬了一下身子。

畫室是沈靜初自己要求去的,她前天在路上和安城軒提過,說她喜歡畫畫,卻沒有想到安城軒真的在這裏開了一個畫室,今天是昨晚完工的,沒有想到速度這麼快,她有些期待。

“好,麻煩你帶路。”她對anna其實沒有太大的意見,這些日子其實還要謝謝anna,在安城軒沒在的日子裏,都是她爲自己打點了一切。

“嗯。”anna今天有些奇怪,她也不多說話,只是一個勁的領着沈靜初往二樓走去。

畫室在二樓的偏廳,四周全部是由玻璃搭建而成,她站在那裏,眼前的玻璃房把她的視線吸引住了,她不可思議的看着這裏,這就是她以前的夢想,曾經很想擁有一間玻璃房的畫室,她自己可以在裏面畫畫,可以在裏面睡覺,能在醒來的時候,第一眼就能看到第一縷陽光。

“這是鑰匙,你自己進去。”anna把鑰匙交給了沈靜初之後,離身離去,她不想在這裏呆太多,也不敢在這裏呆太久。

“好,謝謝你啊。”她回身看着anna的時候,只見她小跑着離開了。

Anna雖然很年輕,可是,卻能當上這古堡的管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能得到安城軒的信賴,她絕對有這個能力。

這些日子,她覺得自己在這裏快被悶壞了,卻沒有想到安城軒真的爲她建了一個畫室,看來,她以後可以常呆在這裏面了。

她的聲音,成功的引起了慕素言的回視,她沒有想到沈靜初居然在這裏,還來破壞自己的好事,她眯着眼睛回過頭,看她這女人就站在那裏。

“軒…她怎麼會在這?”慕素言身子更緊的貼在安城軒的身上,她親密的纏上安城軒的脖子,讓沈靜初看到兩個人曾經恩愛過的痕跡。

“你在意?”安城軒勾起慕素言貼在脖子上的長髮,輕輕的聞着,睨視着沈靜初。

沈靜初再後退一步,小跑着奪門而了,她受不了了。

安城軒看着她跑出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來,玻璃畫室並不是一個童話,不是她要的童話。

怎麼會這樣,其實,她對安城軒是有好感,但是,那種好感,卻在他與慕素言纏綿的時候,早就煙消雲散了。

她忘記了安城軒有未婚妻,她忘記了安城軒快結婚了,她差點忘記了自己只不過是安城軒的一個情婦。

是衆多情婦中之一,僅此而已。

她不知自己跑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感覺到胸口很悶,不能呼吸,她也不知自己這是怎麼了。

“沈小姐,你沒事吧?”這時,一位僕役看到她小跑上前,最後摔倒在地上。

好心的上前看,只看到沈靜初臉都溼了,眼眶紅紅的,應該是之前就哭過,這些日子,她雖然與沈靜初沒有說過話,但是,看到這個小女生這麼年輕,也忍不住上前來關心她。

“你是…西子?”她記得她,這個人就是西子,是負責這裏的後花園的花草工作的,算是園丁吧?

“嗯,你沒事吧?”西子扶起她,看着她摔下來磨破的手心,滲出血了,應該很疼吧,可是,沈靜初好象並沒有在乎了。

發生什麼事了?雖然她管不了這裏的事情,但是,至少她認爲這個女生很單純,是一個可以交的朋友,若是對方願意與好爲朋友,她倒也很樂意。

“沒事,就是摔着了。”她笑了笑,雖然心裏難受,但她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說心裏話的。

在這裏,她是一個人,在安城軒的身邊,她永遠都是一個人。她的東西,都被安城軒奪了,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同學,夢想,都被他一一的摘取了。

他就是王者,而她只不過是安城軒衆多奴隸中的一個,或沈用不好聽的話說,就是牀伴。

“過來,我幫你上藥。”西子指着不遠處的木屋,她長期在後花園中住,所以,安城軒爲他建了一個木屋,可以隨時在這花園裏走動,而木屋也成了這個花園的一景色。

“謝謝。”她沒有想到這麼狼狽的時候,居然被人看到。

但西子明顯是沒有敵意,至少她給自己的感覺就是比anna她們要好得多了。

這小木屋擺設很簡單,就是一牀,一桌,還有四張椅子,最後一個角落,還有很多工具,想必也是爲種花而備的,很簡單但也很簡潔。

西子爲她上了藥,還爲她倒了茶水:“來,喝杯茶。”

她喝着熱茶,感覺到胸口的悶減了不少,應該是剛纔哭泣的時候,把所有的東西都發泄出來了吧。

西子坐在她的對面,看着她,西今天其實是一個西方女子,長得還不錯,年紀應該是25歲左右,比她大了一點,倒是像一個大姐姐一樣。

“西子,你在這裏工作多久了?”她小心的問着。

西子歪頭想了一下,應該是在算自己來這裏有多久了:“二年零五個月,怎麼了?”西子不明白她爲什麼要問這些。

沈靜初搖了搖頭,再喝了一口水,其實,愛爾蘭的夏天並沒有上城熱,在這小木屋內,她還是能感覺有點涼意。

“你覺得你們未來的堡主夫人怎麼樣?”她想知道慕素言在別人心中是怎麼樣的一種形象,她沒有忘記剛纔慕素言給予她的感覺。

那種感覺,簡直是很放蕩不羈,怎麼會這樣,平時斯文的女人,在安城軒的身下,居然變成了那樣。

“虛,不要問太多,對你沒好處的。”西子左看右望的,深怕這後花園中還有其他人。

沈靜初乖乖的閉嘴,不再多問,或沈不想給予別人帶來麻煩吧,她想慕素言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對她而言也並不重要。

她不明白自己剛纔爲什麼會這麼難受,她只知道自己心口好象有什麼東西在堵着,好慌好慌,好難受,好亂。

“那我走了。”她起身,今天的天氣不錯,她想自己也應該去多走走了,這晨的空氣其實還是挺不錯的。

只要自己心無雜念,一切難過都將會成爲浮雲,主要是自己的心態還沒有放正吧?她呼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要努力的讓自己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不要去多想。

她是一個愛亂想的人,從小就喜歡看且還是言情的,什麼穿越呀,什麼總裁,什麼高幹,她通通都喜歡看,而且一看就喜歡着迷的地步,可是,畢竟說,永遠與現實無法掛勾在一起。

“你…以後還是少和未來堡主夫人走太近,對你沒好處的。”西子似乎在自言自語,其實是對沈靜初說的。

沈靜初走到門口了,聽到西子的話,她回過頭,看到西子並沒有看自己,反而在收拾着屋子。

“謝謝你。”她知道了,這或沈是一個善意的提醒,她真的該記住了,在安城軒的身邊,永遠不要去想着自己到底會得到什麼。

走出這木屋,突然心情好了沈多,可能是最近沒有人和她說話,現在有人說話,而且是出自於內心的關心,她的心情好多了。

她才走幾步,看到前面,那個人居然就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看着她,她後退一步,讓自己強笑起來:“安總裁好。”

她笑得有些心虛,至少在她看到那一幕後,有種去偷窺別人私人生活的感覺,有一種安城軒與別人赤.裸在自己面前的畫面一一出現。

“嗯。”安城軒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嗯了一聲,最後轉身邁步走着,他的腳步走得很慢。

她跟上前,不知道要說什麼,顯得有些尷尬。

“剛纔,我不是有意的。”她想解釋,卻發現安城軒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好象剛纔看到的不是他一樣。

第53章

“剛纔?看到什麼了?”安城軒反問她。

“我…什麼也沒看到。”她笑了笑,雖然笑容有些假,但她還是勉強讓自己笑了起來。

“是嗎?”

今天的安城軒有點奇怪,剛纔那個與慕素言纏綿的男人,有點冷,特別是那雙眼睛。可是,現在的安城軒卻不太一樣,好象是剛纔的那人並不是他一樣。

“我忘記了,真的。”她向他保證,以爲他害怕這事情傳出去。

安城軒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拉着她的手在花園內走着,這一幕卻落入了另外一角落那人的眼中。

今晚,古堡中舉行了一場宴會,全堡上下的人都忙碌着,而沈靜初卻一直沒事做。她想去畫室,卻想到那一幕,她最終都不敢再往裏去走去,害怕會看到自己害怕的一幕。

古堡上很熱,來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而且,開的都是名車,穿的是人牌,說話斯文有禮,舉動優雅。

“在想什麼?”這時,有一人從身後抱過她。

不用回頭也知道這人肯定是安城軒,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有時間回來房內玩?今晚的他應該很忙纔是。

安城軒抱着她,順着她的視線,她看着的是古堡外的景色,愛爾蘭的夜景確實是很美人,難怪她會看得這麼入神。

“我們好久沒做了。”安城軒沙啞的說着,手不安份的摸着她的身子。

噗,她回過頭,好象?明明今天上午,他和慕素言纔在畫室裏做了,而且,還是很激烈的運動。

“你不是早上才那個啥麼。”她看着他,有臉不相信。

安城軒看着她,邪惡一笑:“若是說只脫,沒做呢?”

這話,想必只有臉皮厚的安城軒才能說得出來,她推開會:“今晚不是有很多客人來嗎?你該去忙了。”

安城軒不依,摟過她,將她身倒在離玻璃窗不遠的沙發上。

沈靜初以爲他開玩笑,卻沒有想到他是來真的,她沒有拒絕的理由,也不可能去拒絕他,他是金主,她只不過是一個與他有着合約的女人。

17歲的她,終於懂得了這一點,任由安城軒不斷的折磨着她,激情一直持續晚上十點,沈靜初被安城軒折磨了二個小時,終於疲憊的沉沉睡去,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她爬起來的時候,只看到沙發的另外一側放着一件禮服,上面還留着張字條。

“醒了,出宴席。”強有力卻又霸道的文字,龍飛鳳舞的,是出自於安城軒的筆跡。

她看了那件禮服,是性感的黑色,看了一下吊牌,是全新的,她站了起來,發現自己全身都痠痛,走進浴室洗衣了一個澡,穿上禮服,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發現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美過。

原來,人靠衣裝,這話確實不錯。她有些遲疑,該不該去?今晚慕素言定然會在場,這樣會不會有些尷尬?可爲什麼安城軒要她一定要參加呢?

她走出了房間,站在走廊上,望着遠處的夜景,她的心迷茫了,她不知自己到底怎麼了,越來越迷戀於安城軒了。好象着了魔一樣,沒有以前那種討厭的感覺,反而是一種期待。

她會喜歡上他嗎?不,絕對不可以。這樣的感覺,就是一種陷阱,她只要掉下去,以後的路就是她的末日。

夜半的月色似乎格外的撩人,她走到了另外一幢樓屋,看到裏面燈火通明,門外還有保鏢在那裏守着。

“什麼人?”保鏢看到有人走過來,立刻提高了警惕。

“是安總裁讓我來的。”她微笑的說着,裙子有些長,她拉了拉裙襬。

保鏢一看是沈靜初,大家都面面相覷了一下,最後放了她進去。

這宴會上的人,全部都是世家名媛和富豪大少,她站在門前看着這些人,他們正在談論着風花雪月和與氣派的豪輪不相稱的低俗話題,是社會是上流人物的聚會,卻總是奢望中帶着俗氣。

永遠談不完的商業生意,還有就是風花雪月的情綿。

她看到這些人,卻沒有發現安城軒的身影,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喝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口,她確實不勝酒力,不敢在這場合喝酒,否則醉了怎麼辦?

“美麗的小姐,我可以坐這裏嗎?”這時,正在她低頭整理一下禮服的時候,一富有磁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沈靜初她驚異的擡看望去,只見一衣着華服的貴族男子正端着一杯酒站在她的面前,微笑的看着她。 “不好意思,這有人。不定下一個要死的就是他了。

她不想再作孽,只想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生活是要繼續的,而她不想讓自己的生活變得一團亂。

“那不知是否可以賞臉跳一支舞呢?”男人依然不死心的對她說着。

她柳眉一皺,心裏不是很樂意,怎麼遇上這樣的男人呀,她明明就拒絕了,這些地方她本就不想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