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惜,這麼一個『皇后』的好苗子卻被秦驍定下了。

那小子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別說他初登大寶,就算根基已穩,也不敢和他搶女人。

更何況,他也不是為了紅顏不要江山的男人。女人再好,與這萬里河山比起來,還是遜色許多。

這些日子以來,他躺在龍床上,腦海里卻總是浮現被羞辱的過往。還有,總是出現被趕下皇位的噩夢。

每日早朝時,那些老臣倚老賣老,甚至還直截了當地拿他的殘疾說事。他為了安穩,一次又一次地容忍。

這樣的日子並不好過。縱然如此,他也沒有想過離開這個皇位。因為他知道,離開后,他的日子更慘。

坐在這個皇位上,早晚還能真正的掌控權位。要是離開了,新登基的皇帝豈容得下他?

蘇雯瀾離開宮殿不久,皇帝的聖旨就到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即日起,古書樓女官蘇雯瀾前往綉織閣任女官一職。欽此謝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蘇雯瀾接過聖旨,站起來。

「公公,另一道聖旨是不是已經宣了?」

「蘇女官問的是與小蘇女官有關的聖旨吧?」林公公尖著嗓子說道。「因為綉織閣順道,咱家就先去那裡宣了。蘇女官只管放心,皇上按你說的,安排得妥妥的。」

「那就多謝林公公了。這是茶錢,還請公公不要嫌棄。」

蘇雯瀾將一錠銀子塞到林公公的手裡。

「別別,這可使不得。咱家是給皇上辦事,宣旨這是本職工作。蘇女官不用這樣客氣。咱家還有別的事情,先告辭了。」

蘇雯瀾看著林公公的身影消失,心裡有些疑惑。

怎麼感覺林公公有點怕她的樣子?

不可能的。林公公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就算皇帝再沒實權,在後宮之中還是有生殺大權的。

對付不了外面的朝臣,難道還處置不了宮裡的下人嗎?

林公公作為他身邊的第一人,在宮裡橫著走,怎麼可能怕她?

「來人。」

小太監從外面走進來,苦著臉看著蘇雯瀾。

「女官,你要離開了。」

蘇雯瀾點頭:「是。我離開了,你哭什麼?」

「你離開了,這裡肯定會有新的掌事。新的掌事就沒有蘇女官這麼和氣了。小的能不哭嗎?」

「胡說八道。」蘇雯瀾本來還在想林公公的事情,見他這幅樣子,又安慰了幾句。「你這裡與世無爭的,平時也沒有多少事情,不用怕什麼。就算新管事找你的麻煩,你平時乖覺點,多說點好聽的話,照樣輕鬆。」

她沒有透露出新管事是蘇慕玉。皇帝答應讓她和蘇慕玉換個位置,她去了綉織閣,蘇慕玉就來這裡了。

「那可未必。蘇女官你不知道宮裡的事情。小的進宮也是為了家人,每個月月俸都是送回家的。要是新來的管事是個貪的,小的就沒有銀子交給家裡了。」

「可憐見的。如果新來的管事不好相處,你來找我便是。別的不行,幫你調個位置應該是沒問題的。」

蘇雯瀾故意逗他。

「不過,等你見新管事是個比我還和氣的,只怕早就忘記我這個管事了。」

「怎麼會呢?多謝蘇女官。我就知道蘇女官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專程來救我們這些苦命人的。」

「這張嘴可真夠甜的。平時沒少哄別人吧?」蘇雯瀾失笑。

小太監抓了抓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道:「哪能呢?以前不被主子喜歡,就是因為這張嘴不聽話,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來。可是蘇女官和別人不一樣。看見你,總覺得很放鬆,很親切,就像仙女似的。」

「行了。本仙女馬上就要去綉織閣了。現在交給你最後一個任務,那就是去綉織閣跑一趟,打聽一下皇上在那邊的旨意是什麼。」

總覺得林公公剛才跑得有點急,讓她有種不妙的預感。

可是這裡又要交接。等蘇慕玉過來后,她交給了對方,這才能正式去綉織閣。到時候蘇慕玉再和她交接。

「是。小的馬上就去。」

小太監前往綉織閣打聽消息。

皇帝宣的旨意,人盡皆知的,沒花什麼力氣便打聽出來了。

「你說什麼?」

蘇雯瀾瞪著小太監。

小太監被她嚇了一跳,弱弱地重複著剛才的話。

「小蘇女官被調去養心殿做管事姑姑。」

「養心殿……那不是皇上跟前?」

蘇雯瀾蹙眉。 轟!

這一幕,登時讓教室裏的同學全都目瞪口呆起來。

“我的天,這個鄉巴佬要幹嘛?掀陳校花的裙子?”

“陳校花的腳好美啊,厲害了啊我的哥,在教室裏敢這麼做!你倒是快掀啊!”

“禽獸啊!他居然脫掉了陳靈兒鞋子,當着我們這麼多人,他想幹嘛?”

……

周少陰沉着臉,渾身顫抖着,牙齒咬的“咯吱”響,眯着的眼睛宛若陰翳的毒蛇。

這一刻,他與身俱來的自信,徹底崩塌。

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鄉巴佬,不僅對他的夢中"qingren"又是牽手又是公主抱,現在,居然當着他的面脫掉了陳靈兒的鞋子,還要掀陳靈兒的裙子。

簡直可惡!

這一切,他都從來沒有對陳靈兒做過。

哪怕他平日裏在陳靈兒面前再殷勤,可陳靈兒甚至連正眼都不帶看他一下的。

憑什麼?

憑什麼這個鄉巴佬能做?

我堂堂周家大少,連一個鄉巴佬都比不上了嗎?

一旁站着的四個小弟看着陰沉的周少,噤若寒蟬,他們都知道,每當周少露出這樣的表情時,都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隨之而來的,將是周少的洶洶怒火!

這個鄉巴佬,完了!

“混蛋,你要幹嘛?”陳靈兒見白小鳳抓住了自己的裙子,登時嚇了一大跳,俏臉緋紅,忙一把按住了裙子,喝道。

“救你!”白小鳳冰冷着臉:“手放開!”

陳靈兒又羞又惱,這個混蛋瘋了嗎?

救我就要當着這麼多人掀裙子嗎?

要是讓這個混蛋把裙子掀起來了,那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可這裏這麼多人啊!”陳靈兒雙手緊按住裙子,羞紅着臉低下頭,低聲道:“能不能,不掀裙子?”

“開什麼玩笑?幹這事還管人多人少了?”白小鳳心急陳靈兒安危,喝道:“你不放開,那我就強來了!”

教室裏的同學們當場就懵了。

這個鄉巴佬要不要這麼狂野?

幹這種事,還能不管人多人少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禽獸,簡直禽獸啊!”站在周少旁邊的眼鏡男一臉憤怒地呢喃着。

白小鳳也不管在場的人怎麼想的,說完,就雙手抓住了陳靈兒的裙子,用力的往上掀。

可陳靈兒卻死死地按住裙子,低着頭,整個人都快羞惱的崩潰了,發出若不可聞的聲音:“不要,不要……”

這一幕,宛若一朵柔嫩的嬌花正祈求着不要被摧殘一般。

偏偏,白小鳳卻沒有因此停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站在周少旁的眼鏡男見此一幕,再次低嚎了起來。

可沒等他說完呢,啪的一聲,他腦殼就被人拍了一巴掌。

一擡頭,周少正怒視着他:“光天你媽啊,給我動手,廢了他!”..

眼鏡男登時汗毛子都立了起來,爆發了!周少的暴風雨來了!

說完,周少一步走出人羣,指着白小鳳怒吼道:“禽獸,給我放開靈兒!”

幾乎同時,眼鏡男肌肉男他們四個小弟就衝了出去,圍住了白小鳳和陳靈兒。

教室裏蒙圈的同學,被周少這一吼,總算反應過來了。

一個個登時激動地驚呼了起來。

“英雄救美,周少幹得漂亮啊!”

“哇!周少好帥,人家好喜歡。”

“哈哈……陳校花有救了,這個鄉巴佬要倒黴了!”

……

正猴急的白小鳳停了下來,站起身,掃了一眼面前四個人,笑道:“要打架?”

“王八蛋,你特麼敢當衆對陳校花做這樣的事,打死你都不過分!”肌肉男擡起雙手,捏動着十個指節發出咔咔聲響。

“哦,那等我一會兒,等我忙完了先。”說完,白小鳳又蹲下去,準備掀陳靈兒的裙子。

可這時,斜刺裏一隻手忽然伸了出來,攔住了白小鳳。

白小鳳擡頭一看,是一個長得很帥的男的,正咬牙切齒的瞪着他。

周少攔住了白小鳳,咬牙切齒道:“你敢再動靈兒一下,老子今天就讓你橫着出去!”

“喲喲喲,你是第一個敢這麼跟我說話的!”白小鳳咧嘴一笑,眼睛放着光,看周少的眼神,就像是看着稀世珍寶了一樣。

以他的實力,即便是縱橫一方的鬼王,也不敢對他說出這樣的話!

那些敢對他說這樣話的,全都被他一掌給拍死了!

一個普通人敢對他說這樣的話,可不就是稀世珍寶了嗎?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解決陳靈兒腳上的陰煞棺材釘,白小鳳可沒心思和麪前這幾個傢伙糾纏,他擺擺手:“要打架我奉陪,但是現在大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靈兒做,我動不動靈兒,不是你們說了算,是靈兒說了算!”

“混蛋,你找死!”周少勃然大怒,掄起拳頭就朝白小鳳砸了過去。

然而。

拳頭剛到半空,陳靈兒的聲音便是響起:“周葉,不許你打他!”

什麼?

周少渾身一震,當場就愣在了原地,駭然地看向陳靈兒:“靈兒,你,你說什麼?”

“讓他,讓他動我。”陳靈兒滿臉緋紅,說出這話的時候,嬌軀都隱隱顫抖起來。

她確實不想讓白小鳳當着這麼多人掀開裙子,但是腳底的刺痛越發的強烈起來,甚至到了讓她有些無法忍受的地步了,她知道,白小鳳並沒有說謊。

“……”周葉。

“……”所有同學。

教室裏,一片死靜。

所有人都如遭雷擊。

我的天,瘋了嗎?

陳校花怎麼會答應讓這個鄉巴佬做這樣的事?

“嘿嘿,很好,靈兒你稍微等會兒,我出去準備些東西。”白小鳳嘿嘿一笑,完全無視了呆愣的周葉,跑出了教室。

原本就如遭雷擊的衆人再次渾身一震。

這個鄉巴佬,還想着準備東西?

他把教室當如家還是漢庭了?

簡直喪心病狂啊!

很快,白小鳳就折返了回來。

震驚蒙圈的衆人總算回過了神,可當他們回頭一看,卻又遭到了一記雷劈。

白小鳳竟然抱着一個裝滿了水的藍色塑料盆跑了進來。

這傢伙準備的東西,就是這個?

把水盆放在陳靈兒腳下,白小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笑着說:“準備好了,咱們開始吧。”

“你,你這是幹嘛?給我,洗腳?”陳靈兒美目圓瞪,看了看水盆裏的水,黑乎乎的,也不像是洗腳水啊。

“把你的裙子掀起來,別弄溼了,你的腳中了陰煞棺材釘,得用符水浸泡,然後通過特殊手法按摩穴位才能驅煞。”白小鳳說着,就把陳靈兒的腳放進了符水中,同時咧嘴笑道:“就是你們城裏俗稱的馬殺雞。”

“馬殺雞?”陳靈兒嬌軀一顫,一陣無語,這傢伙應該說的是足療spa吧?

可是……

想到剛纔腦子裏想的事情,陳靈兒就嬌羞地低下了頭,心跳嘭嘭加速着,該死,我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

隨着白小鳳這一句話出來,在場的所有同學都同時身軀一顫,嘴角抽搐了起來。

王八蛋!

喪心病狂啊!

你特麼剛纔猴急的搞出那麼大動靜,就是爲了給陳校花洗個腳? 小太監點頭:「是啊!就是皇上跟前的管事姑姑。」

蘇雯瀾緊緊地捏成拳頭,狠狠地敲了一下桌面。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不是這樣答應的。他怎麼可以言而無信?」

小太監彷彿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我去找他。」

蘇雯瀾走了幾步,停下來。

她不傻。

聖旨已下,這件事情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就算她去找皇上討個『公道』,皇上也有一百個理由搪塞她。

更何況,他是皇帝,怎麼決定都是他說了算的,她有什麼資格懷疑皇帝的決定?

「蘇女官,那現在……」

「我去找小蘇女官接任綉織閣的事情。你在這裡好好乾吧!」

蘇雯瀾沒閑工夫等古書樓的新管事上任。她現在只想從蘇慕玉的嘴裡聽見一些別的消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