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厲文宣如實地搖了搖頭。

「秦大哥,要不就算了吧,會出人命的!」

厲文宣有些不忍地對著秦穆然說道。

「放心吧,這點東西,不會有事的!」

秦穆然給予厲文宣一個肯定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秦穆然這個眼神后,厲文宣無條件地選擇了相信!

或許就是飛機上秦穆然的英勇出手,才導致了她的肯定與相信。

「咔嚓!」

玻璃酒杯硬生生被秦穆然的手勁震碎,秦穆然手持一片碎玻璃,一手握住李榮達的下巴,道:「來吧!李總,不主動吃,還要我親自喂你?」

秦穆然看著李榮達,冷聲地說道。

「我…我吃!」

李榮達徹底嚇壞了,他也知道,與其痛苦地掙扎,不如痛快地「享受」。

他算是看出來了,秦穆然是個狠人,要是讓他親自出手,恐怕今天就不是吃玻璃的代價了,估摸著自己的嘴巴別想要了!

一想到這裡,李榮達顫顫巍巍地拿起了地上的碎玻璃。

看著閃閃發光的碎玻璃,李榮達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然後閉上眼,將玻璃扔進了口中開始痛苦地咀嚼著。

整個包廂里,眾人就如同看戲一般,看著李榮達直播吃碎玻璃! 應該,到底是隻有她一個人看到,還是,大家都看到了,原來,葉黎她看到的是,她看到了爬的伽椰子,爲什麼要加個爬的呢,伽椰子就伽椰子嘛,還爬的,什麼鬼,管它呢,管它是什麼鬼哦,我們接下來繼續看文就好。

李肅等人走了幾米之後,突然,在大家的正前方差不多十米遠的地方,伽椰子它就無緣無故的出現了,這個之前突然消失了的伽椰子,它爲何突然在這個時候又出現了,它到底有什麼目的,它來是要幹嘛,它想殺掉任務參與者們嗎。

突然覺得這樣的問題好無語哦,它來了,它突然出現了,那肯定是有它的目的的啊,問這麼多幹嘛,難道還奢求它會告訴你嗎,等到時候,一切就都知道了,只是,不知道到時候李肅等人還有沒有命在,畢竟李肅現在是不能使用。

不能使用道法嘛,那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樣,把伽椰子給定住了,“大家不要怕,它應該受到的限制也不小,基本上來說,對我們是沒有太多危險的”,聽見葉黎的叫聲,也看見了伽椰子的突然出現,李肅立刻對大家說道,也算是。

也算是及時的給大家打一劑鎮定劑,要大家不要慌,就是怕大家等下自亂陣腳,那到時候,就更加的不好去控制場面了,所以,李肅他不得不跟大家說一聲,此時,伽椰子離李肅等人還有七、八米遠左右的距離,但伽椰子它好像。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它好像不能動,因爲,衆人走了一、兩米遠的距離,也沒見它動過一下,彷彿它是紋絲不動,是一個假的伽椰子一樣,那真的伽椰子呢,它又在哪裏,這,應該就是真的吧,只是它現在沒有動而已,但,它不動不還好一些嗎。

要是它現在真的動了,那就不好了,那大家就真的是危險了,“那現在怎麼辦,我們一定要過去嗎”,秦風在這個時候向李肅問道,他可能心裏是想不過去了,但怎麼可能,不過來是不可能的,這是魔王它的設定,所有的任務。

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必須遵守,秦風問完之後,大家都在等李肅的回答,因爲,大家都不怎麼想過去了,那肯定啊,前面有鬼啊,李肅現在又不能使用道法,明明看到前面有鬼,還過去,那不是自尋死路嗎,能不過去那是最好的了。

“沒錯,我們必須得過去,不然的話,我們馬上就會死,並且也是死得很慘”,李肅沒有要嚇大家的意思,他說的都是事實,只要任務參與者們不過去,那接下來很快就會被抹殺,誰也逃不掉,誰都逃不掉,包括李肅他也是一樣。

“那過去吧,不過我還是有點害怕,小哥哥,等下你一定要保護我啊,好不好”,葉黎啊,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你纔好啊,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撒嬌,“好,我盡力而爲”,隨後,李肅等人還是繼續的往前走,也只有往前。

也只有往前走,纔是唯一的辦法,要想活下去,就得去面對,去面對死亡和危險以及恐怖,就比如說,現在的伽椰子,現在就在前方不遠處的地方,在那裏等得李肅等人走過來,等得李肅等人向它走過來,而它都不用動身。

但估計它心裏是這麼想的,過來啊,來啊,你們快點來啊,越快越好,我要的怨氣還不夠,還不夠,我要再多點,把你們的怨氣都給我吧,突然感覺好恐怖,伽椰子它真的不比貞子差多少,她們兩個,有得一比,至於是,到底。

到底誰更厲害,那就不知道了,也許,是貞子它更要厲害一點吧,但也有可能是,伽椰子它的怨氣怨念更爲深一點吧,這個,還真的是不好說,畢竟它們兩個也沒有鬥過一場,誰厲害誰不厲害,也沒個準,好吧,廢話不多說了。

接下來繼續看文,“任務參與者,接下來,這棟房屋的遊戲正式開始,現在,你們離這棟房屋的門口有十米遠,而你們前方的那隻鬼魂,它離門口的距離有十五米遠,遊戲剛開始,那隻鬼魂的速度要比你們的速度慢一些,但到了。”

“但到了後面,它的速度會一點點的加快,它只能爬着向前走,所以,任務參與者,你們也只能爬着走,爬出這棟房屋就算遊戲完成,那隻鬼魂它不可以出這棟房屋,接下來,有一分鐘的時間,給任務參與者做準備,然後遊戲就。”

“遊戲就立刻開始,等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走出這棟房屋的時候,會有提示,現在,特別提示:千萬別讓那隻鬼魂追上自己,不然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甚至是,會被虐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這樣的說完了,說了一大堆話。

當李肅等人剛好走到離門口有十米距離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突然出現了,然後說了一大堆的話,一大堆的任務提示,不過還好啦,伽椰子它離門口有十五米嘛,李肅等人可只有十米哦,而已,剛開始的時候,李肅。

李肅等人的速度也要比伽椰子它快一些,按道理來說,這棟房屋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危險也沒有,甚至是,十米的距離,就連一分鐘的時間都不要,就可以走出這棟房屋了,這比之前那棟房屋的任務要速度多了,速度太多太多了。

“還有一分鐘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快要出去這棟房屋了,這比之前的那棟房屋要速度得太多了一點”,一般沒怎麼說話的程陌,在此時向大家說道,什麼,程陌他經常說話,還唱歌,你怎麼能說他一般沒怎麼說話呢,哦哦,那是。

那是某人忘記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哎,沒想到這都被你們看出來,某人也是沒辦法啊,最近心情和心態都不好,甚至是,又想,怎麼可能,不可能再去想那個的,請大家放心,絕對不再斷更,絕對上百萬完本,這是某人的。

某人的原則,也是誓言,如有違背,某人甘願進入任務世界,不管之後是死是活,都沒有怨言,在此向大家保證。 李榮達躺在地上,嘴巴上面都已經滲出了血跡,可是他依舊不敢停,因為秦穆然不說,他根本就不敢。

「嘔…嘔…」

最終,李榮達還是承受不住,一口氣將口中的玻璃渣嘔吐了出來。

一地的玻璃碎摻雜著血絲,散落向四處。

「秦少,我真的吃不下了!」

李榮達滿嘴都是血,眼淚都要哭出來了。

「吃不下?呵呵,這可不誠信啊!」

秦穆然冷笑一聲道。

「秦少,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吧!」

李榮達都要哭了!

「饒了你,這可不是你李總的一貫風格啊!你不是牛氣轟轟要封殺人家?你不是牛氣轟轟要雪藏人家?怎麼現在在這裡跟死狗一樣在求我!」

秦穆然冷哼道。

「秦少,我是狗,我豬狗不如!你就饒了我吧!」

李榮達對著秦穆然磕頭,全然顧不上額頭上的疼痛,怎麼磕的用力怎麼來,生怕秦穆然不滿意。

胃裡玻璃碎片翻江倒海地刮著,他感覺自己的五臟都好似刀削一般。

「滾!」

秦穆然一聲呵斥。

後者如蒙大赦,感激涕零地連滾帶爬離開了包廂,絲毫沒有了剛進包廂時候的囂張氣焰。

「嘖嘖嘖,老二,你真的是太仁慈了!」

諸葛輕狂看著秦穆然,吧唧吧唧嘴,道。

「諸葛大哥,這種小嘍啰還就真的沒什麼意思,畢竟我現在的目光可高了!」

秦穆然甩了甩額前的劉海,很是裝十三地說到道。

「是啊!見過一號以後,你整個人都飄了,看來一號跟你說了不少啊!」

諸葛輕狂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淡淡地說道。

「也沒說什麼,就是一號誇我帥,誇我愛國,誇我是個英雄而已!」

秦穆然信口說道。

「拉倒吧你!我信你個鬼!老實交代,你和這個小明星什麼情況?」

諸葛輕狂看了眼秦穆然身旁的厲文宣,問道。

「沒什麼啊!就是在飛機上遇到的朋友!想什麼呢!」

秦穆然白了諸葛輕狂一眼,道。

「原來是飛機上遇到的啊,我懂了!」

諸葛輕狂一雙眼睛在秦穆然的身上上下打量著,儼然一副我都懂的樣子。

「你懂什麼懂!你就說吧,人家姑娘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和驚嚇,你作為幕後的老闆就不表示下什麼嗎?」

秦穆然瞪了諸葛輕狂一眼,說道。

「表示??我表示什麼?關我屁事啊!」

諸葛輕狂顯然不願意搭理秦穆然。

「怎麼跟你沒有關係了!你看人家當紅大明星被你的人羞辱成了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秦穆然有理有據地說道。

「是過分。」

「那你是不是該代表你們公司給予人家補償呢?」

「是該補償!」

「這不就得了!還再說什麼呢!」

秦穆然立刻拍板地說道。

「罷了!這件事怎麼說都是榮傳傳媒的錯,用人不明,出了這麼一個人渣,老徐,你跟我兄弟說說你們的補償方案吧!」

諸葛輕狂擺了擺手,畢竟現在秦穆然還在泡妞,還是要給秦穆然一點面子的。

一直以來都戰戰兢兢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徐旭林,突然聽到諸葛輕狂這麼問自己,頓時知道自己挽救的機會來了,哪裡能夠不勤快,不熱情?

「是這樣的!這一次李榮達所造成的影響,公司免除其總經理的職務,同時利用公司的一切資源,力捧厲文宣!」

徐旭林在秦穆然面前做的這個保證,可以說在娛樂圈影響很大。

榮傳傳媒在整個娛樂圈中那也是大佬級別的人物了,傾盡公司的資源去捧紅厲文宣一個人,這想要不起飛都很是困難。

秦穆然知道徐旭林下了如此大的決心來討好自己,徐旭林又如何不知道這裡面的代價會有多大呢?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劫個色 可是沒有辦法啊,若是自己不下點狠心的話,秦穆然連著剛才的賬跟自己算,他能夠抵得住嗎?

秦穆然可是京城年輕大少一代的第一人,自從先滅唐家,在踏李家,一切都讓不少的人看到了他的實力。

甚至任何一個人都不願意去招惹這麼一位混世魔王。

「嗯!」

秦穆然點點頭,算是對於徐旭林給的這個方案的肯定。

看到秦穆然滿意了,徐旭林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

「就這樣吧!」

聽到秦穆然發話了,徐旭林也知道秦穆然不想自己再在這裡,跟諸葛輕狂和秦穆然說了聲再見以後,便是離開了包廂。

此時,包廂里就剩下秦穆然,諸葛輕狂和厲文宣。

似乎諸葛輕狂也感覺到了氣氛的怪異,他咧了咧嘴道:「我還有事,就不在這裡打擾你們了。先走了啊!」

說著,諸葛輕狂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后,便是向著包廂外走去。

臨出去前,諸葛輕狂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了眼秦穆然道:「小子,等過段時間我去中海找你!」

說完,便是關上了包廂的大門。

秦穆然和厲文宣看著突然安靜的包廂,面面相覷。

「秦大哥,原來你這麼厲害?」

厲文宣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之中緩過來,哪怕剛才徐旭林說的什麼全部資源都給她之類的話也是沒有聽清楚,不過秦穆然的能力和手段,卻是震撼了她。

「是嗎?還行吧!就是我比較低調而已!」

秦穆然慫了慫肩膀,很是裝十三地說道。

「真的是太低調了!這一次若不是你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厲文宣面對著秦穆然,心裡更加的感激。

若不是秦穆然在這裡,今晚會發生些什麼事情,她還就真的難以預料。

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夠擋得住身材魁梧的男人?

不過好在,秦穆然在這裡,幫自己解決了問題,甚至以後,自己都有可能因為有諸葛輕狂的庇護,而事業順風順水。

這一切是厲文宣所能夠想到的,同樣也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可偏偏成為了現實。

「沒什麼,路不平有人踩,既然遇到了,能夠出手自然是要出手的!只是我沒有想到,你會是當紅的女明星,還以為你是什麼女模特呢!」

秦穆然看著厲文宣尷尬地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的,秦大哥!」

厲文宣對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不用謝了!若是真的想要謝我,下次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話,你可不要推辭啊!」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那必須的!只要秦大哥你一句話,只要我能夠做到的,我一定做!」

厲文宣保證地說道。

「哈哈,好!走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

秦穆然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便是對著厲文宣說道。

明媚 「嗯!」

厲文宣點點頭后,便是戴上口罩,和秦穆然一起離開了酒店的包廂。 “大家,我們先做好準備吧”,一分鐘的時間做準備,那還是足夠了,但李肅還是想要大家早點做好準備爲好,這棟房屋的任務,看似很簡單容易,但其實,也是危機四伏,甚至是,要比之前那棟房屋的任務要危險多了。

希望李肅他們能夠平安的度過吧,但度過了這一棟房屋的任務,還有下一棟呢,下一棟還有下一棟,第一階段過完,還有第二階段,第二階段過完還有第三階段,過完這次任務還有下次任務,下次任務還有下次任務,這就是一個。

一個無限下去的恐怖任務世界,直到任務參與者死亡爲止,所以,心態如果不好的話,那就是死路一條,一旦被魔王它給選中了,就相當於是走上了一條,當然不是不歸路啊,你們在想什麼哦,相當於走上了一條死亡的捷徑之路。

再無生路可言,任務世界的真實恐怖只有任務參與者們才能體會到那種真正的來自心靈的恐懼,彷彿是進入了恐怖電影裏面一樣,當然,任務世界,就相當於是一個真實的恐怖電影世界,全3d,沒毛病體驗,也不要錢,但是。

但是,它的入場券就是你如論如何也買不到的生命,用你的生命作爲入場券進去,當然,如果你沒有死在裏面的話,那麼入場券也就是你的生命,那還是會還給你的,但,有一點不好的就是,下一次,你不想進也得進,不想進。

不想進也得再進,不想體驗了也必須得再繼續體驗,這就是宿命,這就是宿命的開始,無窮無盡的恐怖和體驗,等着任務參與者來,任務參與者們經歷過的事情,不是常人能夠去理解的,沒有真正進入過任務世界的人,是不會。

是不會明白那種感受的,有句話說得好,只有身臨其境了,才能真正的去體會、感受那種感覺,如果現在要去問李肅的話,問他任務世界到底恐不恐怖啊,也許,李肅他會回答,任務世界是很恐怖、危險的,稍有不慎就會喪命。

但如果是去問朱有爲的話,那他的回答肯定是,你說任務世界啊,你別再說任務世界了,你一說,我都感覺到有點害怕,然後你想想,進去之後會怎麼樣吧,進去之後,可可,看還有命回來不,運氣好的,可能還有命回來,但。

但如果是運氣不怎麼好的,那就,估計很難再回來了,永遠留在任務世界裏吧,就當作是徹底的解脫了,忘記了,解脫兩個字忘記打雙引號了,算了,相信大家也不會怪某人的吧,心累啊,希望大家不怪,求不怪,最近有點不好。

大家差不多用了十秒鐘的時間就已經做好準備了,其實做好準備,也就是趴在地上,像伽椰子它那一樣的趴在地上,到時候,就看誰最先到門口了,也不知道萬一被伽椰子它追上,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會不會死啊,這纔是最重要。

最重要的,萬一真的死了,會不會死得很慘啊,切,都已經死了,還管它慘不慘的,都已經是註定死了,相信也沒人會去關心自己死得慘不慘吧,如果能夠不死,定能有朝一日逃脫魔王它的掌控,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會死。

加油吧,任務參與者們,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所有現在還活着的任務參與者們,你們要堅持住啊,堅持到李肅他把魔王徹底消滅的那一天,堅持就是勝利,堅持就還有希望,堅持,夢想就還在,堅持,命就還在,所以,堅持吧。

十秒鐘的時間,大家就已經準備好了,那麼剩下的那五十秒鐘,大家都做什麼去了呢,“李肅,我都不敢往後去看了,雖然說,它一直沒有動,但我總感覺它就在我身後一樣,好特麼嚇人”,秦風也許是一時害怕得不要不要的吧。

於是,他選擇和李肅說說話,希望能解一點緊張的心情,太特麼恐怖了,只有五米遠的距離,和伽椰子,和那麼恐怖、危險的怨鬼伽椰子,就只差五米之遠啊,偶的天,換誰,誰受得了啊,明明知道鬼就在自己的身後,還不讓。

還不讓人動了,還不讓人逃跑了,真的是做得出啊,夠狠啊魔王,但是,任務參與者們又有什麼辦法呢,還不是得這樣的,這樣的在地上趴着,難道,你想死嗎,你想現在就死嗎,當然,誰都不願意死,所以,那麼,趴着吧,哎。

聽到秦風說完之後,李肅他是知道秦風害怕,但其實,有什麼好怕的呢,來了任務世界,害怕也沒用啊,但李肅他多多少少還是會安慰一下秦風,“不用害怕,它的限制同樣很大,等下我們大家儘量的快一點出去就行了。”

也只好這樣了,李肅他也只能這樣子去和秦風他說,“李肅老弟啊,你說這是你的第十次任務了,那你之前”,本來,秦風要說什麼的,可這一下突然被程陌他打斷了,“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還有三十秒,遊戲開始”,那個。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在這時出現,它打斷了程陌的話,真的是一個打斷一個的話啊,之前程陌說到,“那你之前”那裏,就停下了,因爲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來了嘛,所以,程陌他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就不說話了。

“只有三十秒了”,劉美熙覺得李肅現在不能使用道法了,那隻能靠自己了,自己是練家子,基本上來說,要比秦風、程陌、葉黎他們三人要敏捷一點,先他們三人出去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嗯,三十秒就三十秒吧,盡力而爲。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之後,程陌他也沒有繼續問李肅了,因爲他知道,現在什麼纔是最重要的,什麼是無所謂的,說不說,問不問,都不是最重要,先活命再說吧,李肅他現在不能使用道法,那就只有靠自己了,爭取快一點吧。

程陌在心裏是這樣想到,之前,是劉美熙她在心裏想到,而秦風和葉黎以及李肅,他們三人,他們三人到底心裏面是怎樣想的呢,“李肅不能使用道法了,那,也就不能再像之前在那棟房屋裏一樣,把鬼魂定住了,哎,這個真的。”

“這個真的是,無語啊,爲什麼不讓李肅他使用道法,要不然的話,就沒有危險了啊,只要再把它定住,那它別說是來追大家了,就是動,它也不能動了啊,鬱悶”,秦風現在還想着,爲什麼不讓李肅他使用道法,爲什麼呢。

“任務參與者注意,還有最後的十秒鐘,遊戲就將開始,下面,進入倒計時,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厲文宣將秦穆然送回別墅以後,便是坐著黑色的別克商務車離開了。

秦穆然回到別墅以後,沒有立刻睡覺,而是拿起手機撥打了劉嘯的電話。

離開中海已經有一段日子了,他還不知道中海的情況。

青竹幫這段時間的所有動向,秦穆然都沒有細問,所以,明天他就決定回中海看一看情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